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同桌

  曾经的同桌

  简介: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之间的友情已然不复,沧海桑田,物是人非,也许是互相间的感情本不深厚吧。 **********************冀凯杰是我初二时的同桌,也是我的知心好友,我们有共同之处,所以成为同桌后很快就熟悉了。那时是冬天。他每天是骑辆旧式的自行车来上学,家里距学校不太远,但总会迟到,他穿着件大他身子几号的旧衣,本就瘦小的身子更显羸弱,并且他的皮肤有些发黄,大概是营养不良造成的吧。课间空闲,我与他习惯扶在教室外面发旧的栏杆上,眺望远方,谈天说地;上课有时也会,因为我们俩根本听不懂老师在讲什么。到了初春,我望着窗外绿油油的麦子。上课无趣,使我天真的幻想着,假如出现怪兽,它将学校这一亩三分地破坏掉,该是件多么美妙的事啊!我将这可爱的想法说给他听,你说是不是?他似也有同感的点点头,却不禁想到,如果怪兽真的来了,我们怎么办?怕什么,大不了我化身奥特曼来拯救你……当时我正在崇拜奥特曼,所以才有此番话语。我时常会欺负他,如比力气显示我的力量大,这时我便会产生种自豪感,或者突然打他一下,我们互相对着打。我和他在一起打闹说笑中觉得学校的生活还是可以的,起码不至于以前那样无聊的要命。可惜,好景总不长,后来的一次调座位,我与他便分开。初三,我又与他分到两个不同的班级,只能课余时凑在一块谈笑了。我在初三没什么朋友,又感读书的日子苦闷,只得课堂上或睡或乱想。中考过后他没考上,去读乡镇的一所职业高中,后来见到他时,他比以前壮了些,也高大了,这时留的是长发,看上去更成熟了。不似我记忆中那般瘦弱。临别前我留了他的QQ便与之匆匆分别了,因为我要等的公车过来了。我事后曾想,即使错过了公车何妨?他似乎很少上网,我在QQ没见。有时,他的身影会浮现在我脑海,如电影般的,场景一幕幕划过……秋日初相见:你叫啥,家是哪儿的?冀凯杰,冀尹固村。你呢?入冬已交心:你手怎么这么凉?天冷,路远,手套又薄……邂逅在此时:你现在干什么,上学,还是在家里……把你的QQ给我说说…………车来了……我正谈着自己现在的生活状况,杰忽然开口说。这车,我在这儿等这么长时间不来,竟然……错过了这趟,中午可就回不了家。那就这样吧,我现走了。我匆匆地说道,于是上了公车。走好!上了车,透过车窗,我与他的距离愈远,公车向前驶进,他身影渐渐模糊了。又是冬天,十字路口的风有点冷,他与他的自行车在我视线里不见了踪迹。后来终于在网上看见他的QQ上线,我急忙发过几句话。他过会儿回复到,最近工作忙我们有空再聊吧。一次有空,花了半天时间,写封我与他之间发生的有意思的事情的电子邮件。翌日,我收到了他的回复,那时他也正在线上,我趁机畅谈一番,不料,他又以加班困要睡理由拒绝了我。登时有些恼怒,我费劲写篇文章再手打传到网上容易吗,你不过是困而已,晚睡片刻会怎样……滚——我终是忍不住心中的怨愤。以后,再在网上见到他却常是非本人之类的话语,不知是真是假。即使再后来,我与他能在网上聊上几句也感觉之间的友情已淡,今年春节本打算到他家拜访,但怕陌生导致的尴尬,终是不敢动身。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之间的友情已然不复,沧海桑田,物是人非,也许是互相间的感情本不深厚吧。[这篇文章其实早就写了,只是看着不舒服,限于当时写作的水平太低,连读都读不通,趁今天有空就拿起来做个小手术,算是聊以自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