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不及相爱

  来不及相爱

  一抹淡淡的晚霞染红了西边的蓝天,落日的余辉洒在古老的牌楼上,给黄昏的苏城增添了几许妩媚。总会有人留恋在这样的美景中不愿离去,可也有远去的脚步难以挽留。风中,总有动人的故事在流传,仿佛一首哀婉的歌……杰独自漫步在夕阳下的苏城中学,校园里空无一人,看着身边熟悉而陌生的景物,回忆如潮水,汹涌而来。杰至今也无法忘记在这里初见玉的情景,那是杰第一次怦然心动。杰从小生长在距苏城十多华里的小村子,到城里中学读书是最让他头痛的事。不是杰学习不好,害怕读书。杰的成绩一直很突出,虽然他很少把心思用在学习上。可是他更爱旷野的风吹拂自己的身体,更喜欢聆听小鸟的叫声,大自然里的一切都在呼唤着他。为了他不爱读书,爹妈没少发愁。若不是好友青总是拉着他一起学习,杰心中那对不安分的翅膀不知会把杰带往何方了。城里的学校在他的心里简直就是牢笼,他是在青的督促下走进教室的。当杰垂头丧气地走到老师安排的座位时,一张灿烂的笑脸驱散了他心中的愁云。嗨!你好。认识一下,我是玉,你呢?玉的热情让杰有了春天般的感觉。眼前这个女孩子虽然长得并不漂亮,可青春的活力与洋溢的热情使她绽放出光彩。杰很庆幸,有这样一个同桌,至少今后的日子不会枯燥。他不禁得意地隔着玉向已经坐到邻座的青吐了吐舌头,稳重的青看到杰顽皮的样子笑着摇了摇头。杰和玉的性格十分相似,都很顽皮、爱捉弄人,又都不爱学习,仿佛同老师有几世冤仇。可他们的学习成绩又都很好,所以没有哪位老师舍得难为他们。两个人很快就混熟了,杰的机智与玉的爽朗总能爆出精彩的亮点,而青是最忠实的观众。玉凭着善良与热情也很快适应了新的环境,和同学们打成一片。谁有困难她都热心相助,无论人家是男是女,她永远站在弱势的一方。她的豪爽竟让许多男生忘了性别差异,和她称兄道弟起来,甚至于在背后给她起了个绰号:大侠。这样的称呼,在那个年代其实不完全是褒义词,有时候也用来形容一个人傻气。可当酷爱一切武侠小说的玉听说了自己的这个称号,竟然很开心。她认为这就是朋友们对于自己的认可,爱做白日梦的她从此以后又多了一项神游太空的理由。她幻想自己真的成了行侠仗义的一代宗师,偶尔在语言上斗不过杰的时候把他抓过来暴打一顿,来圆自己的武侠梦。由于玉处事公正,同学们都信赖玉,有纠纷找她评理,有困难找她相助,甚至于有些比她年龄大的同学也把她当做大姐。不过,也有人例外。不知从何时开始,听到玉没心没肺地哈哈大笑,看到她在同学们、特别是男同学当中那样受欢迎,杰发现自己的心里不知何时起竟有了酸酸的感觉。杰很惊恐,他明白自己心中有了这个年龄不该有的情愫。情丝牵绊的他日渐沉默,学习成绩也下降了。青的家住在杰的邻村。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北方农村,教育水平还不发达,青的村子没有小学,青只好到杰的村子读书。性格内向的青常常受到同学的欺负,杰总是为他抱打不平;而青也总能及时地拦住杰贪玩的脚步,和他一起学习。几年下来,两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青清楚地看到了杰的日益深陷,焦急的他总在上学的路上劝导杰,早恋的害处不知讲了多少遍。可所有的语言都是那样苍白无力,因为青自己的心里也起了波澜。精力旺盛的玉闲来无事也把青当成了捉弄搞笑的对象,不是往青的书包里塞些废纸,就是在青的本子里洒满橡皮屑。让玉失望的是青总是不动声色地收拾好书包,从不象杰那样奋起还击,玉也就没了玩兴。不过,在玉拿杰练拳的时候偶尔也会波及到身边的青,玉不知道,青身体在躲闪,心灵在煎熬。其实,青何尝不想和玉共同欢笑?可内向的他本身就不善于表达,又知道杰已经深情暗许,为了不影响多年的友谊,他只好把一切都藏在心里。面对青的劝阻,杰有些无奈,他何尝不想收回自己的心?可是他真的做不到啊。终于有一次,在回家的路上,青和杰谈崩了。你要我怎么说你才能明白?这样下去你的一生就毁了!青焦急地低喊。杰无助地望着青,叹息着:那我能怎么样?我真的放不开她呀。放不开也得放,抛开你这是早恋咱不说,你还是单相思。你们根本就不可能,人家是城里姑娘,你是乡下小子,她能看上你吗?情急之下青终于说出了自己心中盘旋已久的疑虑。其实这也是一直困扰杰,让他不敢向玉表白的缘由。可是倔强的他不肯承认,他恼怒地推开了青,喊了起来:还说是好兄弟,也不帮我。你像块木头一样,懂得什么是感情?青的脸一下子涨红了:谁说我不懂?你以为就你一个人喜欢她吗?可我不会傻到像你一样不自量力!青转身跑开了,留下杰独自一人愣在那里。从此以后,杰和青再也没有共同踏进过教室,青甚至转到外班去读书了。玉对于这一切毫不知情,她为这样一个忠厚的兄长离开而遗憾,可是追问原因,青和杰都不肯说。玉其实是一个不幸的女孩子,很小的时候她就失去了母亲。熟悉玉的人都有奇怪于她怎么能有这样开朗的性格,没人知道玉有怎样的坚强。玉深深知道孤独伤心的滋味,所以她渴望有家的温暖,更希望人人都快乐。她用自己的开朗与豁达感染着身边的人,全不知自己的一路欢笑竟有偌大的杀伤力。没有妈妈的她也没人给她讲解女孩儿家的忌讳,所以她傻傻地以为男孩儿皆兄弟、女孩儿皆姐妹,只是一味赤诚待人。杰的沉默与改变终于被后知后觉的玉发现,她很是为杰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而惋惜,可是她还是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终于,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玉收到了杰的情书。手捧着厚厚的一沓信笺,玉仿佛捧着杰滚烫的心。杰已经豁出去了,既然心中的火煎熬得自己难以忍受,何不一吐为快?杰写得一手好字,从那天开始他每天为玉抄写爱情诗歌,和他的爱情宣言一起,连续不断地送给玉。蕾儿,……看到傻乎乎的自己竟被杰神化成含苞的花蕾,玉真的懵了。玉没有哥哥,她在心里一直把杰当做哥哥。虽然她也感到杰在自己的心里是比别的同学亲切,可她还只是个单纯幼稚的小姑娘,从未想过会有人爱上自己。玉的朋友很多,可事情还关连着杰,她真的不知道该把这恼人的心事向谁倾吐。玉很了解杰执着且好强的个性,若是拒绝,一定会深深的伤害到他。可玉也知道早恋的害处,她怎么也不愿意让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和自己一起误入歧途呀。苦思冥想了一个星期后,玉终于做出了一个她自以为高明,其实非常幼稚的决定:她接受了杰的追求,条件是杰要和她一起努力,考上大学。玉单纯地以为,只要自己不拒绝杰,两个人就会静下心来好好学习,等到考上大学后她再告诉杰自己真实的想法,告诉他自己其实一直都把他当成哥哥。可年少的玉不明白,这就是一个承诺、一个约定,她必须时刻遵守。虽然杰对玉的承诺欣喜若狂,可他的心思都放在玉的身上,今天忙着为玉做精美的卡片,明天又把自己挑选的爱情歌曲录成盒带送给玉,后天……。总之他总有新的花样,他在想尽办法向玉表达自己的深情,再也无法安心学习了。而这个承诺也象枷锁一样禁锢着活泼的玉。每当玉在一大群男女同学中间嬉笑打闹时,蓦然回首看到杰黯淡痛苦的神情,玉的心也落回低谷。青的班级和玉相邻,玉偶尔也会去看看。一天中午,玉跑去看青,正巧杰也在,心无芥蒂的玉笑着让青给自己唱歌。青答应了,正当两人低头找歌词的时候,杰悄悄地走了。手捧着一大本青手抄的歌词,耳边响起青悠扬的歌声,可是玉的心都不知跑到哪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