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想给你幸福情感故事8

  一直想给你幸福

  有他才觉得我的胸是美好的

  和肖铭结婚后不久,我又开始和曹方偷情。

  曹方是我的初恋情人,他是一个长相英俊、身材修长的男人,但是除了这点,他一无所有。他家和我家隔了两条街,所以我们也算青梅竹马。他妈难产生下他后就去世了,他的后母对他很刻薄,他初中没有毕业就辍学在外边混。

  每次他弄到钱就会给我买礼物,带我去吃饭。我18岁那年的生日,他来找我,被揍得鼻青脸肿,却得意地从口袋里拿出一条细细的金项链,说是送我的生日礼物。我没有问他项链是从哪里来的,而是很高兴地戴上。

  那天夜晚,我跟他一起去小旅店里开房。

  欢愉过后,他仍然恋恋不舍地趴在我的胸口。当他抬头时,我看到他还流出了眼泪:小言,你的胸真美。

  我的身材并不胖,但是胸部却一直发育得非常迅猛,有段时间常常让我觉得很难堪,没想到在曹方眼中居然成了美。

  此后,我常常跟曹方在一起,他特别钟情我的胸,一如初生婴儿对母乳的贪恋。

  我大学毕业后,被家人安排进了一家单位,而曹方还是一直在混,没有任何成绩。后来他跟我说他要到南方去做大生意,要赚很多钱,回来娶我。

  然后他就去了南方,我们有三年没见。这三年里我经人介绍相亲了好几次,认识了一些男人,他们都没有曹方长得帅,但是他们条件都比曹方好。

  三年也足够磨灭一些原本并不坚定的感情,也足够一个女孩儿在环境的调教中变得世故而现实。肖铭长得不帅,脾气也不是很好,但是他条件好,在政府部门工作,有三套房子,还有两辆车,他的母亲开了几家连锁美容店,他是独子。

  半年的交往后,我就嫁给了肖铭。

  新婚之夜,肖铭喝多了,他拉开我的胸衣看到我硕大的乳房,嘻嘻笑着说真像一只奶牛!窘迫、难堪及其他一些莫可名状的情绪一起涌上心头,我的眼泪哗哗地流了出来,而肖铭已经一头栽倒在床上睡着了。

  那一刻,我忽然很想念曹方,只有他,才觉得我的胸是美好的。

  真是一个绝佳的情人

  在我和肖铭结婚半年后,曹方回来了。我在回娘家的路上看到他,他风尘仆仆,满面憔悴,但是依然掩盖不住他的英俊挺拔。

  我坐在丈夫的车里,他站在路边看着我,我们都没有说话,后来,他黯然转过头。我听家人说曹方到南方打拼期间,做过建筑工,送过外卖,进过工厂,赚了一些钱,后来却被一个传销团伙骗了。如今,他是一无所有地回来了。

  第二天是周末,肖铭要去参加朋友的聚会,我借口跟父母聚聚没有跟去。我约了曹方,去了一家宾馆。

  我们先是聊了聊天,我问他这几年过得好不好,他说很好,他说跟朋友合伙开了公司,还说他一天赚的钱够过去花一年的。他越吹越离谱,但是我没有揭穿他。

  一个男人愿意花心思骗你,说明他在乎你,而我不揭穿他的谎言,是不想给他一个明确的答案,因为我无法给,也给不起。我很满意我的生活现状,至少在经济上如此,我只是贪恋他的男色而已。

  我伸手去拉他,他也一把抱住我。他把我压在床上,喃喃地说:小言,这么多日子,我无时无刻不想念你。

  他飞快地脱掉了我的衣服,风卷残云般把我裹了起来,我沉寂的身体立刻迸发出勃勃的生机,欲望像潮水一般汹涌而至。

  事后我跟他说:曹方,你知道的,我已经结婚了。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对不起,是我没有早一点回来找你,你嫁一个优秀的男人是应该的,我不会破坏你的家庭。

  我们在一起整整缠绵了一天,仿佛要把过去错失的时光都找回来,他似乎比以前还要迷恋我。

  我问他:曹方,你在外面没有认识别的女孩儿吗?我知道像他这样英俊的男人,到哪里都会吸引女人的目光。

  他犹豫了一下,很坦诚地说:有,但是我不喜欢,她们没有你这样美好的胸。

  这句话让我很受用。丈夫眼中的缺陷,在他这里变成了优点,和丈夫的亲密之事一直都不和谐,但是能在这里找到灵魂的归属,而他又不会破坏我的婚姻,真是一个绝佳的情人。

  曹方在家住了半个月就走了,他说他的公司有很多事务要处理。我微笑着跟他说再见,一点也不想揭穿他子虚乌有的公司。

  那些很值钱的大生意

  曹方走后,我经常能接到他的电话。他有时候在珠海,有时候在广州,他说他在跟客户谈生意,都是很挣钱的大生意,还有,他特别想我。

  他每次都会说:小言,等我这笔大生意谈成了,我就会回去找你。而我,只是嘻嘻哈哈地跟他敷衍着。

  有几次,他寄了高档的化妆品和衣服给我,还有一次他寄了一枚刻着我名字字母的钻石戒指。我虽然明白他根本没什么钱,他一直在打肿脸充胖子,却真不知道他从哪里搞来的钱,能买得起这些东西。

  又一次,他跟我打电话,寒暄了半天,忽然说:小言,我现在出差遇到了一些麻烦,你能不能借点钱给我,不多也就是三五千。

  我想了想,说:曹方,我是个俗气的女人,如果牵扯到金钱,就很难谈感情了。

  他听了,有些讪讪的:那算了,我想保留感情的机会,我再想其他办法吧。

  然后他就挂断了电话,从那之后,很长时间都没有再跟我联系。

  就这样大概过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某天下午,我接到一个陌生女人的电话,她说:你认识一个叫曹方的男人吗?他是一个骗子。

  女人说她在深圳,丈夫开了一家贸易公司,常年出差,她在寂寞的时候认识了曹方。原本以为是一场各取所需的露水情缘,没想到在宾馆两人激情过后,曹方在她的水里下了药,拿走了她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但是曹方的手机却落在了床下。她在上面发现了很多电话号码,她跟几个女人联系后发现,大家跟她一样,都是被他用身体骗财的对象。当然还有一些是曹方刚认识,还没来得及骗的女人。

  女人最后说:我不想事情被丈夫知道后家庭破裂,也不准备报警,只是想提醒你,如果没有被骗,就要提防他。

  挂断电话后,我心里对曹方忽然厌恶起来,原来他所谓的大生意就是靠身体来骗取那些有钱已婚女人的钱财。

  后来,曹方重新跟我取得了联系。不过,对于他的电话,我要么不接,要么告诉他自己不方便就匆匆挂断。他似乎并没有感觉到我的异样,照样常常打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