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路过爱情的女孩

  让我路过爱情的女孩

  她是我生命中的第一个,我真的很喜欢她。但这些都过去了,她现在已经是别人的女朋友了。她是个很纯的女孩。水,是比不上她的,提高一定要打个比方的话,只能说她纯得像真空一样——没有一丝污晦。和她在一起的日子,时间总是走得太快;有她的日子里,天空也都没有一丝阴晦,总是蔚蓝蔚蓝的。她相信我,胜过相信她自己。对我,她丝毫没有的戒心。记得有一次的生物作业,要求我们量自己的胸围,第二天,她竟然拿着作业本问我:PP,这样填对吗?哦,对……对……就是这样。我飞快的关上她的作业本,却不自觉地记下了她的胸围的数字——这是本能吗?干嘛啊?!看看对不对嘛!她显然没看出我的脸已经有点红了,还这么大声地说道。什么东西,Let me瞧瞧。坐在我后面那个讨厌鬼说着就抢了过去(其实,他是我的一个好友,说他讨厌,是因为他总爱在班上把我和她的事乱说,而我又是个怕流言的人)。不行!!!!!!我几乎是吼了出来,于是全班同学的眼睛都注视着我仿佛我有两个鼻子。哦~~~~~~你可以看,我就不可以,难道你和她……PP啊,你小子可以嘛……我哪有看啊?是啊,他没看。这时,她才恍然大悟,抢过本子说道。哟,什么关系啊?这么快就帮他说话啦,那刚才是谁说:哦,对……对……就是这样。‘又是谁说:干嘛啊?!看看对不对嘛。’——哦?我听错了?不会啊,我还没老啊?……你烦不烦啊?!说完我就冲了出去,在出门的一瞬间,我不自然的回头,却看见了她那双眼——期待的眼,显然,她也看着我,我知道他期待着我能和她一起面对,但我还是冲了出去。后来,她对我说:你真是没用,这点事都不敢面对,真不够意思。但是,她并没有生我的气,我也不明白我为什么不和她一起去面对。以后的事还是和原来的一样,直到老师发现我们太亲密,才将我们拆散,因为我们从只有副课讲小话发展到班主任的课也讲,最后达到了连年级组长的课也不放过。于是她调走了。讨厌鬼这下来劲了:是不是咯?叫你们俩上课注意点。喜欢别人就说嘛,找时间约出去嘛(这是13岁人讲的话吗?),不要在班上这么亲密咯。谁说我喜欢她啊?那时的我极要面子,因为我觉得喜欢一个人是很很没面子的事,为了证明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对新同座的热度也不低(也是个漂亮的女孩子哦,我从小学到初中一直都很有艳福,只是高中这三年就惨了,期待大学生活吧),只不过我的眼睛总是不听话地往她那个方向望,却每见她叫边上的那个男孩子不要烦她。为什么她对那个男孩子那么冷呢?她真的也喜欢我吗?绝对不可能,我有哪一点好呢?她一定只是把我当普通朋友,一定是这样的。每次我都这样对自己说。于是,我把对她的感觉都放进了心里。现在想起来,当时自己真是很笨啊!总不可能让别人女孩子主动吧!(就这样,我在和另一个女孩子的打闹下,和不断地看她那个方向下度过了那个学期。和她只是后来通过两通电话——那是刚分开不久后,一个是我打过去的,一个是她打过来的。每通电话都超过一个小时,现在都觉得奇怪,究竟是什么可以让我们聊一小时呢?还有就是在另一个同学的生日派对上的一次碰面了。不是我想这样,只因为班上那时传我们传得很起,我怕,因为我和她都是好学生。于是,一切好像又归于平静了。讨厌鬼也不再讲我和她的事了,有讲起了我和我的新同座了,不过当他心血来潮时还是会将她和我的新同座一块提,还帮我分好了大小。但有一点讨厌鬼却不知道:其实她一直就在我心里,从来就不曾离去——我是个很善于伪装自己的人,特别是在感情方面,丝毫没有破绽。可是后来有一天,讨厌鬼却突然对我说:下午没事吧,PP?干嘛?她叫你下午去溜冰。谁啊?少装了,就是……我不会溜冰啊,她又不是不知道,你想骗我啊?没门!没等讨厌鬼说完,我说道。反正和你说了,信不信由你!讨厌鬼说着,斜视了一下天,你们还有联系啊?在班上装得不错嘛,小子。当然,我自然是不会信啦,看讨厌鬼那死样子就知道一定有诈,一定是和什么人打赌,又想耍我。于是,那个下午,我睡了一下午。再后来,她和我都毕业了。毕业典礼那天,许多同学都在写着彼此的同学录,但是我没有同学录,因为我觉得那事太无聊,所以我没有,只是写别人的。但她有,她有,她几乎叫所有的人都写了,就连她很讨厌的那个男孩都写了,只是没叫我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再再后来,就是这样了,她成了别人的女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