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事

  官事

  老福根将打官司的事说给村长听时,村长吃了一惊,村长一个劲地剔着牙花子,其实村长什么也没吃,只是剔着。

  村长说,好好的,打什么官司。

  老福根说,王来顺这小子太欺负人。

  村长说,官司是好打的吗?

  老福根说,我也不想打官司,谁闲得没事,去打官司,我要是有办法,我还去见官?

  村长就不说什么了。

  老福根就去找邢胖子。

  邢胖子是乡里的法官。

  邢胖子说:你是要告王来顺?

  老福根说:对,告王来顺,告他欠债不还钱。

  邢胖子说:你有证据吗?

  老福根说:我带着呢!

  老福根就把王来顺春上给他打的欠条拿出来。邢胖子看了半天,邢胖子说:老福根,打官司是要钱的。老福根说:我问过别人了,就是诉讼费吧,谁输了谁拿。邢胖子看着老福根满有把握的样子,邢胖子说:那就立案吧。邢胖子找过纸和笔。说你把过程说说。

  春上老福根要卖一辆四轮车,王来顺知道后,就来找老福根,说他要买。说好三天内付款,老福根也没多想,知道王来顺家正开着加工厂、豆腐坊、醋房,还能短下他这点钱。老福根就同意了。王来顺给老福根打了个条就把老福根的四轮车开走了,王来顺临出门时,王来顺说,三天,三天后你来取钱。三天后老福根去找王来顺,王来顺却说钱在银行里,银行里这两天正没钱,客客气气将老福根打发走了。后来王来顺开着老福根的四轮车给县饲料厂拉玉米,老福根去找王来顺要钱,王来顺就是不给。老福根在等了一个夏天后,老福根就想把四轮车开回来,老福根就带着自己的儿子去县城将王来顺连人带车截住了,王来顺嘴里叼着一根烟满嘴酒气,老福根和儿子见到车时,老福根傻眼了,原来七成新的车,现在烂得已不成样子了。

  王来顺说:想要,想要你就开回去吧。

  望着王来顺的样子,儿子回手就是一个嘴巴子。儿子还想扑上去,老福根将儿子拦住了。

  老福根说:王来顺,你打算什么时候给钱?

  王来顺也不恼,王来顺捂着脸说,等饲料厂给结了账就给你。

  老福根不信王来顺的话,去饲料厂一问,果然饲料厂短着王来顺的工钱,一问是多少,饲料厂说差不多有一万元吧。

  老福根就回来了,差儿子三天两头去饲料厂问结账没有,饲料厂说没结账。有一天,儿子又去问,有一个女会计见儿子跑得多了,就悄悄地告诉儿子,说王来顺的工钱早已顶了王来顺从厂里拉走的饲料款了。才知道王来顺开着四轮车挣下的钱要抵两个四轮车的工钱。

  老福根才知道王来顺在乡里还开着一家销售饲料的门市部。

  这样就到了冬天。

  王来顺在一个黄昏忽然就将车给老福根开回来了。老福根听着王来顺的话,老福根气得没有说出话来,王来顺说,派出所的杨所长是我的外甥,你儿子上次打我的事,我这次就不追究了,王来顺说完就扭头走了。

  老福根就找儿子商量。

  儿子看着破烂得不成样子的四轮车说,狗日的他把咱耍成甚了,饲料厂现在没活儿了,又把四轮车给咱开回来了!

  老福根说,怪咱、怪咱、怪咱没头脑哩!

  儿子没有责怪老福根,儿子说:狗日的。

  儿子走时,老福根说你不能去找王来顺,他和公安局的杨所长是亲戚哩!老福根是怕儿子去找王来顺打架。

  第二天一早,老福根见到王来顺的时候,王来顺头上缠着绷带,躺在乡卫生院的病床上,老福根才知道儿子已被派出所拘留了,除了要交王来顺的医药费,还要交治安处罚金壹仟元。

  上一页12下一页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