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爱情故事:车棚里的“破坏者”

  校园爱情故事:车棚里的“破坏者”

  1.别让我再看到你上午一放学,学生曹飞就莽莽撞撞地闯进老师办公室,郭老师瞟了他一眼,不耐烦地说:我要下班了,有什么事赶紧说!曹飞红着脸把身子挪过去,结结巴巴地说:郭老师,这段时间里,我可能每天早晨要迟到,我想请您原谅我!听到曹飞的请求,郭老师的脸青一阵紫一阵的,这不是明摆着叫板吗?这个曹飞,是郭老师班上的一个插班生,去年冬天插进来的。多一个学生多一点负担,再说了郭老师对曹飞的情况也不了解啊!所以,她压根不想接收曹飞。不过,插班的事是校长压下来的,她抹不开面子,就别别扭扭地把曹飞收了。为此,郭老师的心里疙疙瘩瘩了好一阵子。疙瘩归疙瘩,郭老师并没有外得曹飞,可曹飞却和郭老师过不去:最近几天,曹飞天天早晨迟到。迟到就迟到吧,郭老师也并不想把他怎样,谁知,他竟然闯进办公室跟郭老师提出了这么个无理的请求,简直是挑衅。郭老师怒火中烧,开始大声咆哮:你以为‘槐阳学校’是自由馆啊!别以为你有校长做后台就可以胡作非为!我已经忍你好久了,你还想咋样?天天迟到还要我原谅?那好,我问你,总得给我一个让我原谅你的、让你继续迟到下去的理由吧!可是,任凭郭老师把嗓子喊哑了,曹飞就是蔫着脑袋不吭声。郭老师的忍耐力经不起曹飞这般沉默的挑战,她忽然站起来,朝曹飞推了一下:你走!哪来的回哪去,咱班上不要你了,我看不上你这样的人,一个插班生却不守规矩,给班里抹黑。马上走!谁说情也不行,别让我再看到你!说完,郭老师甩手出了办公室。2.再给我半天时间到了家,郭老师还在生曹飞的气:真是欺人太甚,仗着自己跟校长有关系,就不顾校纪班规!吃了午饭,郭老师准备午休。可是,躺到床上后,她又想起了曹飞的事,她想万一校长问起劝退曹飞的事怎么办?因为曹飞老是迟到?显然理由不够充分。郭老师心里开始翻腾,她睡不着了,就骑上自行车往学校奔去。班上有几个尖子生习惯中午在学校学习,她要找学生们深入了解一下曹飞的情况,或者说是搜集一些足够劝退曹飞的其他证据。可能是由于精力不集中,半路上,郭老师的自行车轧上了一块砖头,一颠簸,链条从轮盘上跑了出来。她下车找了根棍子挑拨链条,打算把链条套上齿轮,然而,链条却死死卡在齿轮和车架之间。她费了好大力气,也没能把链条拽出来。于是,她一边叹气一边推车往前走,她记得不远处的路口有个修车的。郭老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车子推到了路口,结果,又失望了,她没找到修车师傅。怎么办?她现在离学校足足有两里地,离家也有两里地,推车到学校或者回家,她没信心。正当她束手无策时,有个人朝她跑来,她定睛细看,来者居然是曹飞。郭老师,车子坏了?我帮你看看。曹飞边说边从书包里拿出了几个扳手,弯下腰就去拧螺栓。郭老师看了曹飞几眼,忽然觉得不对头,她说:不对,你怎么知道我的车子坏了?你还带着扳手?说,是不是你在我的车子上动了手脚?把我车子弄出毛病,你再给我修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把戏,你就是打算帮我修车贿赂我!是不是?曹飞没回答,照旧弓着身子拧螺栓,郭老师急了,把曹飞搡开。也不知是哪来的力量,她拽过自行车推了起来:曹飞,我警告你,别让我再看到你!曹飞猛跑两步拦住郭老师:郭老师,我知道您是铁了心了,我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您不要我了,我也不缠着你,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想让您再给我半天时间。不管曹飞怎么哀求,郭老师就是不答应,她只顾推车往前走。曹飞呢,就像个狗皮膏药一样粘着她。她超了曹飞,曹飞又猛跑几步拦在车前。就这样僵持了好一会儿,郭老师忽然想起了学校今年的春运会,曹飞参加了三千米赛跑。刚一起跑,曹飞就被甩在了后面,可他没有泄气,一直努力追赶别人,在最后一圈,曹飞竟像一个发疯的小豹子一样,超过一个又一个同学,得了亚军。到了终点,他那布满血丝的眼珠直想从眼眶里跑出来。见到郭老师,他憨笑着说:老师,我没给班里丢脸!想到这,郭老师心里一怔:曹飞是不是有什么难处?他应该不是个坏孩子。郭老师停下来了:好,我再给你个机会,你好好珍惜,别再迟到了。千恩万谢后,曹飞像个猴子一样进了校门。3.车棚里的破坏者上课了,郭老师拖着疲惫的身子进了课堂,向教室扫了一眼,曹飞又不在。郭老师刚熄灭的心火又燃了起来:这个曹飞,死不悔改,一定是上哪玩去了,枉我一次又一次给他机会。你们谁见他了?班长说:曹飞说有点小事不来上课了!反正您也不想要他了,您就别为他操心了。等下了第二节课,一个小女生胆怯地叫住郭老师:老师,我告诉您一个秘密,您别生气。刚才我上厕所时,无意中看到车棚里好像有人提着书包走动,人我没看清,但书包好像是曹飞的。我想,您最近老批评他,是不是他要报复您,给您的自行车使坏啊?听了这个女生的话,郭老师急忙向车棚跑去。因为,他们学校规定学生不准骑自行车,所以车棚里都是老师的车子。郭老师想:万一曹飞认错了我的车子,其他老师可就遭殃了。车棚在学校的角落里,如果不是上学放学,谁也不会到这里来的。车棚里传出叮叮当当的声音,郭老师走近一看,曹飞正拿着锤子捶打一辆自行车的脚踏板呢。曹飞,你住手,有气冲我来,为什么要跟车子过不去?再说,批评你的人只有我一个,跟别的老师没关系。听到郭老师的吼声,曹飞停了下来,拾起书包就要跑,郭老师伸手去抓,曹飞像条泥鳅一样挣脱了。慌乱中,郭老师推出了自己的车子要追,没想到链条居然套到了轮盘上。她也没多想,飞身上车,追赶曹飞去了。校门处,班长红着脸拦住她:郭老师,别追了,您会难过的。4.窝棚里的感恩心别给我兜圈子。说吧,曹飞到底怎么了?你肯定知道他的事。班长擦了一下眼角:还是别说了。您就当曹飞是天上飞过的大雁,别想他了。或许过不了多久,您可能在大街上遇到他。郭老师拍拍班长的肩膀:这么说曹飞有难处,有难处就应该说出来,咱们帮帮他。既然你不愿意说出来,就带我去他家,我当面问问他,我从没见过曹飞的家长,正好见见。郭老师推着自行车和班长一起出了校门,班长带着郭老师往前走,走到中午和曹飞相遇的路口时,班长指了指路口南边一个死胡同,就转身跑走了。郭老师心头一颤,缓缓走到胡同尽头的窝棚跟前,仔细听窝棚里的说话声。是不是有不好修的?什么毛病跟我说说。没有。没有不好修的,你咋跑回来了,你中午把我接回来时,我们不是说好了吗,我在家等着,你碰到了难题回来问我……我不是让你挨个检修吗?多修一会能累着?做人要念恩,你咋这样不懂事!想当初,咱爷俩到城里来修车,不是人家校长和老师们你能到学校念书?这恩情咱不能忘啊,你这孩子居然偷懒,唉!爸,不是您想的那样,是郭老师……听到这里,郭老师掀开了那所谓的门。说了几句客套话后,曹飞的爸爸讲起了曹飞插班的事。原来,曹飞他爸就是以前在槐阳路上修自行车的师傅,他是农村来的。曹飞正是青春期的年龄,不管可不行,把曹飞扔在家里他不放心,去年暑假就把曹飞带到城里来了,他原想着让曹飞到城里的学校读书,可一打听才知道,到城里借读不容易啊……一直到入冬了,曹飞上学的事还没着落,曹飞就帮他爸修车。那天槐阳学校的校长来修自行车,看曹飞怪可怜的,就把曹飞安排到郭老师的班上。曹飞上学的事解决了,爷俩很高兴,爸爸常常教育曹飞不要惹是生非。可是,最近政府大院要迁到槐阳路,上边开始整顿路边的商贩,曹飞他爸只好把修车摊挪到榆阳路,这就给曹飞带来了麻烦事。郭老师感叹了几声,突然问道:曹飞遇到什么麻烦事了?曹飞他爸摇了摇头,说:他老师,您有所不知。我们修车的家当多,我这腿脚不利索,最近蹬三轮很吃力。都是曹飞帮我把家当从‘家’里弄出来,再用脚蹬三轮把我和我的家当运到摊上。以前,在槐阳路摆摊,离学校近,摆好摊后,曹飞能及时赶到学校,现在摆摊的榆阳路离学校远了,曹飞把我送到那里,再跑回学校,免不了要迟到……唉!我们本想在榆阳路找个住处,可是一直没找到。给学校添麻烦了!……今天中午,我听曹飞说他不想上学了,我就要求他给老师们修一下午车,算是报恩吧!曹飞的爸爸说完后,就看了一眼郭老师放在门外的自行车:小飞,你修的不过关。掉链子的毛病没治住,这要是明天你当了掌柜的,肯定没人找你修车。链条掉下来,光套上去不行,你得把链条调紧,要不还会掉下来的。拿家当过来,我教给你。曹飞的爸爸指导曹飞把郭老师的车子彻底修好后,郭老师笑着招呼曹飞上车,曹飞不解地问:郭老师,您要干什么?我试试能不能载你,你把车子修得这么结实,不让它出点力岂不是浪费了。郭老师笑着说,我家离你爸在榆阳路的修车摊不远,明天早晨起,你每天等在那就行,我准时接你!听了这句话,曹飞高兴地坐在车后座上,郭老师带着曹飞向学校骑去。曹飞不知道,郭老师的嘴角一路上都是咸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