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带着空枪上路

  不要带着空枪上路

  我和紫心是在学校中文系专题辩论赛上认识的。第三场我们败下阵来后,我打主意在别的地方捞点面子回来。辩论赛我们输在关于托尔斯泰的创作思想上。输给了年轻的骠骑兵和美丽的娜塔莎、丽莎、安娜.卡列尼娜以及侯爵伯爵们的不幸和幸福。......托尔斯泰经历了俄国解放运动的哪三个时期?俄国革命,列宁论托尔斯泰。俄国革命的镜子。哦。还输给了紫心。她要我自己照照镜子,她照镜子吗?她的镜子是什么样的?紫心的镜子....咳,紫心!她不就是比别人多两个酒窝吗?不就是比别人聪明那么一点点吗?她真那么牛?!她真的牛,我也不是瓷器店。我是大四中文系的我怕谁?!紫色的心,就藏在她那浅浅的酒窝里。怎样才能接近那个迷人的酒窝呢,辩论后的联谊会上,和同学赌定了二十瓶啤酒,我上了。我瞅准机会上去,对这个比我矮一年级的敌方统帅说:紫心同学,让我们认识认识....她浅浅地笑了笑。你是老大哥,是我该请教你才对呢!她说。我说:我想,我们可以就一些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意见....哪些问题是我们共同关心的呢?她也许知道我要讲什么,打断我说:在辩论赛上,不是都交换了吗?好象是谁说过,聪明美丽的女孩不一定有酒窝,我把事先设计好的台词背了出来:但是,又好象是谁说过,有....有酒窝的女孩一定是聪明美丽的,对吧!紫心说。她眉毛微微上扬,那两个该死的酒窝顷刻漾起。这是形容娜塔莎的,你在我面前搬出来用,也太没有创意了吧!我笑了笑:我觉得你和她们有共同之处....不会吧?!她歪了歪头,似乎有些感兴趣:你想讲什么,就全说了吧,不要捉迷藏了。她看出了我有些尴尬,起身去给我倒了杯水。我看出,今晚不能和敌方统帅讨论什么这个娜那个娜的,因为不是紫心的对手,但敌方统帅有两个要命的酒窝,里面是神秘的紫色,对我的诱惑力实在太大了。无论如何,也要设法把猎物引到我的陷阱中去。你想不想....我顿了顿,说到:我以中文系足球队队长的名誉,邀请你当我们啦啦队的队长。哦?真的?她感兴趣了。你一个人决定行吗?有什么不行?!我想,大不了请球队的弟兄们搓一顿。我知道,啦啦队长这个职位颇具杀伤力,有好多MM在争抢。一场球赛人气旺不旺,啦啦队的美眉队长起着关键作用。我接下去说:不过作为交换条件,你要协助我写毕业论文,我的论文题目就是托尔斯泰笔下的女性人物....呵呵,紫心诡异地笑了笑:行啊!我也许能帮你收集一点资料。我和紫心就这样,因为托尔斯泰而经常出没于图书馆和球场。说老实话,我VS紫心一开始是赌二十瓶啤酒,渐渐的,在图书馆认真读了几部厚得吓人的老托后,一个人竟然常常躺在足球场的草坪上胡思乱想。紫心?酒窝?年轻的骠骑兵和美丽的娜塔莎、丽莎、安娜?爱情?幸福的家庭总是幸福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我VS紫心是幸福的吗?对紫心暗暗的(小小的?)爱慕,始于她与那一堆俄国娜娜们一样高贵的气质,我的爱慕会不会是寄到俄罗斯去的一封没有地址的信呢?然而要对紫心公开我的爱慕,老实说,我真的震慑于她那紫色的神秘!有好几次,那话都挤到了嘴边,偏偏在这时她又漾起微笑,那对酒窝浅浅地,恰到好处地呈现出来,那拒人于门外的气质,她紫心运用得十分娴熟....那几天,球友和啦啦队的MM们都在关注我和紫心的进展----他们将此役命名为校园星球大战,期待着鹿死谁手。球友们的赌注上升到五十瓶啤酒,MM们甚至在校网上灌水时,都要时不时的提这一壶来用用。这场校园星球大战,紫心也在关注。夏天的最后一周,我下战书了。我给她写了封信:....紫心,我们俩共同关心的问题,其实是不言而喻的,也就是对于文学艺术尤其是俄罗斯古典文学的爱好。打个比方,托尔斯泰笔下,年轻的骠骑兵和娜塔莎,再勇敢地往前走一步,也就获得了他们的幸福,不再成为遗憾。紫心,我想我们应该再往前走那么一点点,把遗憾留在身后....信交给了紫心。十二码点球决战,就等一声哨响。9.15米的距离,我还从来没有恐慌过,但这回?....我的对手是紫心,这个敌方将领除了熟知俄罗斯古典名著外,还天生了一对迷人的酒窝,我还是头一遭碰见这等神秘武器!第三天晚上,回复来了。....是谁的双手的触动,惊动了娜塔莎?她醒过来,这触动既轻柔又舒服。她突然怀疑这是不是真实的,轻声尖叫起来....她确信自己没有看错,那站在窗前的,不是年轻的骠骑兵罗斯托夫,而是她心仪的伯爵,忧郁地站在窗前,全身沐浴在夏夜的月光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