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曾是傻姑娘情感故事6

  我们都曾是傻姑娘

   允许自己犯一次傻,是为了让我们再也不去犯傻。是的,每个女孩都有一段傻姑娘的时期,比如曲小婉,比如宋小婉,还比如赵小婉。但重要的是,小婉们要自己学着成长,然后坚韧地面对这纷扰的现实。

   部门里有个年轻的女孩好多天没来上班了,没请假,电话也打不通。曲小婉有些恼,她找了与那个女孩相熟的同事让她转告,如果女孩再不来上班那就来办离职手续。

   对面的人有些迟疑,说:她失恋了。接着又补充了一句,据说那人是有家室的。也许这根本不能作为无故旷工的理由,但曲小婉竟然沉默了下来。

   其实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去想过程起,很久很久没有去回忆那个20岁的傻姑娘曲小婉。6年的时光在她的身上有了一些改变,她开始学着用一个手臂的距离与人握手,也开始用一颗设防的心待人处事。这不能说她世故了,而是聪慧了,聪慧的女人才能去识别好男人和坏男人。

   只是在遇到程起的时候,不是她的26岁,而是20岁

   游戏应该是有规则的,只是她不懂

   那个晚上曲小婉去探视了那个失恋的女孩,然后提到了自己的20岁。如果能够找到当年的自己,我一定会对她说:‘一定一定不要爱上那个人。’这便是曲小婉的开场白。

   程起是从武汉出差到南京的,开一个会议,负责接待他的人便是曲小婉。他其实并没有太出彩的地方,光洁的额头淡青色的下颌,穿着标准的白色衬衣,很稳健的身材。那时候,曲小婉才参加工作,谨言慎行,微微颤颤,生怕在哪里出了错。倒是程起三言两语就让气氛轻松了下来,他在开会的间隙跟她聊天,在用餐的时候很绅士地替她拉椅子,在她冒失地说错话时不露声色地替她圆了过去他用细枝末节的方式对她好,旁人不会注意,但曲小婉会。

   会议中的一天,曲小婉的胃突然疼了起来,注意到的人只有程起。他关切地走到她身边,说你去我的房间休息会儿好了。他的酒店房间就在楼上,28楼,电梯徐徐升上去的时候,曲小婉的心有种说不出来的忐忑感。其实是知道会发生些什么的,其实她也可以躲开的,但她没有躲。

   从28楼看夜景很盛大,灯火如萤火虫一样浪漫,墨黑色的天际上缀满了星星。那是曲小婉心里空前绝后的一夜——那天,她把自己交付出去了。

   她问过他爱不爱她,但她忘记问他,是不是能够负责?她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

   那些日子真的很快乐,她的身体像要抽枝,发出很多新鲜的枝叶来。他们在会后一起逛南京的夫子庙,他牵着她的手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回头冲她笑的时候,就像一个很好的男朋友。他没有说过要和她谈恋爱,但他们不是已经在谈了吗?

   她给他的,是她这个年纪的朝气和活力,大笑,大声唱歌,蹦蹦跳跳。20岁的她有着少女一样的美好,也有着女人一般的风情。恋爱,和一个喜欢的男人,然后结婚,天长地久,地老天荒。

   只是他的会议结束了,他得走了。

   他走后,曲小婉开始投简历。她把所有的简历都投向武汉,开始在夜里关注武汉的天气预报。游戏应该是有规则的,只是她不懂。那个时候的她怎么可能懂,这个男人,这个只是出差的男人,想要的只是暧昧,只是艳遇。他的心,不会留在这座短暂停留的城市,更是不会被曲小婉留住的,就算她年轻漂亮,天真烂漫。

   爱情就像是UFO,谈论的人多,见到的人少

   许多年以后,曲小婉听过这样一句话:爱情就像是UFO,谈论的人多,见到的人少。

   她从话里有了一些领悟,其实更深的领悟应该是现实给她的吧。现实是一块从空中抛下来的雪糕,不是融化就是摔得粉碎。

   程起刚走的那些日子,曲小婉给他打电话。他很忙,总是忙。他说你等会儿,她就等。曲小婉买了一百块钱的IC 卡,在电话亭那里蹲一会儿,站一会儿,靠一会儿,然后再给他拨电话,他还说忙。

   那时候的曲小婉多单纯呀,就听不出他的敷衍,听不出他的借口。她相信他就是忙,所以等了又等,满心的柔情。

   有一天,曲小婉在去公司的路上被鹅卵石绊倒,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就像一个向家长告状的孩子去给程起打电话,她想说她摔疼了,但她听到他那边有女人的声音。她笑着问:你在干吗呢?他说:我开车呢,送老婆上班。

   他的语气滴水不漏,但曲小婉的心顿时变成了一个洞。那天她蹲在马路边,一直哭一直哭;她没有去公司,无故旷工。有一个可爱的小孩在路过哭泣的她时,递给她一个棒棒糖,她举着糖,却明白心里的忧伤是怎么也安慰不了了。

   她应该怎样呢?她也不知道。

   曲小婉还是在7 月时去了武汉。

   那是武汉的盛夏,40摄氏度的天气热得人很郁闷。她走在陌生的街道,看长江大桥和黄鹤楼。程起提到过武汉的热干面,他说户部巷那家老字号的芝麻酱才正宗,她找了几条街终于找到了。

   吃第一口的时候她就吐了,原来她吃不惯。咸、香、腻,不知所云。

   她就坐在那碗热干面前发呆,有个男人很殷切地问她:你是不是不舒服?是不是中暑了?她没有吭声,紧紧地抿着嘴唇,手蜷起来。她已经告诫过自己,以后遇到像程起那样的男人,她会有多远就躲多远。

   为什么来武汉?为了一个说法吗?她给他打电话,他说在忙。说的时候她看到他一手拎着老婆的小坤包,一手放在她的腰上。他看上去真是个好丈夫,耐心,仔细;他会指着模特身上的衣服让老婆试,用一口湖北话询问是否打折。她就跟在他的身后,从一个柜台到另一个柜台;她泪流满面,却没有勇气上前。

   他和老婆转身的时候正撞上她,他的身体一滞,眼神有些慌乱,但还是继续往前走,擦身而过的时候,时光在不停地翻,哗啦哗啦,很破碎,很斑驳。

   她始终没有回头,但他不知怎么又折转了回来。大概是想要知道她的意图,他害怕了。他满头大汗,脸红筋涨,指着曲小婉说你以为你是谁?

   她还想起,她在他的床上吃橘子时,他那么温柔地俯身下来,她含着橘子瞪着眼睛屏住呼吸,而他用唇裹住她的唇,还有她唇里的橘子。他说,你知不知道你多可爱,可爱到了我想吃了你。

   是的,他真的吃了她,吃掉了她身上那天真那单纯那青涩的一部分。

   那天程起就在商场的消防通道里对着曲小婉劈头盖脸地指责。她没有武器可以砸过去,她索性跳起脚来连声地咒骂他:我鄙视你我鄙视你我鄙视你

   除了鄙视还能做什么?还有,她在武汉的宾馆里,痛哭了一场。

   曲小婉在武汉逗留了27 天。她开始了她的复仇计划。后来也想过,这些所谓的复仇其实不过是小孩子一样的恶作剧,她只是不甘心,只是方寸大乱。

   她在夜里的时候去他住的小区,找到他的那辆标致车,喷很多的颜料,把他的车涂得乱七八糟。她一边笑一边抹眼泪,像个神经病。她去找开锁匠开他家的门,不过是说忘记带钥匙了再给他一百块,对方就二话不说地开了门。她把他家的盐换成白砂糖,把他家的红酒倒光换成可乐,把他家的牙膏换成鞋油,还把他的鞋底弄断

   她没有招数,没有技巧。她只是很想要做一些什么,让自己不那么难过。

   那个时候的曲小婉还太小,20岁的她才从菁菁校园里出来,她不明白这些。后来终于明白了,好在,不晚。

   允许自己犯一次傻,是为了让我们再也不去犯傻

   再后来所发生的故事里,已经没有程起了。但其实也有着丝丝缕缕的前因后果吧。曲小婉到底没有做出太严厉的报复。她放过了那个男人。他在那些恶作剧里已经猜到了是谁,他给她打电话,语气出奇的温和,说:既然来了武汉,我带你转转。

   他们去了东湖,这是武汉出名的景点。那些波光粼粼里,她觉得有冰块咔啦咔啦地撞击着她的心脏。

   他知道吗,她真的爱上了他。她曾经那么想要占领他的生活,但现在在武汉这座城市里,她觉得不安,是因为陌生,是因为不得要领,是因为无助感她到底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女孩。她不再允许自己轻贱下去了,再去做那些无谓的事,她会连自己也看不起。

   她提议去坐船,是那种小小的竹筏船,船家在前面划着竹筏,绕着东湖行一圈。他掏出一张银行卡给她,说:小婉,里面有些钱,你回南京去吧。他真是一个软硬兼施的男人,他以为她的纠缠是为了这。

   她伸出手接过银行卡,然后又轻轻地一松。卡落进湖里的时候,程起想伸手去捞,那个电光石火的瞬间,曲小婉一边大笑一边推他一把。船剧烈地摇晃了两下,他摔进湖里的时候发出很大的响声,溅起的水花湿了曲小婉的脸。她趴在船沿上使劲地笑,笑得喘不过气来,笑得肩膀剧烈地耸动,笑得心脏紧紧地缩了起来。

   程起从湖里爬起来的时候,湿漉漉的,但他什么都没有说。他想从荷包里找出烟来抽,却发现没有办法点燃了。那一刻他的脸上都是颓败,曲小婉的脑海里有清晰的三个字:结束了。

   曲小婉回了南京。后来又去过武汉,是因为出差,但她再也没有见过程起。有些人是真的要忘记的,因为他不配被记住。

   曲小婉越来越干练稳妥,她在工作上兢兢业业,在处理人际关系时谦虚谨慎。她一点一点地变化着,从一个傻姑娘到成熟的女人。她没有一蹶不振,谢天谢地,她从那次重创里站了起来。

   她把自己的这段经历告诉那个失恋的女孩。女孩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睁着一双湖水一样的眼睛对她说:我知道该怎样做了。

   那天晚上曲小婉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允许自己犯一次傻,是为了让我们再也不去犯傻。是的,每个女孩都有一段傻姑娘的时期,比如曲小婉,比如宋小婉,还比如赵小婉。但重要的是,小婉们要自己学着成长,然后坚韧地面对这纷扰的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