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的爱情情感故事

  将军的爱情

  在电视台八一节的访谈节目中,已是90多岁的延将军精神焕发,思路清晰,语出惊人。
主持人:延将军,您有几个孩子,他们都从事什么职业?
将军说:一儿一女。军人的孩子能干什么,当兵。儿子延庆在西部边防当师长,女儿延军在石家庄陆军学院当副院长。
主持人问:将军爷爷,您这一生中最得意的一件事是什么?是哪个战役中的哪一仗呢?
将军想了想,深情地望了身边的老伴一眼,笑着说:我这一生最得意的事,就是拿下了她。说着他抓住老伴的手,用力握一下。老伴的脸上泛起一丝红晕。
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
别看她现在老了,年轻时漂亮得很。在我眼里,她最俊最美。
主持人说:奶奶现在也很漂亮,我们能想象的到,奶奶年轻时一定是相当的漂亮。将军爷爷,那就说说你们的罗曼史吧。
那是1937年,在山东枣庄的一次战役中我负伤了,她在战地医院当护士,我被分到了她手下。头一次见她,看到穿着军装的她,脸白白的,一笑还有两个好看的酒窝,要多美,有多美。那时我就偷偷地想,要是娶到她做老婆,我活这一辈子值了。
爷爷陷入了美好的回忆中。
将军爷爷,你见头一面就喜欢上人家了?
是啊。
那时你是什么级别?
副团长。
奶奶,请你说说见到爷爷时的第一印象好吗?
奶奶深情地回望了一眼爷爷,说:那年我才18岁,什么都没有想,就是感觉这个伤员高高大大的。头一次给他换药时,他不让我换,让我找男护士来。我说他,老封建,我都没有不好意思,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主持人问:爷爷的伤在身体什么位置?
爷爷不好意思地说:小日本的炮弹皮也不长眼,炸的不是地方,是大腿根这里。
奶奶说:他伤好回了部队。没想到两年后,他再次负伤又落在了我手里。他那时已升任副师长,我喜欢听他讲战斗故事,但从没向感情这方面想。他装着闲聊天,问我的家事,还向别人打听我有对象没有,他对我早有想法了我却不知道。他的伤快好时,去找了我们院长,院长找我谈话,说要给我们当介绍人。我说,我还小,不想这么早找对象,再说,他比我大十多岁。院长劝我,说他是功臣,和他在一起是你的光荣。你们先处处,好了继续发展,谈不来再说。从那,就再没逃出过他的手心。
主持人说:听说爷爷对奶奶还有昵称,是吗?
爷爷说:从认识她,我一直叫她闺女,一直到现在。
奶奶说:年轻时他识字不多,让我教他,他喊我闺女老师,你说,这是什么叫法。
主持人:是没人的时候这样叫吧,爷爷喊奶奶闺女?
爷爷说:不是,在儿子女儿、孙子孙女跟前照样这么叫,在外人跟前也这么叫,就兴你们年轻人亲爱的、宝贝、心肝什么的肉麻地叫,不兴我喊声闺女!我们这称呼多朴实。
台下观众有人笑出了眼泪。
主持人止住笑说:奶奶这么显年轻,都是将军爷爷叫的。
奶奶的脸也笑得像一朵花,动情地说:跟了他,我这一辈子也值了。我出身不好,家里是大户,后来划为了地主。谈对象时,我给他挑明了的。他不在乎,说:就喜欢你这一个人。文化大革命时,我因成分问题被送到安徽芜湖劳改,我怕他受牵连,提出离婚,他死活不同意,最后真受我牵连,他去了江西五七干校……
将军爷爷轻轻拍了两下奶奶的肩膀,掏出手绢去给老伴擦眼泪,把嘴凑到老伴耳根,小声说:闺女,咱不哭,你心脏不好,医生说,不能激动,这样有危险。
这一时刻,主持人连同许多观众都流下了感动的热泪。
奶奶使劲点了下头。两双青筋盘根错节的手,紧紧地,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台下响起经久不息的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