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块月球送情人_伤感爱情故事情感故事6

  买块月球送情人_伤感爱情故事

   刘洪刚今年四十五岁,开了一家塑料制品厂。前些年爱人得乳腺癌病故。

   人说四十男人一枝花,何况他还是一位款爷。亲朋好友给他介绍了不少于一个排的靓女,可他一个也没有相中。不是他不知天高地厚,原来,在和她们交往中,发现这些女郎都是冲着他的万贯家产来的,于是毫不犹豫地与她们断绝了来往。亲朋好友见他财大气粗,找对象太挑剔,索性都不抻这茬了,有本事自己找吧。

   还别说,他心里还真念着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他的助理,李淑贤。

   也许有人会问,这李助理一定是位才貌出众的摩登女郎吧?如果看一眼就明白了——那才不是呢。这李淑贤既不年轻,也谈不上漂亮。她今年四十三岁,有个儿子叫安然,五年前丈夫病故,从此与儿子相依为命。人们也许会问,这刘洪刚是不是缺心眼儿?凭啥那些黄花大闺女不要,而偏偏看上了半老徐娘的李淑贤了呢?

   刘洪刚一点也不傻。李淑贤对工作兢兢业业,对他忠心耿耿,平日里对他的生活也照顾得无微不至,他从她身上看到了他已故爱人的影子。为感激她的付出,他发给她丰厚的奖金,但她都婉言拒收。刘洪刚见用金钱难以打动李淑贤的心,便想用现在年轻人征服女人的做法去打动她。比如,每次出差回来,都给李淑贤捎件时髦的服装,化妆品或是金银首饰。然而,李淑贤都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刘洪刚是位款爷,又懂得讨女人欢心,李淑贤却屡次拒绝他,是不是有什么说不出的事呢?

   其实,李淑贤拒绝刘洪刚的示爱是有理由的。她认为,刘洪刚是那种为富不仁的大款。比如,上级组织募捐救济贫困地区的活动,他从来不参加,也从来不捐款,职工有困难向他借钱,他从来不借,并多次说他不是慈善家,他只是一个商人。这使李淑贤很失望,她认为,嫁给这种自私自利、毫无爱心的人,自己是不会幸福的。当然,她也从内心期盼着有一天刘洪刚能转变思想,唤醒爱心,那时她会欣然接受他的爱。

   李淑贤也曾多次批评刘洪刚各方面都好,就是缺乏爱心,而刘洪刚却很不以为然。他认为,所谓的爱心,就像天空中虚无缥缈的彩云,看得见,而摸不着,与他的切身利益毫无关系。他始终坚信,凭他对她的真诚和他经济上的优势,总有一天她会转变对他的看法,会爱上他的。

   这天,刘洪刚走在人来人往的步行街上,一位散发广告的小姐来到他跟前,递给他一份彩色广告宣传单,热情地对他说:先生,我是‘环宇’公司的推销员,我公司是美国‘环宇’公司的分公司,公司正在面向大众销售月球上的土地,您不想买块月球送给你的家人或情人吗?

   刘洪刚随口问道:怎么个买法?

   小姐说:我公司刚开始销售,价格特别优惠,每平方米仅售一百元。

   刘洪刚信口道:太贵了。

   小姐说:先生,不贵的。您想想,现在我们的楼房一平方米贵的都达到万元以上,最便宜的也得几千元,而我们的月球每平方米才一百元。

   刘洪刚说:小姐,你说的没错,和楼房相比,你卖的月球也够便宜的了。可小姐想过没有,即使我买下整个月球,还不是一句空话吗?我能上去住吗?

   小姐说:先生,您说的没错。您现在不能上月球,可并不等于您以后不能上月球。现在科学飞速发展,在不久的将来,先生一定能登上月球的。现在不是有人已经登上月球了吗?最重要的是,我公司推出这个项目,就是为那些有爱心的人提供一个表达爱意的方式和机会。先生,您说我说得对吗?

   刘洪刚回到办公室,坐在老板椅上,一边呷茶,一边看广告宣传单。他决定花一万块钱买块月球送给李淑贤,以此表达自己对她矢志不渝的爱情。

   恰在这时,李淑贤走进来,刘洪刚马上起身将宣传单递给她,说想花一万块钱买块月球送给她,希望她能接受。

   李淑贤看罢宣传单说: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像这种卖月球的荒唐事你也相信?你还能到月球去住?这不是纯骗人的鬼把戏嘛。

   刘洪刚说:还是销售小姐说得好哇。到不到月球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环宇’公司给有情人提供一个示爱的机会,请你千万不要拒绝我的美意。

   李淑贤沉思片刻,说:既然你对我如此有情,我就破例接受你的馈赠。不过买月球的钱你要交给我,我要挑块好地方买。

   刘洪刚高兴地说:只要你能接受我的这份心意,钱就交给你。说罢,从皮包里取出一沓百元大钞交给李淑贤。

   一个礼拜过去了,李淑贤也没把买月球的发票交给刘洪刚。刘洪刚想,肯定是李淑贤把这一万块钱给上大学的儿子交学费了。这李淑贤也真是的,属毛驴的,牵着不走,赶着走。就说去年吧,他儿子安然考上了大学,他一下子送去一万元,可她贵贱不收,在他一再坚持下,她才象征性地收了一千元。如今没钱了,这买月球的钱她倒收下了。刘洪刚这样猜想着,打心里不高兴。既然爱她,就不应怪她。他决定,再给她送去一万元免得她以这种方式收他的钱。

   星期天,刘洪刚开着车驶往李淑贤家,到了劳务市场前,忽然发现李淑贤的儿子安然正和一帮人厮打在一起。只见一个彪形大汉朝安然打了一拳,鼻子都被打破了,鲜血直流。

   刘洪刚见此情景,马上下车,赶过去拉开了那帮人。原来安然为了抢活儿,和那帮人争执起来。刘洪刚劝走了那帮人,掏出手帕递给安然擦去血迹,然后对安然说:你一个大学生,不在学校好好读书,跑到劳务市场抢什么活儿?

   安然说:今天是星期天,我想抢活儿干,挣学费。

   刘洪刚大为不解地说:你妈妈没给你交学费吗?

   安然说:我要自己打工挣学费。

   这时,刘洪刚从皮包里掏出一沓钱递给安然说:这是一万块,够你一年的学费了吧?不够叔叔再给你。

   安然将钱挡回去说:我和你一不沾亲二带故,凭什么要你的钱?

   刘洪刚说:你这孩子,真不会说话。你妈妈在我厂干了那么多年,对厂子贡献很大,眼下你们有困难,我帮一把还不是应该的吗?

   安然说:谢谢你的好意,但我还是不能要你的钱。对不起,我要抢活儿去了。说罢,朝一个顾主跑去。

   刘洪刚来到李淑贤家,见她正在脚踏缝纫机,为一家鞋厂加工碎布料,挣加工费。

   刘洪刚说:淑贤,买月球那一万块钱还不够安然的学费吗?干吗还要让孩子到劳务市场找活儿干?钱不够,我可以再给嘛。

   李淑贤说:你是不是以为我拿你一万块钱给儿子交学费了?实话告诉你吧,那一万块钱我一没去买月球,二没给儿子交学费。

   刘洪刚说:那你把钱干啥用了?

   李淑贤说:我捐给一个贫困大学生了。

   刘洪刚一听,顿时火儿了:你有病呀?那钱是我以给你买月球的名义给你的,我本以为你会给儿子交学费,没想到你竟拿我给你的钱去帮助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还让儿子打工挣学费,你傻不傻呀?

   李淑贤说:我不该拿你给我的钱去帮助别人,不过那钱我会还给你的。从今以后,你可以每月从我的工资里扣。

   刘洪刚仍喋喋不休地说:这不是还不还钱的事,那钱是我情愿给你的,你有支配权。可我不明白,你这样做到底为啥?到底图个啥?

   李淑贤说:别人有困难,我们帮一把,有什么错?

   刘洪刚说:你帮人没有错,可你有这个条件吗?要帮人我不会帮?用你帮?

   李淑贤也火儿了:不就是拿了你一万块钱嘛。我说过,那钱你可以从我的工资里扣。

   刘洪刚气恼地说:这不是扣不扣钱的事。你有困难,我绝对帮。不瞒你说,我怕那一万块钱不够用,今天特意再给你送一万块。照你这样做,我这钱还能给你吗?我不能让你拿我给你的钱去做那些毫无意义的事。说罢,夹着皮包气哼哼地走了。

   过了几天,刘洪刚收到一封来自东北农业大学的来信,他漫不经心地打开了来信。

   尊敬的李叔叔:

   您好!我是东北农业大学大一的学生,我叫林娟,我出生在大西北一个贫困的小山村。十年前,我家分到当地政府发给我们的衣物,这些衣物都是滨海市民捐给我们的。有一天,我穿上一件衣服,下意识地一掏衣袋,竟掏出一张纸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