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个数字和一枚硬币

  七个数字和一枚硬币

  一第一次见你,是在大一军训休息时。2005年9月的南昌,大地像要冒出火来。烈阳下两个小时的石雕军姿之后,几乎没人不叫苦连天。大一所有新生都挤在那几棵树下半死不活。只有你,叽叽喳喳不说,还跑到操场正中跳起芭蕾舞。全场两千多人,没一个不目瞪口呆。我旁边几个男生的嘴巴,惊讶得足以塞进一个拳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人群里才有了点声音。谁啊?真丑!这是男生还是女生?这哥们儿是想自杀吗?不知是你没听到,还是你故意耍宝,你硬是站在中间自哼自乐地跳完了一整段芭蕾舞。就这样,你出名了。后来,军训结束,你几乎每天都跑去操场打篮球,和一帮大汗淋漓的男生混在一起,鬼喊鬼叫。也是因为这样,我们可以经常见面。你很喜欢加入我们球队跟我们一起打。可惜,整个球队里面,就属你的球技最烂。过人,上篮,抢板,你没一样行。但偏偏是你最拉风。你的声音尖锐而又嘹亮,似乎可以把耳膜都刺破。就因为你声音大,分贝高,又站在球队里指手画脚,所以很多人都误以为你是我们的队长。看吧,你把我的风头全都抢了。我忘了长颈鹿这个绰号是谁给你取的,反正一说,大家都百分百同意了。你那么爱出风头,不是长颈鹿是什么?二虽然我们天天见面,但我话不多,因此,我和你其实并不算熟。可你偏偏每次周末逛街都要拉上我。有几次我不去,你竟然用刀把我的篮球给扎破。天,你知道吗?那是我从学校体育室借来的篮球,一个怎么都得好几百元。没办法,我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跟着你去。有时,我觉得你是故意。你明明知道球队里的小光头喜欢你、中意你,可你偏偏不搭理他,要招惹我。搞得小光头再也不把球传给我,为此输了好几场比赛。奇怪的是,球队里的人都不怪你,反而把你当成好兄弟。那模样,那关系,似乎比跟我都还要铁。有时,我真想向你讨教讨教究竟是什么方法可以把这帮混小子弄得如此服服帖帖。大二那年的迎新篮球赛,我们都建议你别上场,因为你是女生,一来容易被觉察,二来身子单薄,很容易被撞伤。你不听,自己一个人跑到市区剪了个小平头不说,还搞了几张纹身纸贴在脸上假装霸气。回来之后,全队的人都傻眼了。结果如我所料,你被物电系的一个大男生来来回回地撞翻了好几次。我们也弄不明白为什么那男生要一直盯着你,都以为他跟你有仇。小光头急得团团转,三番五次要你下场,让替补上来。你不干,气势汹汹地又跑到球场中去了。最后一个决定胜负的球被那男生抢走了,要命。就在那男生准备跳跃投篮,而我们觉得必输无疑的时候,你飞身朝他脸上来了一记勾拳。天天锻炼,你的气力小不到哪儿去,再加上人家毫无防备,自然被你打了个马后仰,鼻血乱涌。结果,整个球场的人当时就疯了。两个系的人为此差点儿没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