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军营(一)

  当兵不光是尽义务,更是一种心理和身体素质的砺练。也是人生中年华最闪烁的青春时期,刻骨铭心,最难忘怀,时常梦回军营:三营小河里洗澡摸鱼;-营水渠上夕阳散步;二营营房后面单身房里的潮湿闷热下赶稿子;团部门口在月光下站岗的哨兵看着我把-个剪了一个角的厚信封扔进邮箱;团部后面的战术场上的蛇蝮形,多列桩,屋顶形铁丝网,豪勾,猫耳洞,地下通道等都留下了我的足迹。更有趣的事是,有次夏天去渔溪农场(是师部办的,生产的粮食全补贴给各团连队)支场。场部开拖拉机的张黑生是我的同班同学。而且我们又同一张姓。得知他未婚妻叫杨招红来队治病调养,故和三机连曾宗保利用晚上休息的时间提着礼物去探望。说实话,自入伍以来我俩同学也是才这-次见面。他们看见我俩高兴地起身端凳,跑去橱房泡茶削水果,我便到他的桌子抽屉里(部队的房门桌子抽屉都是不配锁的)搜寻照片和家书以窥探隐私秘密。终于看到一大叠杨招红写给他的情书,信手拿起展开就朗读起来,宗保一边抽烟一边评价说:"真动人,蛮会用形容词。……"他俩听见赶紧跑过来,张黑生的身材与宗保一样高,足足高出我一个头。没奈何被黑生一把夺了过去,招红笑着说:西保,你黄招金不同样会写,可能比我还那个。。。。。我说:她没你浪谩会用形容词,言词枯燥乏味,尽说事不谈情,那用过什么高大魁梧的身躯,什么红光满面,神采奕奕留在我心中等等的词……招红被我调侃的面红耳赤。三天后的晚上张黑生和招红俩正想要出门,突然看到宗保在前面跑,我在后面追。宗保气喘吁吁地捏着一封信给张黑生说:快拿去念,这是黄招金写给西保的信被我在营部通信员那里截来的。他俩-听,立马高兴起来,招红也非常兴奋地说:快读,大声地朗读黑生接过信跑到电灯下展信就念:小张,您好!我跑过去想夺,他把信高举,仰着头大声地朗读:你高大的身影。魁梧的身材。此时招红立马回讥我:哦,你招金不也会用形容词吗?不过你那么矮下瘦弱用这词不适,张黑生附和说:你懂什么,在情人和心爱的人眼里,再渺小也是高大魁梧的。我使劲用力去板黑生的手臂,不让他念,宗保把我双手抱住搂在怀里,我用力往上一蹭,宗保的下巴被我头顶痛了赶紧松开我。张黑生看到我过来又举起信站上凳子仰头继续大声朗读。宗保又过拉我并说:快点念,这么二张纸念了半天还没读完?当他念到:。。。。。关于库下房屋之事。。。。时黑生嘎然而止。此时招红突然悟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骂黑生是个笨蛋傻头。我和宗保看到黑生定格在哪的冏样也忍不住便开心得意地大笑起来。招红笑后抓起腰带便在宗保的手臂上狠劲抽了两下,宗保捂看手臂跳了起来,看见招红这样失态,我们倆赶辙退。黑生是大里库下人,刚才读的正是我头次来这信手带走的招红写给黑生情书。为不让他们怀疑故意演得一出闹戏!第二天,我们支援完农场便回营地。据说,当晚招红大笑后又引发旧病,这使我心感愧疚不己!其实,演戏过真反把真弄假。三十多年过去,想起如昨日。现如今,黑生满头白发,儿孙绕膝。自己在山上开垦绿化了一大片木材用林。招红己是国家正式教师,仍在小校任教。 本原创作品只限《一品故事网》一次刊用,若其他网站或纸媒需用须与QQ1970650843联系,否则属侵权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