英雄情感故事5

  英雄

  那年夏天,在周六下午练一通跆拳道,然后到江边游泳,是雅洁的必修课。

  江在城西,有一座大桥横跨。此岸是泥沙,江水多少有些浑浊。彼岸是岩石,水又清又深。一般的人,游泳都在此岸。雅洁容不得不洁的水浸泡身体,所以不嫌辛苦穿越大桥,去彼岸游泳。开始,练跆拳道、游泳,都有女伴相随。很快,女伴坚持不下来了,她就独来独往。

  长长的江水,宽宽的江面。在桥东头下面游泳的人,小得分不清男女。桥西头这边,只有雅洁一个人,她就恍然觉得整条江是她的泳池,不由得心旷神怡,但又有点孤单和惆怅。

  在清凉的水中缓缓游动,刚练跆拳道出的满身臭汗就不知不觉地消散了。那是一种脱胎换骨般的轻松舒爽,让雅洁心醉神迷,流连忘返。她有时甚至为沉湎于牌桌饭局的人感到遗憾和悲哀:白白错过人生这种轻而易举飘飘若仙的享受啊!

  有时,她干脆一丝不挂,在大桥底的水域尽情裸泳。没人看得见。她觉得,那是一种超然物外的极乐,她因而乐此不疲。累的时候,她就上岸休息,喝点饮料,吃些点心。然后再游,爽极方休。

  走上大桥,走向城里,她很快就走回现实。现实是简单而残酷的,她找不到一个同泳的伙伴,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她曾经为此悲哀过,现在习惯了。她想过,将来找男朋友,只要他能陪自己来这边游泳,别的都可以将就。

  这天来到江边,她发现有个青年男子先到。她有些惊喜,因为到底有人像别人说她那样,脱裤子放屁,舍近求远跑过大桥来游泳了。她主动跟他打了招呼,然后在距离他适当的位置下了水。她边游边东一句西一句地跟他聊起来,不时用余光扫描他。他游得不错,各种泳姿都在行。这让雅洁对他顿生好感。

  他先上岸。嗬嗬,身材很不错嘛。雅洁由衷地把赞美说出口,他的脸居然红了。雅洁很开心,这样的男子她在城里没见过,便问他,不是城里人吧?他说不是,老家是农村的,来城里打工。雅洁哦了一声,不知怎么的,有一丝深深的失望掠过心头。

  但她很快释然。她也上岸。她的余光发觉,男子的眼光这时候直了,扎在她的身上。她不在意,她知道自己的模样和身材,是男人都会这样的,何况是刚刚从水里出来?她不怕他看,甚至不怕他起邪念。敢动粗,凭她在跆拳道馆练就的身手,对付一两个普通男子根本不在话下。她大大方方地打开饮料来喝,并递一块小蛋糕给他。他目光躲躲闪闪,推辞了一下,最后还是吃了蛋糕。他说他叫阿检。

  一来二去,他们就在江边熟悉了,可以分享彼此带来的饮料和食物。但是,他们的谈话,始终停留在表面上,不能深入。好些雅洁认为是常识的东西,他都不能理解或领会。对此雅洁也不苛求,有个泳伴就不错了。

  那天傍晚,阿检照例带着食物和饮料,走过大桥。走下桥底时,他觉得内急。他看了看,只有第一个桥洞合适。洞口长满杂草和灌木,就算雅洁从旁边经过,也不会看见里面有人。

  他扒开草木,走进洞口。刚刚蹲下,就感到后脑勺被一圈冰冷的东西顶住。他毛骨悚然,想转头看个究竟,就听到一句压抑而凶恶的男声:老老实实蹲着,一动就打死你!阿检猜到遇上什么了,他魂飞魄散,一动不动地蹲着,双手还不由自主地举起来。然后又像木头一样,做梦似地按照歹徒的指挥,站起来,把长裤脱下,把皮带取下,递给歹徒,再用长裤把自己的双脚绑得结结实实。这时,歹徒才把枪从他的后脑移开,把他的双手反剪到背后,用皮带牢牢地捆起来。最后,歹徒脱下阿检的袜子,把他的嘴封住。然后,歹徒把阿检拖到桥洞的角落,扔在地上,再回身捡起阿检带来的东西,狼吞虎咽地吃喝起来。此时,阿检才敢定睛看他的脸。那是一张肮脏可怖的脸。阿检绝望了,提心吊胆地听天由命。

  歹徒吃喝完毕,惬意无比,坐地靠在桥墩上,把手上的残渣舔得干干净净。过了一会儿,他竟然打起鼾来!阿检又喜又怕,拼命挣扎。他终于弄掉口中的袜子,弄开手上的皮带和脚上的长裤,狼狈地跑出桥洞。直到跑上桥面,看到车来人往,他才感觉自己还喘得出气来。

  突然,阿检看到桥边的路灯杆上,有一张惹眼的照片。他的心怦怦乱跳,凑上去仔细地看。天啊,是他,正是他!他再看文字,是通缉令!上面说,协助抓到犯人的,奖赏5万元人民币。

  阿检的心狂跳起来。5万元太有诱惑力了。他定定神,转回头,悄悄来到桥下。歹徒正在呼呼大睡。阿检屏住呼吸,蹑手蹑脚,先把歹徒的枪捡起来,轻轻藏到乱草中。然后捡起自己的长裤,轻轻把歹徒的双脚捆住。最后捡起自己的皮带,把歹徒的双手绑得紧紧的。做好了这些,他一屁股坐在地上,感觉全身瘫软,骨头都像散了架。

  但他还是不敢松气,赶紧起身快步走出洞口,准备去找电话报警。正好,雅洁来了。他顾不得理会雅洁的惊讶和询问,迫不及待地跟她要了手机使劲摁:1、1、0。

  阿检的判断没有错,歹徒正是通缉令上的A级犯罪嫌疑人。他成为英雄,不但获得5万元奖金,不久之后,还得到本市户口和一份体面的工作。

  雅洁想来想去,最后认为这样的男人不是随便能碰上的,就主动追阿检。他居然没有同意,这大大出乎雅洁的意料。

  雅洁不会轻易放弃自己认定的事情,她穷追不舍,一次接一次地给他打电话。他终于说出原因:那天歹徒吃下的食物和饮料,他事先都放有高效的麻药。他原本是打算给雅洁吃的。

  雅洁不寒而栗,手一抖,手机就掉在地上。过了很久,她才回过神来,弯腰捡起手机。

  过了近半年,雅洁决定继续自己的追求。她认为,在那种情况下能向她说出那个秘密的人,配得上英雄的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