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身丈夫,在真爱中重生情感故事

  失身丈夫,在真爱中重生

  婚姻就像一株树,难免会有风摧虫蛀,只要它没有从根部烂掉,我们都要爱护它,让它长成庇护我们一生的参天大树!

  引狼入室好男人不慎出轨

  我的丈夫黎铭是大家公认的好男人,才35岁就被任命为省里某局的副处长。对家庭,他倾注了满腔的爱,他常对我说,我和女儿芊芊是他生命的全部。谁知2002年10月,这温馨和美的一切却被无情地打破了。

  国庆节,单位组织我们港澳七日游。本来黎铭很早对我说,他想一家人待在一起,因为当时他在下面的一个县蹲点,刚完成任务回家,好不容易等到假期,一家人能团聚了。可我实在不愿错过这个旅游机会,我征求意见时,他愣了一下说:既然你们单位的人都去,你又特别向往,还是不要错过吧,我正好可以在家写论文。我感激地吻了他一下,却看到他眼睛里闪过一丝失落。可以想像他肯定不开心,虽然我心里有些愧疚,但还是抵挡不住港澳游的诱惑。

   旅途中,我意外地接到大学同学温小仪的电话,她说她正在我家附近,想见见我们。我告诉她黎铭在家。挂掉电话,我随即有些后悔,心头掠过一丝不安。大学时代,我和温小仪是好友,她看上去非常淑女,从来不主动和男生搭腔,当大多数同学恋爱恋得如火如荼时,她却孤芳自赏,一个人郁郁的,而我和黎铭已经决心将爱情进行到底。我常热心地张罗着给她介绍男生,却被她一一拒绝了。毕业那会儿,有一次她幽幽地对我说:既生瑜,何生亮。我当时没有在意,直到毕业后,黎铭才告诉我,他收到过温小仪的情书,她暗恋他很久了。

   旅游结束回到家,黎铭也没有主动提起温小仪,我以为她没来过我家。但我发现黎铭有些变化,说话的时候他常常卡壳或走神,我想,他一定是看到我回来高兴得神魂颠倒了。

  10月9日,回到单位,我竟又接到了温小仪的电话,她要我看一下我的电子邮箱。当时我的心就咯噔了一下。打开邮箱,映入眼帘的文字让我惊呆了:王一霏:一直以来,你在我面前永远都是胜利者的姿态,你常常在我面前和黎铭亲密,这些,都深深地刺伤了我。这次到你家,我才知道黎铭心里其实有我的位置。我想告诉你,你找了个很棒的丈夫,他的床上功夫真不错,那一夜,我永远不会忘记!

  我呆了,瘫坐在椅子上半晌无法动弹。我挣扎着回到家,黎铭似乎从我的表情上觉察到了不妙,我想大声痛哭或者嚎叫,然而只是虚弱地说:温小仪给我发了邮件。黎铭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他颓然地陷进沙发,把头深深埋在两手间。

  她说的都是真的?你心里真的有她?我带着哭腔问。

  黎铭突然坐直了身子,恨恨地说:我被她暗算了,这个心存不轨的女人!她到了我们家就说是你打电话给她,说你旅游了,希望她来陪我一下。我想既然是老同学,就留她吃了一顿饭。当时她带了一瓶红酒来,本来我喝一瓶白酒都没事,可那瓶红酒我才喝了一杯就醉了,当时她把衣服脱了,我在稀里糊涂的状态下就……我真混啊!

  我哆嗦着身体,半天才吐出几个字:这一切都是她蓄谋已久的,她恨我,她嫉妒我们的幸福,她终于达到了报复的目的。黎铭抱着头,从沙发上滑下去,他蹲在地上,痛苦地说:霏,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要我怎样做才能补偿你?

  好一会儿,我才稍微平静下来。我绝对不能让她的阴谋得逞!我拼命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对黎铭说:我们做饭吃吧,过去的就让它过去!

  我走出不忠阴霾他却陷入恐艾泥潭

  那些日子,我尽量用理智告诉自己,事情都是那个恶女人引起的,和丈夫没有关系。可是理智归理智,只要我一想到自己的丈夫和别的女人媾合,就有一种想呕吐的感觉。

  此时,我们的夫妻生活出现了严重的障碍。黎铭的百般逢迎爱抚,再难激起我的兴奋。我的脑子里强迫性地闪动着他和温小仪绞结蠕动的身影。终于有一次,他颓然地翻身下去,用悲哀地语气说:霏,我们是不是没救了?我对不起你,我不会勉强你的!我用被子蒙住头放声大哭。这以后,我们的关系陷入了僵局。然而,很多时候,我都在心里痛苦地呐喊:心底深处,我还是深爱着你啊,黎铭!

  2003年4月6日,我无意中翻出了以前的日记,我怅然地打开浏览。很快,泪水打湿了我的脸颊。日记记载的,都是我们相爱的点点滴滴……大学毕业后,我患了一种怪病,医生怀疑我将失去生育能力,黎铭的母亲得知后,阻止他继续和我恋爱,把他锁在家里,他硬是从二楼的阳台上跳下去,来到医院找我,对我说:不管将来是什么结果,我都永远和你在一起!也许是上天垂怜我们的爱情,我的病竟很快治愈了。我怀孕后,一个冬夜想吃西瓜,这个近乎天方夜谭的想法竟被黎铭实现了,他深夜找了一个有能力的朋友,敲开了一家专卖反季节水果的超市,花高价买了几个西瓜,那夜,他把西瓜切成小瓣喂我,我一边吃一边泪流满面……以往的种种一幕幕浮现出来,我百感交集。难道丈夫偶然一次出轨,我就这么在意吗?何况,他不是故意要那么做的啊!

  就在那一天,我决定解开这个心结,重新开始我们的温馨和美的生活。

  第二天,我拨通了心理咨询热线,在心理医生的循循善诱下,我尝试走出心理阴霾。一个月后,我终于能和丈夫亲密如常,夫妻生活也和谐多了。我本以为事情已经结束了,谁知,温小仪的又一封信搅得我们的生活波澜迭起。

  2003年9月8日,我和黎铭同时收到了她的邮件,寥寥几句话,却像投下了一枚炸弹!她说:我被确诊为HIV病毒携带者,你们好自为之吧!你们不用找我,也找不到我!我和黎铭都震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黎铭的脸色涨得通红,牙齿咬得格格响,他马上抱了一床被子睡到了小卧室。我对他说:也许是温小仪故意这么恐吓我们,你知道,她看不得我们夫妻幸福。黎铭没有作声,眼睛里满是惊恐和对我的歉疚。

  那几天,黎铭正好患了感冒,有些发低烧,并且手臂皮肤上长了几个红色的丘疹,这些迹象都被他认作是艾滋病的征兆。一时间,我们如临大敌,我焦灼而心疼,黎铭却竭力装出冷静的样子,他说:事情到了这一步,都是我的错。霏,也许我只有来世再补偿你了!我忍住眼泪说:事情还没有最后证实,你不要这么悲观。

  我鼓起勇气陪黎铭到艾滋病检测中心做检查。第二天下午,我独自到检测中心取结果,攥着结果从检测中心出来,我不敢看,一直走过了两个站牌,我才颤抖着把被手心的汗浸湿的结果单打开,阴性!那一刻,我旁若无人地痛哭,全不顾路人奇怪的注目。回到家,迎着丈夫惊惧的眼神,我扑到他怀里,哽咽着说:没事了,没事了!黎铭长长地舒了口气。

  可是,黎铭的身体发低烧却断断续续,手臂上的丘疹也转移到了大腿内侧。黎铭的心又悬了起来。我再次陪他到医院,医生检查后,说是感冒和湿疹,没有大碍,只是病程长了点。我的心放松了,黎铭却越来越反常,我看到他的眼睛里总是蕴含着深深的悲哀和惊恐,似乎有解不开的心结。

  2003年10月的一天,黎铭从外地出差回来,我帮他整理衣服的时候,发现了两张HIV病毒检测单,一张是上海医院的,一张是北京艾滋病防治中心的,结果都是阴性。我心里说,黎铭是怎么了,到处去检测?随即又想,这样也好,可以排除他心中的恐惧。可我从他脸上却怎么也看不到开心,有的只是心事重重。

  黎铭拒绝和我过夫妻生活,连平时的亲昵行为也看不到了,他更不接触女儿,有时女儿撒娇地坐到他的腿上,都被他推开,常惹得女儿嘤嘤哭泣。我越来越难以理解他的行为。

  11月5日,黎铭突然递给我一个存折,上面竟有15万元!我吃惊地问他哪里来这么多钱,他说是朋友帮他炒股挣的,然后没头没脑地说:霏,我真恨自己没有给你们母女带来幸福!我隐隐感到一丝不安,天哪,黎铭这样子似乎在安排后事!

  我偷偷拿着那几张HIV病毒检测单到医院咨询,医生告诉我,黎铭确实有病,但不是艾滋病,而是恐艾症!我终于明白,丈夫所有的反常举动,都源于他内心深处的那个死结!

  执子之手何惧险山恶水

  医生听完我详细地讲述我们的婚姻风波后,对我说,黎铭患上的恐艾症与一般的恐艾症患者不同,他还有一个深层次的原因,就是他对那次无意的出轨一直心怀内疚,潜意识里想以惩罚自己的方式来赎罪,于是他就强迫自己患上艾滋病。治疗他的恐艾症,除了彻底消除他对艾滋病的无知和恐惧,更重要的是,配偶要给他充分的信赖和支持,用爱来帮他战胜心魔。

  回到家,我从网上下载了很多有关艾滋病的资料打印成册,又到书店购买了相关报刊书籍,我不声不响地把那些资料放到丈夫的案头,果然引起了他的兴趣,他有空就翻阅。我想,我不能打无准备之仗,要先让丈夫彻底了解艾滋病。

  然后,我想到了一着险棋———找到这场风波的始作俑者温小仪!她自曝艾滋病,如果不是真患病就是事出有因,她要破坏我们的婚姻!只有找到她交涉,才能把丈夫拉出迷局。然而,虽然经过多方打听,托人查找,我仍然一无所获,只是听到一个不确切的消息,说温小仪好像患了绝症!我不禁为丈夫感到庆幸,他万幸没有感染上!接着我犯难了,如果找到她,情况会更不妙,黎铭会认为自己患艾滋病是铁板钉钉的事!

  我突然想到,温小仪是通过邮件掀起风波的,我为什么不能如法炮制呢?于是我在网上申请一个邮箱,用的是温小仪的拼音字母组合,居然申请成功了。我尽量模仿温小仪用刻薄的语气给自己的邮箱发了一封邮件。回到家,趁丈夫在面前时,我故意当他的面上网打开邮箱,随即,我开始了在心里排练了很多次的表演。

  我一边看邮件,一边流泪,并伴以逼真的啜泣,黎铭果然被我引过来了,问我怎么了。我气愤地说:你自己看吧!我觉得我是多么的失败!黎铭仔细地看着温小仪发来的邮件,当看到我根本没有什么艾滋病!只是恐吓一下你们。听说黎铭现在惶惶不可终日,你们的婚姻怕是不会长久了吧?我终于达到了目的,我们虚伪的友谊也该结束了。那些年,你装好人到处将我展览,以后你不用再装了。我讨厌你居高临下的怜悯!告诉你,我得不到的,我就会让它毁灭!我透过泪眼看到黎铭的嘴张成O形。他突然狠狠地在电脑桌上拍了一巴掌:这个可恶的女人!我们简直被他害苦了!

  第二天,在我的劝说下,我陪着黎铭去看了心理医生。从门诊楼走出来,他抬头看了看晴朗的天空,缓缓地说:想不到,我居然会患上‘恐艾症’。真是当局者迷啊!

  我知道,恐艾症的阴影还没有完全散尽。因为丈夫内心深处还有着深藏的内疚,那次出轨,给我们婚姻留下的创伤让他疼痛。我多么想回到当初那亲密无间的状态中去啊。

  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唤醒过去的爱,让丈夫知道,我们的爱在险山恶水中并没有消退,而是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我该怎么做,才能达到期望的结果?我想到了恋爱日记!于是,我把那些值得回味的美好记忆一篇篇输入电脑,每天给丈夫的邮箱发一封,让他明白,虽然经风历雨,我们的爱仍然经得起考验!

  当我给他发到第5封日记时,丈夫似乎突然换了一个人,他的脸上出现了少有的阳光。

  这天是2004年2月14日。下班回到家,黎铭主动做了一桌菜,他动情地对我说:老婆,这些日子,我终于想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我不能让昨天的不愉快侵占今天的生活,我决心还给你和女儿一个全新的我!我欣慰地笑着回答:经历这些事,我觉得婚姻就像一株树,难免会有风摧虫蛀,只要它没有从根部烂掉,我们都要爱护它,让它长成庇护我们一生的参天大树!

  丈夫的眼圈红了,他拥住我说:你知道吗?那15万元是我索取的贿金,我曾经准备给你们一笔钱后,找个地方了结自己。后来细心的你拯救了我。我把贿金都退回去了。我知道,对于你和女儿来说,一个有责任心,清醒的丈夫和父亲才是永远的依靠!

  那一刻,我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