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停止舞蹈的蝴蝶情感故事

  无法停止舞蹈的蝴蝶

  1

   秦宣痴痴地看着舞台上的芳菲,她纤细完美的秀腿在灯下发着迷人的光泽。那对软软的红色舞鞋,就像一对翅膀,带着芳菲在水银灯下翩跹起舞。音乐慢慢停止,芳菲挽着红舞裙轻盈地鞠躬,台下掌声如雷,无数雪亮的闪光灯把她点缀得仿佛仙子。芳菲笑得那样灿烂,可秦宣依然看到了她眼中一点闪亮的泪光。

  后台,芳菲伏在秦宣怀里轻轻地啜泣,一会又仰起头亲亲他:亲爱的谢谢你,没有你的爱和鼓励,我不会有今天的成功,我爱你!

  晚会结束了,秦宣在众多男人的艳羡中挽着芳菲翩然离去,他早就准备好下一个惊喜的派对,为心爱的女孩儿庆祝今天来之不易的成功。在这座全国著名的大剧院演出独舞,是多少舞者都梦寐以求的。芳菲二十多年醉心舞蹈,今天才算美梦成真。这一切,都离不开秦宣的支持。从两人相爱的那一刻起,秦宣就下定决心帮芳菲完成这个愿望。他放下自己的工作,带着她拜访最著名的老师,结识最棒的编舞。不管演出还是比赛,秦宣都一直陪在芳菲的身边。事实上,当初爱上她,就是因为从来没有一个女孩这样热爱一种艺术,热爱得这样执著。三岁就开始学舞的芳菲,已经把跳舞当作了自己的生命和灵魂。秦宣很清楚,芳菲对自己的爱,一样会如此执著。

  城市的夜晚华丽得仿佛梦境,芳菲依偎着秦宣,一手握着那对小巧的红绸舞鞋,那上面还残留着自己的体温和汗水。她抬头看看身边的秦宣,恰好遇见他低头温柔的注视。芳菲居然有些羞涩,低声说道:阿宣,这一切真的不是梦吗?我怎么总有不真实的感觉呢?

  秦宣疼爱地说道:傻丫头,这些年你一直都在重复这个梦,忽然实现了,当然会有些不相信。他爱抚着芳菲的长发,调皮地笑道:就像我当初刚得到你一样,也惊喜得不知所以呢。

  芳菲害羞地嗯了一声:虽然做了这么多年的梦,可今天我才第一次感觉到跳舞真的是我的生命,我的灵魂是因此存在的,就像你一直陪着我一样。有了你和舞蹈,我就有一个完美的人生了。阿宣,你一生都会鼓励我支持我是吗?

   秦宣肯定地点点头:当然!我爱你,就会给你最好的生活和梦想。

  2

   独舞演出的成功,一下让芳菲成了名人。她开始频繁出现在各种晚会上,电视上,秦宣并没有担心。他很清楚热爱舞蹈让芳菲多么单纯,他也清楚芳菲深爱着自己。那些晚会和演出的最大价值,就是可以让芳菲起舞,就像蝴蝶总需要一片天空才会舞得更美丽。只要可以跳舞,芳菲就是幸福的。

  可秦宣还是有一点想法,他已经三十岁了,事业也算稳定,假如能有一个家,一个深爱自己的妻子,再有一双儿女,真是别无所求了。可芳菲还那么年轻,秦宣想着过两年等她累了,再提出自己的想法。

  于是秦宣依然用心爱着芳菲,有时间就陪她一起演出,在一边给她鼓励和掌声。芳菲享受着成功和爱情的喜悦,她很清楚,在众多出色的舞者中,自己无疑是最幸福的一个。所以她也会乖巧地撒一次娇,告诉秦宣自己多爱他,等我跳不动了,一定给你生一个最漂亮的女儿。

  两个人一同憧憬着美好的生活,这一切是那么近,近得仿佛随手就可以触摸到。可不幸来得如此突然,在一次演出中,芳菲因为踩舞台上的汗水打滑扭伤了脚踝,她忍着疼痛和眼泪一直跳到结束,才被秦宣送到医院。拍过X光片后,医生宣布了让芳菲和秦宣都无法接受的事实:因为扭伤和耽误治疗,芳菲的脚踝需要相当一段时间才能治愈,而且她不能继续跳舞,如果再次受伤,就更难治愈了。

  医生的话让芳菲无法接受,秦宣用了好大力气才让歇斯底里的她平静下来。芳菲放声大哭:假如不能跳舞,我也不要活了。

  秦宣放下一切工作来陪着芳菲,给她最好的治疗。他告诉她:一切都要等伤好了再说,不管怎么样,身体才是第一重要的。

  可芳菲一直都无法从痛苦中跳出来,跳舞太重要了,她无法想象不能跳舞的自己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这种想法吓坏了秦宣,他担心芳菲会因此意志消沉甚至轻生。三个月之后,芳菲的扭伤终于治愈了。虽然伤处还有些别扭,可走路和一般的活动都没影响。她想尝试着跳舞,秦宣告诉她绝对不能冒险,最起码做一个正常人要好过不能跳舞。

  3

  芳菲的情绪越来越低落,每天都在翻看自己以前的演出录像,一边忍不住痛哭。医生告诉秦宣,芳菲恢复得很好,基本上完全正常,但是肯定无法做一个专业的舞者了。这让秦宣又欣慰又难过,不过他很快想到或许这也算一个机会,自己可以正式地向芳菲求婚了。

  芳菲答应了秦宣的求婚,却一点也没有结婚的心情。她经常握着那双红舞鞋发呆,在自己那幅巨大的舞台照前默默地流泪。秦宣心疼得不得了,只想有什么能让她忘记跳舞,于是经常带着她去一些地方消遣轻松。在一个名字叫夜精灵酒吧,芳菲看到了一个年轻女孩的舞蹈。虽然很业余很稚嫩,可依然得到观众热烈的回应。芳菲告诉秦宣,假如自己注定离不开舞蹈,哪怕做这样一个酒吧的舞者也好。

  秦宣无法说服芳菲,她开始进行恢复性的训练,很快就可以跳一些简单的舞。芳菲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找到夜精灵,对方知道她受伤的事,只肯给很低的报酬。芳菲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对她来说,能有地方跳舞,已经是无比幸福的事情了。

  外行的客人们对芳菲的舞技大为叹服,虽然难免有风言风语,可她毫不在意。很快,芳菲开始在几个酒吧之间巡回演出,渐渐地,请她跳舞的地方越来越多。看着再一次辉煌起来的女友,秦宣第一次感觉到失落,这个因为舞蹈,甘心在光怪陆离的会所中奔波的女孩,似乎变得陌生起来。

  4

   果然,芳菲再不肯提起结婚的事。秦宣告诉她没必要为了在酒吧夜总会跳舞而改变自己的生活计划,假如以前是为了生命的价值,现在又是为了什么?在那些品位参差不齐,甚至根本不懂欣赏的观众眼里,芳菲不过是一个有着漂亮脸蛋儿、玲珑身材的一个热舞小姐而已。

  秦宣的话让芳菲很难过,那是两个人几年来第一次争吵。芳菲对秦宣说,就算舞蹈的蝴蝶只有一个夏天可以翩跹,自己也愿意付出一切,哪怕秋天一来就会凋谢。秦宣又心疼又生气,只好叮嘱她注意自己的伤病,假如再次受伤一切都晚了。

  可此时的芳菲就如那个穿上红舞鞋的女子一样,只是疯狂地在各种各样的地方舞着。直到有一次,一个不知底细的客人,对她说可以帮她上一次大型的晚会。可怜的芳菲居然信了这样的话,秦宣及时提醒了她,芳菲才如梦初醒。这一次让秦宣无法再继续放任芳菲,这个被舞蹈攫取了灵魂的女孩,似乎离他越来越远了。

  所以秦宣很正式地告诉芳菲,希望她结束这样的状态,不然两个人无法继续在一起。谁喜欢自己的妻子每天夜晚都在外面跳舞?秦宣说道。芳菲一直没回答,只是紧紧握着那双红舞鞋,半天才幽幽地说道:阿宣,我真的无法不跳舞,求求你别扼杀我最后的一点希望。我只是想继续跳舞,只要有人看,我愿意这样跳下去。

  秦宣心疼地说:可你不觉得自己不像自己了吗?现在的环境,已经慢慢改变了以前的你,以前你为了灵魂甚至是信仰,可现在你只是为了跳舞而跳舞。

  芳菲再次沉默,好久才说道:我不知道你说的,可我自问无法不去跳舞,就像一个被大赦的囚徒,我怎么会放弃现在重得的自由呢?她把那双红舞鞋举起来:假如这真是我的翅膀,不能飞翔的蝴蝶又何必生存呢?

  秦宣终于发现自己无法再和芳菲理智地交谈,她略有些苍白的脸色,没有了曾经的光泽和神采。秦宣不明白她到底要什么,欢呼?掌声?或者只是别人的承认?

  芳菲静静地看着手中的舞鞋?什么都没说。秦宣抽身出去,关门的刹那,听到她一声低低的叹息。

  尾声

  秦宣已经一个月没见过芳菲了,听人说她和一家最新的热舞酒吧签了约。他强忍着没有去看望,不知道她看到自己,会不会以为是抓她回去的。然而又一个月过去了,芳菲依然没来过,刚装修不久的新房子已经落了些灰尘。秦宣在墙上随手画着,尘土扑簌而下,一只灰色的蝴蝶浮现在墙壁上。不知道再过多久,这只蝴蝶就会被新的尘土湮没,就像它从来都没出现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