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误会,我是来借数学作业的情感故事

  别误会,我是来借数学作业的

  我上初中的时候,是个规规矩矩、言语不多的学生,内心自视甚高,表面愤世嫉俗。因为我长得不好看,又特别胖,还特别凶狠,因此没有人追我。

  但,有一天,奇迹发生了。我同桌,一个外号叫小猪精的家伙鬼鬼祟祟地告诉我:五班的大叫驴(一个嗓门巨大的男生)喜欢我。这个消息犹如晴空霹雳,震荡了我年少的内心。

  我们年级分五个班,二班是数学班(学习尖子班),剩下的四个班是普通班,我在四班。上体育课的时候,男女生是分开的,一、二、三班同性学生一起上体育课,四、五班的一起上。我们班的浑小子跟五班的那帮可熟了,所以,我深深地相信了这个传闻。每天出早操、课间操的时候,免不了警惕地多看大叫驴两眼,越看越觉得他形迹可疑,不像个好人,似乎对我不怀好意。

  这令我忧心忡忡,每天都躲着他走,就连最爱玩的丢沙包都提不起兴趣了。说起丢沙包,我之所以喜爱这项运动,完全是因为可以变相地打人。我亲手缝制过一个特大号沙包,里面装上了足足半斤多绿豆,拿到学校给大伙看,他们纷纷惊为天包,不敢用。别人的沙包被我砸漏了好几个,我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而且砸沙包使出了扔手榴弹的劲儿,大叫驴总是自告奋勇地前来当靶子,我也不客气,砸得此人哎哟哎哟地叫唤。在知道他喜欢我之前,他还配当人体沙袋,知道他喜欢我之后,他就什么都不配了!

  因为他思想肮脏,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就这一条,就得下地狱,挨油煎——没错,我就是这么想的。

  那天,下了课间操,大叫驴从后边追上来拍我的肩膀,问: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我心里大为吃惊,今天是我爸爸妈妈结婚纪念日啊,难道他为了追求我已经把情报工作做到这个地步了?我恶狠狠地说:跟你有什么关系,那是我们家的事!大叫驴愣住了,我走出20多米,听见他在后头喊:美国的尼克松总统死了!今天出殡!

  一个星期二的中午,大叫驴又打来电话,说在校门口的塑像边等我。

  我的心扑通扑通地跳,一个男生突然约一个女生出来,那还能有什么事儿?我匆忙赶到校门口。果不其然,这傻小子还等在那儿。

  一看见我,他眉开眼笑地迎上来:哎,那小……

  你不要说,听我说,就一句。

  啊?哦,你说你说。

  我要说的是: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你已经没有希望了,请你不要打扰我,如果你继续对我有所企图,我们俩连朋友都做不成,你知道吗?

  听了这样的话,大叫驴呆呆地站在原地,眼神呆滞,脸上红云乱飞。过了半天,他才讪讪地说道:那你也能听我说一句吗?就一句。

  我无比冷静地把手抱在胸前:好,你说。不过我希望你能给我们双方都留下一些余地。

  大叫驴苦着脸说:真的,我是来借数学作业的。

  后来我忘了我是怎样回到家的……

  当年的大叫驴后来尾随我到新西兰,变成了我的先生Leon。现在,他常常敲门进屋,我问他:有什么事儿吗?他诡异地一笑,说:别误会,我是来借数学作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