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一个天亮_校园故事情感故事6

  等下一个天亮_校园故事

   汪波和前男友热恋那阵子几乎是西湖日日游。

   到底是金融系的大学生,在享受人间天堂至尊美景的同时还发现了商机,两人策划着毕业后开个夫妻店:断桥情侣分手公司。

   吵着要分手的情侣们分别撑船至断桥两头进行最后一次双边会谈:若能冰释前嫌就双双牵手登上断桥燃放心形烟花重修旧好;若挽回无果则撑船反方向加速跑;若苦大仇深还可以互扔雷管、炸药、冲天炮,由分手公司代为收尸。

   谁也没想到明明是给别人挖的坑,最后摔得深的竟是自己。

   几天后,前男友就携新欢诚邀汪波莅临西湖断桥边分手,这简直是明目张胆的挑衅!夕阳残血、苍山含悲,那一刻,汪波的受伤感一下子就被渲染得无以复加。强制自己淡定再淡定,她才没有泼妇一样在前男友脸上抓五条连皮带肉的红道道。

   转身之后的汪波是越想越气,一口气跑超市扛回一整箱青岛啤酒,独自坐在西湖边畅饮。曾经的甜蜜还历历在目,她清楚地记得有次上选修课《红楼梦赏析》,老师问:金陵十二钗你最喜欢哪个?被问的前男友站起来说:对不起,老师,我已经有喜欢的女生了。说完还深情款款地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汪波,想不到才一年的时间他身边就旧貌换新颜。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方圆百米渐渐围积了观赏钱塘江大潮般的路人们,醉意阑珊的汪波眯着眼睛望向里三层外三层缝缝补补又三层的人群,耳畔的嘈杂声恍若隔世。

   冰凉的啤酒渐渐安抚了她的烦躁,正准备起身回家冲澡昏睡,一双臂膀螃蟹一样死命地把她钳住,吓得她差点掉进西湖喂红鱼。等对方连拖带拽强行将她扯到草坪上并牢牢压住时,她才明白过来,她———汪波,2011年5月25日下午6点49分,在千百年前白娘子和许仙相会的断桥残雪,成功地被扮演了一个轻生失败的弃妇!

   该怎么解释呢,不过是想独坐湖边清醒一下,却招来了捕风捉影的记者和热情的救命恩人,这是她始料未及的。

   当晚,地方台民生新闻本台最新消息的电视画面里,那个冒险抱住汪波的好心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汪波的第一反应是,镜头里的自己怎么那么胖啊,难怪别人说,三月不减肥,四月徒伤悲,五月路人雷,六月男友没。从打出的字幕下方,她看到了这个好心救了自己的人叫沈书华,他竟还和自己同校!

   最后沈书华的总结让汪波哭笑不得,他对着镜头一本正经的说:我想对那个女孩说,无论怎样都不能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要坚强地面对今后的人生,因为天黑过后必然是下一个天亮。

   屋漏偏逢连夜雨。失恋不可怕,可怕的是失态,更可怕的是还失态得地球人都知道。

   第二天,汪波走进教室,邻桌蒋小花猛地抬头看见她,惊诧得像是看见了木乃伊归来。等回过神来才说:以为你今天肯定不会来了,我还打算下课后去你家看你呢。汪波的脸立刻拉得比长白山还长:还是不麻烦您老人家了。

   其实失恋并没想象中那么难过,亦舒姐姐曾指导过,如果没有很多很多的爱,至少要让自己拥有很多很多的钱。一下课,汪波就马不停蹄地加入兼职的泱泱大军。

   最新的工作是在大卖场当手机导购。手机消费市场近来异常火爆,一直到晚上9点才渐渐消停下来,此时的她早已经口干舌燥七窍生烟。

   卖场快打烊时,一个顾客向她的专柜走了过来。沈书华———就是当日的救命恩人,化成灰她也认得。为了救她,他的手机不慎掉进西湖里。

   沈书华自报家门,同学,看在我那天救你一命的份上,手机可不可以再优惠一点?

   这时候汪波的电话响了。前男友自作多情地说:汪波,你是故意跳湖想让我回心转意的对吗,别没事找事了,要我接受你是不可能的!

   汪波气愤地挂上电话,迁怒于眼前的救命恩人。不行,少一分都不卖,都是你害我名声败坏的!如此的豪言壮语理应伴着锣鼓喧天、彩旗飘扬,但最后只有自己的胃不合时宜地咕咕叫喊充当背景音乐。沈书华很腼腆地看着她,她也很腼腆地看着沈书华。最后沈书华败下阵来:武林广场那边又新开一家茶餐厅,要不一起去尝尝?

   一落座,汪波毫不客气地点了几个最贵的海陆空菜肴,还点了比自己脑袋还大的一盆刨冰,吃得差点把脑袋都掉下去。这是她生平最拼命的一次大快朵颐,甚至偷偷跑厕所松了几格皮带。

   酒过三杯之后,她道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沈书华很郁闷地总结发言:你的意思是我毁了你名誉,尽管我为此丢了手机。这顿还要我请,以示向你赔礼道歉,尽管你在我的新手机上赚足了提成和奖金。

   汪波头点得如小鸡啄米。沈书华补充发言一句:可是,今天我钱不够了。为了凑足饭钱,汪波愣是连回家2块钱的公交车费也全数贡献。走出餐馆的大门,汪波扬着手机咬牙切齿:你刚办的电话卡,我记得你号码哦,以后要是敢不还钱,小心我让你再上一次《生活传真》的本台最新消息!

   一直到快毕业,沈书华欠下的饭钱都没有还。而汪波觉得当债主的感觉也真好,有个奴隶可以随传随到。想翘课的时候,沈书华可以来顶替;吃不完的午饭,可以打赏给他;心情不好的时候,沈书华可以陪着喝酒,两人渐渐配合默契,从无聊变得有话聊。

   唯一的一次失误是汪波电脑显示屏坏掉,呼叫沈书华搬出去修。汪波在女生宿舍的台阶上递电脑给他,喊着接稳,接稳啊,沈书华大脑死机30秒:要接吻吗,光天化日之下?汪波气得直翻白眼:我们以后都不要聊天,一聊天就开岔,还岔都岔不到一个点上。

   许久之后的再见是在百年校庆的晚宴上。汪波望向沈书华因为陪她喝多了啤酒而日渐形成的内蒙鼓肚腩良心发现,哟,肚子都这么大了啊,是我对不起你。

   毕业前的最后一个盛会竟是百年校庆,这让人难免有些感慨。大家借着酒气互诉衷肠,喝光了啤酒,沈书华开始举着二锅头步履蹒跚走向汪波,一杯下肚终于有勇气开口,额,其实我想跟你说话还没说出口就吐了一地的秽物。

   最后沈书华醉得躺倒在酒店门口呕吐。服务员小声嘀咕,还大学生呢,就这素质!班委跑来说:汪波,是你把他喝倒的,你要负责送他回去。再说,人家以前还救你一命呢!

   听着别人重翻旧账,汪波气得跳脚:我才不管,是他自己要找我喝的。说完就拉着好友蒋小花一起逛街。

   等一圈逛下来,竟遇见有个女孩一路扶着沈书华慢慢走回去。汪波得意地对蒋小花说:看我给暗恋他的女孩创造了多大的机会,要是事成了,他们要感谢我。只是一想到沈书华今后会远离她和别的女孩携手同归,为另一个女孩子打水打饭时,她的心突然被晚风吹得有些凉。

   第二天酒醒后,沈书华又约汪波出来逛街,说是要买条裙子送女朋友。汪波心想,之前沈书华一直在自己后面当小跟班,哪还有机会认识其他女生,唯一的可能就是昨晚送他回家的那个!

   在汪波最喜欢的淑女屋,沈书华兴致勃勃地问:你说我女朋友穿这个好看,还是那个呢?或者是最右边那套?

   淑女屋的衣服就是有这样的魔力,公主穿上了会更像公主,而女仆穿上了会更像女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最后汪波挑中了最考验人的紫色。

   沈书华撇着头望向她:你确定了就是这套?汪波歹毒地点点头。那好。沈书华指着汪波对服务员说,就这套,给我家佣人拿个码子。

   这几天汪波都心事重重地揣测搀扶沈书华回家的女孩穿上淑女屋的裙子会是什么样。自从沈书华爽快地把裙子买回去后却迟迟不见送出,难道是自己留着压箱底吗?

   沈书华没声音没图象的这些日子,前男友却戏剧般地出现了。捧着快蔫掉的玫瑰花,植物人一样地站在教室门口。汪波身边的蒋小花经过后很礼貌地打招呼: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该不会是风流的风吧?

   前男友还是假装绅士的表情,虚伪地赔笑:汪波,自从你上次为我想不开后,我终于知道了还是你对我最好。

   本来汪波心平气和地向前走,不想再搭理前男友,可一听他又提旧事,不由得怒火中烧。她掏出手机下意识地拨通了沈书华的电话:三分钟,我要你出现在我面前。

   两分半钟过后,沈书华以动物的直觉穿州越府千里奔袭而来。汪波走上前,把自己的大脑袋靠在沈书华瘦削的肩膀上:亲,咱们走吧。

   一头扎进路边的大排档,千杯不醉小姐又开始豪饮。究竟有多恨他,自那件事以后,她汪波就成了别人同情和嘲笑的对象。很长一段日子,无论她走到哪里,都有知情人在背后指点:看,那个寻死觅活的弃妇。沈书华体贴地递上纸巾,正准备开口安慰,比他先开口的是汪波。这天晚上,千杯不醉小姐终于醉倒了。

   扶着一路哭一路吐的汪波返校,路边成人用品店的老板用意味深长的表情坏笑,谁让你们不照顾我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