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为一段真正的感情活一次情感故事4

  我想为一段真正的感情活一次

  我知道,我这个年龄不再是谈情说爱的季节了,可是,我也想有自己的生活。同一个厌恶的人在一起,身心俱疲。我愿意做江明的贤妻,可以没有资格,女友们都觉得我疯了

  口述:曼菱 46岁

  我成了丈夫的交际手段

  儿子上中学那年,丈夫下岗了,拿到了十来万的买断工龄的费用。这笔钱是我有生以来看到过的最大的一笔钱,我知道不能轻易动用,可是,丈夫执意要去投资。那段日子,他交了一些所谓生意场上的朋友,学会了喝酒、搓麻将。偶尔他也要求我穿戴齐整,同他一起出去应酬。有时候,望着镜子里穿着薄纱连衣裙上了淡妆的自己,我都觉得,这才是理想中的自我!

  丈夫和我都没想到,在那个圈子里,我,居然很受欢迎。有一次同他的几个朋友一起吃完饭回家,他看我的眼神非常新奇,说:没想到,你还是美女嘛。

  他也发现,有些场合,只要我肯陪他的生意伙伴们饮上几杯,谈事情就顺畅很多。就这样,我从家里的饭桌,跟着他走上了生意人的餐桌。

  周生是丈夫朋友的朋友,加拿大籍,这次回来说是要来找点商机。我们一起吃过几次饭,他对我的好感显而易见。丈夫意识到了这一点,暗示我说:看来我们家要过好日子要靠你了。老婆,只要是为了这个家,你做什么样的牺牲我都理解。带着那种奇怪的牺牲精神,我同周生交往起来。一起吃饭看电影,借着做生意的名义。我们一起去近处旅游过几次。我做的一切,丈夫都知晓。我告诉他每次出门我们都是开两间房间。从那个时期开始,我负责了家庭的开销。

  周生年近60了,但整洁、斯文和温和,他主动允诺,过几年就帮我办移民。我甚至幻想,如果一切顺利,我的儿子将来也可以变成一个老外。我们不用为买不起房子找不到工作而烦恼。这样想着,同周生在一起时,我就会愉快很多。

  可是,令我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在一次杭州出游回来,他消失了!他在回到温哥华之后给我来了一个电话,说大陆生意难做,他想了半天还是回去了。关于我,他没有任何交待!冷静下来想想,他原是不需要对我有交代的。我,只是他在本地的玩伴。分手之后的那段日子,我觉得羞愧无比、无地自容。他这么一走,仿佛给我一记狠狠的耳光。

  更令我想不通的是,当初口口声声说是理解我支持我的丈夫,自己居然也有了女朋友!但我,已经失去了指责他的资格。

  夫妻感情算是差到极点了。有时候,他会当着我的面给女朋友打电话。他看我的眼神充满了示威和挑衅。在哭过很多次之后,我知道了,所有的辩解其实都是没有用的。这个失败的人不过是在我的屈辱里享受他作为男人的自尊。鉴于家里的经济情况,我们只能选择相依为命。我们一直想申请一套经济适用房,而申请条件中有一条是家庭成员必须在两个人以上。没有爱,没有钱,没有去处。日子过得漫长无助,简直就像死了一样。

  改变我人生的爱情

  江明的出现,改变了我晦暗无边的人生。

  我们在中学的同学会上重逢。那个晚上,他就围着我一个人说话。所有的人都拿我们开玩笑,可是他一点也不尴尬。聚会终了,他还提出送我回家。坐在车里,春天的夜晚,湿热的空气交杂着温润的花香,他不停地逗我说话,临分别的时候,还紧紧地抱了我一下,说:今天这个聚会,我是为了你才来的。你,是我的梦中情人。

  那天晚上,我睡不着。梦中情人,我这个被生活弄得几乎感受不到生之乐趣的女人,居然是一个男人的梦中情人。这,让我觉得兴奋!

  第二天,他就来约我,我们去了朱家角。黄昏的小镇,游人散尽,暮色下的小桥流水人家,美得似梦似幻。我在本地生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来不知道上海附近有这么一个地方。我们在一家小饭店吃饭,看着太阳一点一点落下去,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忧伤,怕这么美好的时光转身即逝,怕这个人离开我远去,从此又将回到没有一丝光亮的生活中。

  那一次别后,我们心里都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我敢说,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强烈地思念和渴望一个人。江明告诉我,同我在一起是他多年前就有的梦想。如果,我过得好,他就祝福我,如果我过得不好,他发誓要拯救我!这样的话,令我感动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他不是什么有钱人,但他还是下决心为我在近郊租了一套房子。我每天的工作就是等待他的到来。我会像一个年轻的女孩一样,从睁开眼睛就盼望、等待。每天,我都会精心为他准备不同的早点。吃过早饭,他去上班。我就开始买菜,准备午饭。他准12点来吃午饭。午后,他会在我这里稍微休息一会儿,再去上班。其实,自从与丈夫关系恶化之后,我都好久没有心情下厨了。同他在一起,我又有了做主妇的心情。原来,与所爱的人在一起,平淡的生活也会有光泽,琐碎的家务也会变得有趣。

  对于我来说,最难熬的就是周末那两天。那两天,他得在家里陪着家人。那两天,我没有心思做饭没有心思逛街,我会时刻紧盯着手机。他总会抽出空当儿给我打一个电话。有几次当他问我好不好的时候,我觉得眼泪要夺眶而出了。同他在一起的日子是我一生情感最圆满的日子,可是,我怎么时不时有想哭的冲动?据他自述,妻子身体不好,脾气很暴,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在一起了。他说,与我在一起的日子是他这辈子最最舒心的日子。我不嫉妒他的妻子儿女,能同他成为一家人那是他们的福分。我的福分只是能够重新拥有他而已。我一点也不想伤害他,破坏他已经拥有的一切。

  有一天,他在我这里吃了午饭,心满意足地对我说,回家又要吃她做的像路边滩上的小菜了,想想就没劲。我不敢要求他留下来,我说过,破坏人家家庭的事情我是不做的。自此之后,我每天都会多做一些菜让他带回家。他告诉我,女儿喜欢吃我做的醉鸡和葱烤鲫鱼,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菜了。我心想,如果她知道我同她父亲的关系,恐怕恨不得把这些菜都扔了吧?

  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最近,我们的经济适用房批下来了。可是,我一天也不想同那个男人在一起!我想离婚。我可以什么都不拿,唯一的要求就是房子将来必须归我们的儿子所有。丈夫不同意,他说,这些年,我们也折腾够了。有了这套房子,我们也算为儿子留下一点东西了,接下去就该好好过日子,不能给孩子树坏榜样了。他向我保证,同以前的女朋友断绝往来,让我们一起好好过日子。可我,已经不是当年的我了。我,回不去了。看到这个男人,我就会想到所有不愉快的往事。我厌恶他!

  我告诉江明丈夫要让我回家。原以为他会伤心,会恳求我留下啦。没有想到,他居然说,回去也好,我们租的房子正好快到期了,我也不准备再租了。你回去了之后,我们还是可以在一起的。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就是那个我深爱的男人对于我的回应?我不相信,不相信他真会对我如此绝情!但事实正是如此,江明第二天来帮我收拾房间,整理衣物。我的眼泪簌簌地掉下来。他装作没有看见,只是一遍一遍地告诉我:以后你一定会感激我的!

  没有钱没有任何可以收留我的地方。我,只能搬回了自己的家。丈夫倒也如他所允诺的那样,老老实实呆在家里。两个没有感情的人互相面对,对于现而今的我来说,是一种深深的折磨。我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江明的手机关机,打电话到他家里去。听到的消息是,他住院了。他女儿告诉我,爸爸的问题有点严重。我心急火燎赶到医院,看到他微闭双目在吊水。他的病床边坐着一个女人,看起来比我年轻,完全不是江明描绘的那种样子。我的出现,显然让江明大吃一惊。我只说是来看住在隔壁病房的亲戚,没想到走过来的时候看到你也住院,那么巧。他的妻子并没有起疑心,是的,她不会对我这个看起来比她憔悴比她老的女人起疑心吧。我宁可相信,江明选择离开我,是因为他不想给我任何负担。病房里,我们几乎零交流,他的妻子成为他的代言人。他住院一个星期,但她对那些医学术语已经掌握的那么娴熟。他妻子送我出来的时候,显得很担心,她告诉我病理报告还没有出来。

  回家路上,我觉得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我算什么?我愿意做江明的贤妻,可以没有资格。重新回家做丈夫的贤妻,我做不到!

  心里纷纷乱乱没有着落。江明在病床看我的眼神如此平和,平和得仿佛我们从来不曾相爱过。我真想告诉他,为他,我愿意做一切。我愿意做他的妻子为他做的一切,只要他给我这个机会!我甚至有一个冲动,离开家,等待他,我愿意照顾他陪伴他。我甚至想重新出去租一间房间,他来了,我等他我服侍他。他不来,我也乐于过一份清静的日子。女友们都觉得我疯了,可是,再同丈夫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彼此的存在都令对方想起彼此的不忠,我觉得我也快疯了。我该怎么办呢?

  编后语:曼菱的人生好像倒着在过,应该恋爱的年龄,她没机会。应该享受天伦之乐的季节,她陷入不可自拔的恋爱。不合时宜的感情让人心痛,也让人沉思,注定是没有好结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