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谎言

  玫瑰谎言

  班上很多同学都有自己的目标。有的好像真有那么点意思,动不动递个纸条什么的;有的则是朦朦胧胧,一个有心一个无意,或彼此都有好感但没有;更多的是被人强迫着滥竽充数——今天说你跟他是天生的一对,明天又说你和她是绝配。我除外。即使开玩笑,也没人开到我头上来。我是个很平常很平常的女孩儿。我长得又黑又瘦,成绩不上不下,性格内向孤僻。我静静地生活在灯火阑珊处,做着衬花的叶,托红的绿。然而,在沉默的外表下,我也有一颗悸动的心,也会有一些莫名的渴望,我自己也无法阻挡自己的渴望。一天中午,寝室里照例充满说笑声,我照例沉默着。实在睡不着,我便在校园里四处游荡,花坛晨几株玫瑰开得诱人,我忍不住偷偷折了一枝,用外衣掩住匆匆跑回寝室。刚亮出宝贝,室友们就惊叫着围上来,哇,好美好美呀!是哪个男生送的吧?齐眉的问话听起来很刺耳。从她似笑非笑的神情可以看出来,她决不相信会有男生给我送花。有班花之称的她总是一副傲气十足的样子,班里的同学也看不惯她,寝室里只有李雅和她好。听到她的讥讽,我一愣,随即骄傲地昂起头,看着她说:当然。齐眉脸色大变,其余的女生失声叫起来:真的?我笑着去找瓶子插花。接下来,我发现我的谎言带来了严重的后果。从超市里买回一只猫,她们两眼放光:他又送你东西了!归寝的时间稍晚一点,她们神秘兮兮地盘问:约会还在老地方?抄一首诗在笔记本上,她们见了也会惊呼:真是多才多艺啊,还以你写诗!室友们说这些总是掩饰不住羡慕之情。我也有让人羡慕的时候?面对这些问题,我有时沉默,有时莫测高深地笑笑,有时说不是但这真实的回答连我自己都觉得像在撒谎,真是假作真时真亦假。通过室友们的对外链接,班上很多人都知道有一个男孩在追我,他究竟是谁?成了我们班的热门话题。谁也没想到如此平凡的我竟成为班里的焦点,同学们说我越来越漂亮。我仔细凝视镜中的我,也诧异于丑小鸭的变化。玫瑰的谎言原本是我随口编的,但它绝美的魔力也迷惑了我自己。以前我凝视那一只只自己亲手叠的千纸鹤时,常常会发痴,仿佛这真是某个男生送的。我不自觉地想象他的模样,他的语言、动作和神情,还有和他一起谈笑的情景。我想我是患了幻想症,很多时候我自己都相信,的确有一个帅气聪明的男生在我身边。这应该是一种病,但我无法摆脱。那天中午,在寝室里,我和齐眉吵了一架,她气呼呼地摔门而去。如同许多女生之间的争吵一样,起因不必细说,结果却令人震撼。走进教室,看见齐眉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我就知道她有什么花招。当我走过她的位子时,她突然大声说:你以为你的事我不知道?说完,她看看四周,见同学们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了,她点点头冷笑着说:你们知道那个男生为什么总是不露面吗?因为他根本不存在,是这个人自己幻想出来的骗局!说着,她用指向我。无法形容我当时的心情,我本能地招架,你瞎说。仿佛落水石出的人在茫茫的河而上绝望地挣扎。齐眉仍不肯放过,她回头看看李雅:都知道她的故事是从一朵玫瑰花开始的。李雅,你是不是对我说过,你那天中午亲眼看见她在学校花坛里偷采玫瑰。我知道那一刹那我的脸色一定不是红,是白,是苍白。我像一片摇摇欲坠的枯叶,全身发抖,随时都有可能倒下去。假如这个谎言被揭穿,那无疑是对我脆弱的自尊致命的一击。况且,它早已成为我心中的一个梦,我怎能面对它的破碎。我把求救的目光投向李雅。然而,在众目睽睽之下,她只说了一个字:是!同学们都张大了嘴,我牢牢地扶住桌角,以免自己倒下去。但在心里,我已经倒下了,我已经死去了。突然,有个人影走到我面前,冲我说:你为什么宁愿自己受委屈?你摘那朵玫瑰送给我是因为我送了你一束玫瑰啊,你说出来啊!同学们的嘴张得更大了。面前的人是浩,竟然是浩,他是我们班一个很优秀的男生,成绩好,人又长得帅,只是对人有点冷冰冰的。看着浩,我哭得更伤心。涟漪散去,我又开始了平静的生活。我当然不会蠢到去向浩示爱的地步。我只是在很久之后给他寄了一张卡片,上面只写了两个字:谢谢。他没有回信,我们的关系一如既往——碰面时点点头。我知道,我会感谢他一辈子,感激他在那个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挽救了一个花季女孩看得比生命还重要的自尊,也唤醒了女孩的痴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