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婷婷

  我和婷婷

  婷婷是我进大学宿舍时见到的第一个人,当我背着行李推开宿舍的门时,一张笑脸映入我的眼帘,这个陌生的校园因为这笑容让我感觉到亲切,从此开始了和婷婷四年的大学生活。婷婷是在这个大学里生活了二十多年,从出生到现在,从幼儿园到大学,一直没离开过,用她的话说就是闭着眼走都不会迷路,我们大家都称她为土著。因此,婷婷也就成了我们的向导,没课时就会带领我们这几个外地的去市里面逛街,告诉我们哪里的衣服可以讲价,哪个地方有什么特色小吃,因为有婷婷的原因,我们对大学生活很快的适应,并自得其乐。我和婷婷都喜欢吃,而且喜欢韩剧,因为这两个原因让我们更加亲近,不是姐妹胜似姐妹。每次出现新的韩剧,总是会叫上我一起去看,于是学校的视听室里就会出现两个或哭或笑的女孩。每次看完,我们都不免感慨一番,在羡慕剧中女主主角,更是对帅气的男主角倾心不已,希望自己能早日找到自己的白马王子。宿舍里的墙上因为我们看的韩剧的增多也就多出了很多韩国的明星。大学生活因为有婷婷的陪伴而变得丰富多彩起来。看着别人出双入队时,我们就互相安慰,相信缘分终究会到来。大一就这样被我们快乐地挥霍掉了。在大二时,身为学生会干部的婷婷在组织一次晚会时,遇见了宇——一个长相貌似Rain的男生。看着婷婷提到宇时两眼放光的样子,我知道她这次是真的动心了。那次晚会上,我也去一起去看这个像Rain的帅哥,借助婷婷的关系,我坐在了前排,得以一饱宇的风采。宇不仅长得像Rain而且还多出了几份深沉,吹着萨克斯时的神态,即使不放电,相信也会迷倒不少女生。在宇拿着萨克斯刚上台时,台下就引起了骚动,不少女生大声喊着宇的名字,而宇吹萨克斯的水平更是可以和他的相貌相媲美。别说婷婷,就连我也被宇的气质所吸引。结束后,婷婷问我怎么样,我竖起大拇指说:Good!加油啊,不要错过。说这话时,心里有点失落的,我怎么就没遇到这样的帅哥呢?第二天,婷婷就以学生会的名义找了个借口约了宇出来。第一次约会,婷婷紧张地不知道穿什么衣服,为了避免尴尬还要拉上我一起去,本来不想去当电灯泡,但谁叫宇那么帅呢,我假公济私也就同意了。没想到这一去却惹出了麻烦。吃饭时,婷婷紧张地不知道说什么,为缓和气氛,我也就只好不停地乱侃,从古典小说谈到外国文学,在从电影谈到明星八卦。没想到宇帅气的外表下知道得还很多,而停停只是在一旁装淑女,含情脉脉地看着宇不说话,一点不像平时作风。为了衬托婷婷的淑女形象我也就只好自我牺牲胡砍乱吹一番,在我快要江郎才尽的时候终于结束了。不知道宇是不是被我侃晕了,一直夸我知道得多,还想以后再聊。天啊,我知道的可都差不多卖完了,下次可就没得买了。回到宿舍,婷婷还没从宇的包围中解脱出来,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看来是兴奋得不行,这可苦了上铺的我了,也要和她一起失眠。几天后,宇主动约了婷婷,这一下可让婷婷兴奋不已。在把衣服都试过一遍之后还是不满意,硬是拉着我陪她一起去街上买,在花费了一天时间精心打扮之后,终于兴奋地去赴约。看着婷婷甜蜜的样子,我心里却高兴不起来,看来以后要我自己一人了。在我猜想他们约会的情形时,婷婷却一脸愤怒的回来了,扔下一个信封:给你的,就躺在床上不理我了。我拿起那封信,里面夹着一张电影票,信上说,上次聊得很开心,想约我明天晚上一起去看电影,因为不好意思当面约我就托婷婷转交。对这突如其来的情节,我毫无准备,难怪婷婷会这样生气,他一定以为是我抢走了雨,可我什么也没做啊?我想婷婷解释,可是她却不听,一句:看我出丑不够,还想羞辱我是不是?把我所有的话都堵住了。看着婷婷生气难过的样子,我心里也很愧疚,仿佛真是我抢走了她的幸福,虽然我对宇也有好感,但我决不会抢婷婷的东西啊,那样我会一辈子良心不安的。第二天,我当面和宇摊牌:我承认你长得很帅,我也对你有些好感,可是,你是婷婷先看上的,我是不会和她争的,如果你不喜欢婷婷就请你以后不要去招惹他,我的意思你明白了?再见。说完我转身就走,心里有些难过,这么一个帅哥啊!正在我心酸时,宇追了上来,请等一下,你说的话我有些不明白,我想我们之间有些误会。我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婷婷喜欢你不代表我也喜欢你。宇笑了笑,这一下更加迷人了。我约你来是想请你帮忙,上次聊天看你对电影很有研究,我们电影协会最近要搞一个电影评论赛,今天请你看电影就是想听听你的想法。怕当面约你会遭拒绝,不得已才出此下策。我的天,你怎么不造说?害我被婷婷误会。现在可以和我去看电影了吧。有帅哥陪着看电影当然愿意!看完电影,在宇送我回来时,正好遇见婷婷,我正想和她解释,可是她什么都没说扭头就走了。看着婷婷的背影我心里很难过。看来这误会是越来越深了。对不起,都是因为我,要不我跟她解释一下吧。算了,你解释会更让她难过,谁叫你长这么帅呢,是啊,帅也是一种罪啊!这句广告语竟然被他用上了,我们都互相笑起来。我和婷婷的冷战开始了,每次我想和他解释的时候,她总是不听。而我因为电影的关系,不得不和宇要继续来往,这又让婷婷更加误会,我们的关系也就再也没有恢复从前的亲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