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天使_初恋故事情感故事6

  地狱天使_初恋故事

   赵馨是个公司白领。最近,她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名叫地狱天使的网友。两人聊得很投机,渐渐地双方都有了好感。

   这天,地狱天使约赵馨见面,赵馨却有些犹豫了。原因是地狱天使说他是个医生,但当赵馨问他是哪个科的医生时,他却含糊其词。

   赵馨把烦恼告诉了和她同住一屋的闺密张灿。张灿想了想,笑着说:我猜呀,他是个妇产科医生,所以不好意思告诉你。

   赵馨考虑了几天,还是和地狱天使见了面,对方的真名叫蒋达。赵馨好奇地问:你为什么起‘地狱天使’这个网名?

   蒋达犹豫了一下说:医生不是守护在人世和地狱之间的天使吗?很多时候,我希望自己做个迎接新生命的天使。

   赵馨不由得冲口而出:难道你真是个妇产科医生?蒋达没说话,算是默认了,过了一会儿问道:你会不会很介意我的职业?

   赵馨说:说实话,刚知道的时候有点不能接受,不过我想这并不是主要的东西。蒋达似乎想说什么,但还是没有说,而是岔开了话题。

   好在双方对彼此的感觉都不错,两个人的感情迅速升温。但不知为什么,赵馨总觉得蒋达有什么事瞒着自己。

   一个周末,赵馨收到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如果你想知道你的男朋友在干什么,就去中天广场。赵馨吃了一惊,她回了条短信: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号码?但对方却不再回复。

   这条短信激发了赵馨的好奇心,她决定去看看。到了中天广场,她发现蒋达正在踱来踱去,似乎在等人。赵馨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他不是说加班吗?他为什么要撒谎?赵馨躲在一棵树后,仔细观察起来。

   不一会儿,来了一个老头,老头左顾右盼,似乎怕有人发现自己。这时,蒋达迎了上去,两人低声交谈起来。蒋达还塞给老头一包东西,临走,又和对方紧紧握手。赵馨纳闷不已,怎么搞得跟特务接头似的?

   接着,蒋达开车走了,赵馨叫了辆的士跟了上去。不一会儿,车子来到火车站旁的一条街。赵馨的心不由得绷紧了,原来,这条街是这座城市有名的红灯区。

   蒋达下了车,径直向街边一个红衣女郎走去。那女郎却转身就走,蒋达追上她,把她拉进了旁边一家小店。过了好一会儿,蒋达走出来,女郎低着头跟在后面,蒋达转身把一叠东西塞给了她。赵馨气得几乎窒息—那分明是一叠钞票!她没想到,蒋达竟然跑到这种地方来,做起了肮脏的交易!

   赵馨哭着转身跑出了那条街,她想到了闺密张灿。张灿感情经历丰富,不妨和她聊聊,听听她的看法。

   赵馨拨通了张灿的电话。听完她的哭诉,一直没说话的张灿突然暴怒了: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让他们去死吧!说完啪的一声挂了电话。赵馨不由得愕然,难道张灿也受了打击?在她的印象中,张灿的男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但从没见她伤心过啊。

   就在这时,有人在她的肩头拍了一下。赵馨回头一看,竟然是蒋达。赵馨忍不住爆发了:你不是加班吗?那个老头、那个女人是谁?这就是你的工作?

   蒋达笑了:你怎么不问问那个发短信的人是谁?那就是我呀!是我让你跟踪我的。

   赵馨一听,惊讶得瞪大了眼睛。

   蒋达叹了口气,说:我知道,我欠你一个解释。我一直很想告诉你,但我又怕吓跑你。之前,我已经吓跑过两个女孩了。我一直都在寻找一种合适的方式来告诉你,所以我才发了那条短信,想让你先对我的工作有一个直观的了解,然后再给你解释。

   赵馨不解地问:你究竟是干什么的?你不是妇产科医生吗?

   蒋达摇摇头,笑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妇产科医生?那只不过是你的猜测。接着,他又脸色凝重地说,其实,我的工作是HIV告知。说得简单点,就是把HIV的检测结果告诉患者。这项工作,在我国还刚刚起步。

   赵馨不由得倒退一步:你每天都要接触艾滋病患者?

   蒋达点了点头,说:可以这样说吧。我面对的患者中,有很大一部分是HIV检测呈阳性的,要告诉他们这个可怕的结果,需要勇气,也需要技巧。我的工作,就是让他们尽量平静地接受这个结果,并且告诉他们相关的知识,以便他们保护自己和家人。

   顿了顿,蒋达又说:今天你看见的那个老头,是个空巢老人,因为一次被站街女拉了进去,就感染上了。他不敢告诉自己的儿女,甚至不敢到医院拿药,我今天是给他送药的。那个红衣女孩,她的职业想必你也猜到了。本来,她该回家治疗,但因为孩子读书要花钱,她又偷偷跑出来重操旧业。为了她自己,也为了避免更多的人被感染,所以我来劝说她。

   赵馨好不容易才从最初的震撼中平静下来,她冷冷地问:给她送钱也是你的工作?

   蒋达诚恳地说:我的工作不仅仅是简单的告知,也包括一些回访。当然,给她送钱,只是我个人想帮帮她。一开始,我也很不喜欢这个工作,但后来我慢慢接受并喜欢上了这份职业。就像我的网名,我站在地狱之门,却很想做个天使。我最开心的是告诉患者结果是阴性的,他们脸上的表情,仿佛获得了新生。对于那些确认感染的人,我也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帮助他们

   蒋达注视着赵馨的眼睛,伸出了自己的手:这份工作干久了,听了太多伤心的故事,看了太多绝望的表情,我自己有时也会苦闷。我也很渴望有个天使来拯救我,你愿意做我的天使吗?

   此时,赵馨觉得心里很乱。她很想握住那双手,但觉得自己心里还没有完全接受。

   正在这时,蒋达的手机响了,他说:我有急事要先离开。你考虑清楚了,再回答我吧。

   赵馨回到了宿舍,却发现房间里乱成一团。张灿的东西不见了,桌上有一张纸条,是张灿留给她的:请原谅我不辞而别。前些天我去做了个检查,没想到,我担心的事情真的发生了,HIV阳性,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所以我才会在电话里骂男人。其实,我知道我最应该怪的还是自己。还有,我那句话也不全对,至少,你的天使就是个不错的男人,你要好好珍惜他。另外,我们俩在一起住了那么久,我希望你也去做个检查。再见了,我的好姐妹!

   赵馨只觉两眼发黑,几乎要晕过去。她一直觉得这种事离自己很遥远,没想到,它会发生在自己身边。为张灿感到痛心的同时,她也为自己担心起来。自己还和她在一个碗里吃过泡面呢,会不会也被感染了?

   两天后,赵馨鼓起勇气走进医院的大门。在等待检查结果的那段时间里,她度日如年,几次拿起手机想向蒋达诉说,最后还是没有勇气拨通那个号码。

   到了拿结果的那天,一个护士把赵馨请进了一个单独的房间。欢迎你,请坐。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赵馨抬起头,不由得怔住了。坐在对面的,竟然是蒋达!

   很高兴,我能做你的天使!你的检查结果是阴性。蒋达微笑着说,这个结果再一次说明,艾滋病并不像传说中的那样可怕,普通的接触是不会感染的。

   赵馨的心里一下子轻松了,顿时有种蒋达之前所说的重获新生的感觉。她问:这么说,你知道我为什么来检查了?

   蒋达点点头,说:当然知道,你室友的结果也是我告知她的。那天我急着走,就是因为她的情绪不稳定,我怕她出事,所以急忙赶过去。

   蒋达又一次伸出自己的手,微笑着说:现在,你能接受我了吗?赵馨把手藏到了身后,蒋达眼里的光彩一下子暗淡了,他轻轻叹了口气。

   赵馨笑了:你叹什么气呀?这次虽然只是一场虚惊,但经过这几天的煎熬,让我懂得了很多。我只是有个小小的条件,你要告诉我张灿在哪里,我们一起做她的天使,好吗?

   蒋达喜出望外地点点头,两个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