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 我敢跟你一起飞

  17岁 我敢跟你一起飞

  午后的阳光散发着青春的活力,琳子直起身子,听到一起值日的小樱将脸贴在值日表上,呢喃道,那个抄值日表的景明既然把我的名字写错了。琳子走过来,我帮你改过来吧。说着,掏出一支黑色签字笔跟涂改液。改好后小樱看了看,说,你的字跟景明的好像啊,根本就无法看出是两个人写的。琳子笑道你先走吧,我来锁门。琳子是一个很乖很安静的女孩子。她会仔细地把窗户关好,门锁上。她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能让人放心。检查好门窗的琳子,并没有急着离开,她走到第四排最左边的座位上,坐下来,抽屉里有一张废纸,那是她刚刚扫地时,从地上捡起来放进去的。她把它拿起来抹去上面的灰尘,再抚平。然后从书包里拿出一本大书,夹在里面。晚上回家吃过饭后,她把那张废纸小心翼翼地摊在桌子上,拿起笔在纸上写道:今天的阳光很迷人,空气里有橙子的香味,你闻到了吗?我早早就回家打球了,把邻校那些家伙赢得很爽。她停下来。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我觉得你今天很漂亮。署名是,景明。写好以后,她把它折起来,继续夹在书里。喜欢一个人可以有很多种方式。像琳子喜欢景明的方式就是捡他扔掉的废纸,然后模仿他的字迹写信给自已。有时候,她盯着那封伪造的信一盯就是一个小时。对于一个17岁的女孩子来说,自欺欺人有时候也可以很开心。第二天,琳子继续平静地去上学。景明就坐在琳子的斜后方。但他们很少说话。唯一的一次,是班里组织去游乐场,当时大家都去玩笨猪跳了,她不敢,景明是组织者之一,就在下面陪她聊天。也许就是从那天起,她开始喜欢他。常常坐在操场的台阶上远远地看他打球:值日扫他的座位时心里会有种别样的感觉,扫得也格外仔细;平时听到他在身后说话,嘴角会不自觉地弯起来。景明练过字,是班里大小表格的抄写员,琳子就去书店买同样字体的字帖来临摹,久而久之,她可以把他的笔迹模仿得很逼真。她用他丢弃的废纸给自己写信,算是给自己漫长的单恋一个回应。虽然,这个举动本身也就是单恋的一部分。情人节来的时候,整个城市都弥漫着粉红色的暧昧,琳子偶尔去学校附近的小精品店逛,被一款情侣项链吸引,她犹豫了好久,最后实在没有忍住诱惑,买了一对回家。男式项链的坠子是一块质地奇怪的石头,看色泽像是砚石:女式的则是甜美的粉色陶器。琳子把它们挂在台灯上,越看越喜欢。最后,她萌生了一个大胆的念头。又一个周一值日时,她把男式的那串项链放进了景明的抽屉,再拿出一封自己写给自己的信,看着看着,就兀自凝神笑起来。突然,有人闯了进来,她猛地站起身。心脏在胸腔里咯噔地颠了一下。一看,是小樱,她忘了带车钥匙。她看了看琳子,你不舒服吗?脸色很不好。琳子摇头,没有啊。小樱不相信,我送你回家吧。琳子急忙拒绝,可怎么也拗不过小樱,只好收拾东西和她走了。谁知道。糟糕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那封信因为仓促,掉在地上没被收起来。第二天旁边的男生捡到了,大声在班里读起来。所有人都知道了,班主任也开始追查此事。景明被叫到了办公室。琳子害怕极了,如果他被处分或者怎么样,她就要难受死了。可她当时又没有勇气站出来,替他洗白冤情。好在景明最后没事。想来他成绩好,老师也不会责难他的。琳子听说他甚至都没否认那是他写的。也是,面对用他的废纸写出来的和他字迹一模一样的情书,他怎样也脱不掉干系。为了避嫌,从此他们不再说话。甚至不敢有目光接触。不久,老师把景明从琳子身后调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