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太小 我们都太单纯

  那年太小 我们都太单纯

  丑小鸭没有变成白天鹅2009年文理分班,我读文你读理,从一道之隔变成了一楼之隔。我知道你喜欢逛校内网,喜欢看微博,于是我换了个名字加了你的校内和微博。不在同一个班级的日子,只能在网络上搜寻你的蛛丝马迹。每天我的零花钱没几分,我偷偷攒起来,攒到一定数量就去网吧,去微博上看你的状态。有一次我很不幸地被我妈妈抓到,她找了一根很粗的棍子打我,我倔强地不去看她,也不跟她解释我去网吧也只是看看网页上你的状态而已。打到最后妈妈哭了,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坐在廉价的地下室里哭得不可抑制,她说她这辈子的希望都在我的身上,没想到我如此地不争气。莫展晨,我也觉得我很不争气,成绩没你好,人缘没你好,家境也没你好,那么你说,我有什么资格去喜欢你?我忽然很沮丧很难过。我从家里跑出来,用那个掉了漆的破手机给你发短信。我说,我很难过。你没有回复,我不甘心,拨了过去,听到甜美的声音讲道,你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猪都不会说谎莫展晨,在我连绵的记忆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只剩下初见的那一幕了。你刷卡结账的动作有点漫不经心,又有着咬牙切齿的味道。好伦哥的自助餐,我混迹在一群人当中,不敢抬头看你的眼。把时间往前拨几分钟,你和一群男生输掉了赌局,我这个站在教室门口不知所措的过路人也被众人簇拥着来到这里黑了顿自助餐。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到底和男生赌了些什么,并且如此地愿赌服输。为了不让你的钱浪费掉,我拼命地吃了好多看上去值钱的东西,水果、烤肉、蛋挞,我都整盘子整盘子地端回来。有一次周围的人都去取餐了,你抬起头来看到我塞到嘴边的鸡腿,扑哧一下就笑了。你开玩笑地说:姑娘,别吃那么多肉,会发胖的。莫展晨,你知道你活在我的臆想里有多少个日夜,才会让上苍都眷顾我安排了这次并排坐在同一张桌子上,来这么一段简浅明亮的对话。我们从下午四点吃到晚上八点,大家扶着墙走出来。你问我到哪边坐车回家,我要回答你的时候,你的手机响了起来,铃声是那首温柔的《暧昧》。你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接了。我对你指了指天桥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