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场南辕北辙的青春伤痛

  那场南辕北辙的青春伤痛

  那时他读高一,正是脑子里充满幻想而不知天高地厚的年纪,对什么都充满好奇,对什么好像又都满不在乎。校园里情窦初开的男生开始在课余勾肩搭背,为校园里貌美的女生排名次,也就是在那时,他知道了甄靓的名字。甄靓长得真的很漂亮,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长长的腿,走起路来像小鹿在跳跃。她被那帮闲得无聊的男生评为一号校花,可谓当之无愧。甄靓的名字在男生的嘴里像青蛙一样跳来跳去,时间久了,也跳到了他的心里。第一次对她有心动的感觉,是学校举行的一场排球比赛,身着短衫短裤的她四肢修长、动作优美,她的每一次击球都会引起男生们的惊呼!就这样,玫瑰花的种子在他心中一点点发芽。暗恋在心中像麦苗一样生长,有时候,爱情真的是一种力量,一向内向的他开始大着胆子打听有关她的信息。就这样,他知道了甄靓的一些情况:她的父亲是另一所中学的校长,每个周末她都会骑脚踏车回家。终究是胆怯,他约了一个同班好友,尾随她回家,期待着和她在路上会有故事发生。那一次,不知为什么,她没有骑单车,而是一个女同学骑着脚踏车带着她。路程过半,跟在她后面的他如果继续等待,那么与她搭讪的机会就会白白溜走。他深呼吸了一口气,调匀自己的呼吸,独自加速冲了上去。没想到她竟然跳下了车。原来那个女同学的家到了,剩下不长的一段路她要自己走回去。真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赶上前去说:你好,是回家吧?我捎你一段吧!她抬眼与他相望的刹那,天使般洁净的面孔与秋水一样的眼睛令他惊叹不已。也许是看他面相老实,她并没有拒绝他的邀请,坐在了他的后座上。她的存在不但没有让他感觉到负载的沉重,反而好像给脚踏车加了个马达,他豪情万丈骑得像风一样。你也是我们学校的吧?她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犹如琴弦拨动。你认识我吗?他很惊异。是啊,我知道你,你的歌唱得挺好的!幸亏没有和她面对面,他一阵脸红。我还看过你的文章,你的文章写得真好!下一期的校刊会发表出来。你是文学社的?是啊,你为什么不加入文学社呢?她的话让他无以应对。虽然他的作文优秀,但由于他在班级里综合成绩一般,所以文学社毫不留情地把他拒之门外。我知道你的名字,你叫张富贵对吧?有机会多给文学社投稿。他再次感到一阵羞愧。早就想换掉爹妈给他起的这个土得掉渣的名字。怎么也想不到,甄靓对他的了解竟比他了解她的还要多。胡思乱想中,她突然跳下了车。我的家到了!谢谢你!她与他道别。目送着她的背影消失,他才怅然若失地原路返回往家赶。回到家中,他感觉和甄靓的这次亲密接触就像是做了一个美丽的梦。原以为再见到她时会有朋友般的熟悉和默契。没想到相遇后,彼此都是浅浅一笑,或是第三者都觉察不到的点头。这种蜻蜓点水似的问候,让他感到非常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