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二万六千公里的情路纠缠_感人爱情故事情感故事6

  穿越二万六千公里的情路纠缠_感人爱情故事

   人的一生里一定要有两次冲动,一次奋不顾身的爱情,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他的脾气坏透了

   2010年8月的一天清晨,湖南省湘潭市人民公园,绿草如茵,一位中年男子在打拳,出拳凌厉如风,步伐敏健如狸猫,围观人群啧啧赞叹。一位跑步经过的德国小伙停留观看片刻,挤到中年男子面前抱拳用磕磕巴巴的中文说:先生,我想与你切搓。

   小伙子身高足有1.9米,身穿蓝色运动服,冷酷的眼神中充满挑衅和不屑。中年男子呵呵一笑:年轻人,实战会伤人话音未落,德国小伙已先出手,呼的一声,右拳挟着风声砸向他的面门。电光火石间,中年男子拆挡、肘击、勾脖、提膝,一招太极中借力打力的按式已经完成了。他身高只有1.65米,但德国小伙庞大的身躯变得那么脆弱和笨拙,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人群中响起一声清脆的尖叫:爸,别!中年男子的右膝在距德国小伙心窝一公分的地方停顿了

   德国小伙脸色煞白,抱拳赔罪:谢谢老师手下留情。我要拜您为师。中年男子淡淡一笑:我们只是以武会友,你没有半点武术根基,我不想当你老师。德国小伙愣住了,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张了张嘴,却一句话也没说,转身走了。

   他的背影削瘦而孤独,人群中一位长发飘飘的女孩有些不忍了,对中年男子说:爸,为什么不收下他,还可以赚外汇呢。她正是刚才在人群中发出尖叫的女孩。中年男子说:学武最忌心高气傲,这种人我见多了。

   女孩名叫汤佳妮,刚刚从大学旅游系毕业。中年男子是她的父亲,是湘潭市有名的七段武师,每天有晨练的习惯。没想到今天碰上一位莽撞的异国小伙。

   半年后,已经在上海工作的汤佳妮再次见到了这位武艺很衰的德国小伙。那天,她带旅游团去扬州,游客中有许多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对此她已经司空习惯了。一位外国小伙老是盯着她看,忽然,激动地对她说:你是武林高手的女儿,我们在湘潭见过面。汤佳妮想起来了,他就是那位败在父亲手下的德国小伙。

   小伙名叫托马斯,从小喜欢中国武术,两年前从部队退伍后,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来到中国学武术。家人并不支持他的疯狂举止,为了积攒费用,他足足打了一年苦工,在流水线上干活,在工地当泥瓦工。来到中国后走过许多地方,却并没有找到传说中的武林高手,让他非常失望。好不容易碰上汤佳妮的父亲身怀绝学,却被拒绝了

   这趟旅程下来,汤佳妮和托马斯成为朋友。临别,托马斯再次请求她:你和你父亲求求情,让他收了我当徒弟吧。汤佳妮心一软,一口应承了下来。

   看在宝贝女儿的份上,汤佳妮的父亲收下了托马斯这个洋徒弟,而且给出了优惠条件:吃住在汤家,只交生活费,免收学费,为期半年。托马斯高兴极了,收拾行囊兴冲冲赶到了湘潭。

   不久,远在上海的汤佳妮开始不断收到母亲的投诉电话,小祖宗,本来我和你爸过的逍遥又自在,你偏要介绍个电线杆一样高的小伙插进来,整天猜哑谜一样交流,真要命!姑娘啊,他脾气坏透了

   汤佳妮意识到,父母与托马斯之间发生了严重问题,远水救不了近火,她只能在电话中充当和事佬。好不容易等到年底放假,她飞回湘潭,却只见父母,不见托马斯。父母告诉她:托马斯过不惯,已经回德国去了。

   母亲向女儿诉苦,说托马斯每天清晨起来有洗澡的习惯,每次等夫妇俩起床洗漱时,卫生间地上水淋淋的;托马斯吃不惯中餐,但汤母又不会做西餐,托马斯有时就饿着,弄得她每次做饭都痛苦;一次,她买了张电影票,让托马斯去散散心,他笑着点头答应了,事后,却把票扔在桌上,根本没去。汤母又心疼又气愤,50元钱一张的电影票自己都舍不得买

   家里的气氛很别扭,汤母与迈克互相不搭理,而汤父与托马斯之间也只是手谈武术,也互相不讲话。托马斯更郁闷了,有一天在练器械时,练得心烦意燥,一下就将一把汤父为他买的新钢刀折断了。汤母气恼地让他陪钱。托马斯掏出100元钱,扔在她脚下。次日清晨,他不辞而别

   古代有位男子

   汤佳妮明白是生活习惯和文化观念的不同,导致了矛盾。她在网上和托马斯联系,视频中的托马斯胡子拉碴,头发老长,落寞的样子吓了她一跳。见到她,托马斯竟孩子般地委屈:我终于见识了真正的中国功夫,但是我却没有能力学会它。汤佳妮又好笑又心疼,打趣道:哟,这么点困难就把武林高手难倒了?托马斯破涕为笑。

   汤佳妮回头向父母解释:托马斯在德国长大,生活习惯与我们存在差异。他是个耿直善良的小伙子,不会刻意做出恶意的行为的,举个例子吧,按德国人的习惯,吃完饭如果把餐具摆成个倒V字型放在盘子里,就说明还饿着。反之,就是已经吃饱了。你知道托马斯有多少次没吃饱吗?你们说什么,他都点头称是,是为了讨好你们啊。其实他有时根本没明白你们在说什么。父母恍然大悟,汤母也很后悔:唉,也怪我性子急了点。平时我们交流全靠手势,其实有时我也没弄明白他想表达什么,引起了许多误解。他们同意再给托马斯一个机会。

   不久,托马斯再次返回中国,来到湘潭,这次不仅是学武术,在汤佳妮的建议下,托马斯还成为湘潭大学一名留学生,学习汉语言文学。白天他学中国文化,晚上学习中国武术。随着汉语水平的日益提高,随着对中国博大精深文化的更多了解,他的武艺也进步神速,与师父师娘的交流也全无障碍了。他高兴地给汤佳妮打电话:佳,你就是我的月亮女神,总在黑暗中给我指明方向。汤佳妮一阵心跳,说:你别胡思乱想,还是安心学习吧。

   当汤佳妮再次回家休假时,亲眼目睹父亲与托马斯情同父子,打心眼里替托马斯高兴。托马斯每天练功要换四套衣服和鞋袜,汤母每次都为他洗得干干净净。汤佳妮有点不高兴了。托马斯关切地询问她是不是病了,汤佳妮吃吃一笑:看见妈妈把你当成亲生儿子一样,我吃醋啦。

   汤佳妮身上的东方女性的柔情之光早已经深深吸引了托马斯。2011年春节前,在上海的汤佳妮接到了托马斯的电话:你愿意我留在中国过年吗?这样春节期间就可以见到你了。不然我就要回德国度假,我们就可能错过了。这段话从逻辑上来讲不太通顺,汤佳妮听了却怦然心动。在她的心中,托马期已经不是一个金发碧眼的陌生外国青年了,而是与她相识多年的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