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掉她,像忘记一朵花情感故事6

  忘掉她,像忘记一朵花

   严格说来,在爱斯基摩人生活的区域里是没有花的,除非你把雪花也当作花。但是,爱斯基摩人分明是一个喜欢和陶醉于花的民族。花,举凡我们知道的花,全都千姿百态千娇百媚地生长在他们的心里。谁能怀疑生长在心里的花比生长在尘土中的花更美丽呢?在加拿大冬天的极地里,经常可以见到行路的人,他们要去一个自己也不知道的地方捕获猎物。你走向前去问他们苦吗?他们笑一笑,平静地告诉你:不苦,花儿在等待。你若问他们:有什么话要传递吗?他们会红了脸庞,羞涩地告诉你:请你告诉她,鲜花在等待。

   头一个花儿,是他的心上人,他是为了她去捕猎的;后一个鲜花,是他心中的爱情,他要你转告他的心上人,他的爱情始终像鲜花一样在心中盛开。

   听爱斯基摩人谈爱情是一件温暖的事情。在他们的口里,你听不到一句抱怨,有的只是甜美的忧伤。他们坐在你身边,仰着脸给你讲爱情故事,那种神情分明是面向苍天的自言自语。他们每人心中都有一个人,他们大多数是一见钟情喜欢上了她,然后,靠夜里偷偷往她家门口放鱼、放熊皮——这是他们能找到的最珍贵的礼物,来表白。如果他贫穷,如果他觉得不能和她生几个孩子并保证一家人幸福,他的爱就是永无止尽的长夜——从此后他会默默爱她,默默追随她,以她的幸福为幸福,以她的痛苦为最大的不幸。而且,他会把爱情埋在心里,一辈子也不表白。

   走在北极千里万里的雪地里,世界没有了声音。你遇到一个人,他给你谈他的爱情。他的爱情故事让你热泪盈眶,但你向他问起她是谁时,他坚决不说,这是他的爱情守则。然后,他走了,走向千里万里的雪地里。

   你会忘掉她吗?我问。

   不会。我知道不会。他笑一笑。

   如果她结婚了呢?我问。

   她幸福吗?他很紧张地问我,眼睛里充满无助。

   也许吧。既然结婚了,她应该是幸福的。

   那我忘掉她。他笑一笑,眼睛有点湿润。

   你能吗?我小声问。

   我们这里有一句话,是专门为这种爱情说的——‘忘掉她,像忘记一朵花’。他说着仰头看天空,不让眼睛里的泪水流出来。

   其实无论哪块土地,都有痴情的钟情的人。是他们的存在,让我们脚下的土地湿润,而我,怀着虔诚的心情,为他们祈祷当下的幸福。路很长,脚很冷,命很薄,放下吧,忘掉她,像忘记一朵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