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不关牛顿的事

  爱情不关牛顿的事

  一偏偏是快要放学的时候外面开始电闪雷鸣。星期五下午的最后一节课是自习,其实已经没有多少人的心还在教室里。这是炫耀追求者质量和数量的时间。女生们开始在课桌下收发短信。手机在木质课桌里此起彼伏地振动。有伞的女生有的也悄悄把伞塞到了抽屉深处。有人给你送伞吗?汤米的同桌用手肘捅了捅埋头算数学题的她。汤米刚转到这所学校一个礼拜,这是她的同桌——滕妤跟她说的第一句话。汤米讪讪一笑,摇了摇头。滕妤立刻显出一副对此不可理喻的表情:你不会是……要让你爸来接你吧,那也太逊了……汤米本想说其实我爸也不会来接我,他现在还在另一个半球呢,但她闭了嘴,埋下头继续做题。她不明白雨天是男孩的殷勤与女孩的受欢迎度的秀场,不过她明白了也没有用,她几乎不认识任何人。滕妤编发完一条短信,对汤米说:我找了个人送你回去,不用谢我,没有男孩子送伞的女生是没有前途的。她说完,面无表情地两眼平视前方,耳朵里塞进iPod耳机。终于还是下课了。人群流动到一楼的楼梯口,并纠结地堵塞着。有女生对外面的大雨夸张地尖叫,男生们撑开伞,揽过女孩的肩,相依偎地走进了雨里。也有男生为争抢护花使者的机会当着女生的面拉拉扯扯。人群里,汤米看到了滕妤,她还是面无表情目光平行,耳朵里塞着iPod,为她打伞的是学校篮球队的一个高个子男生。你是汤米对吗?汤米回头,一个男孩正对着她礼貌地微笑,是滕妤让我来送你的,我们走吧。他撑开伞,把她往自己这边拉了拉。雨水开始乒乒乓乓地敲打伞面。她不知道说什么,于是什么也没说。但她知道,飘洒向她的,除了胡乱纷飞的雨丝,还有无数令她无比困惑的目光。二星期一早上刚一踏进教室,汤米便受到了众人三分钟注目礼的待遇。很多人用目光把她从发梢到脚趾甲扫描过一遍后,撇着嘴摇了摇头。金融危机会不会影响到了滕训的口味?也许是图个新鲜嘛,现在不是在反对饮食单一化?呃……连她名字都有一股油烟味……Noway,两个女生走到汤米面前,把一张纸拍到她桌上,Listen,通过分析滕训历任女友的档案,现在流通的‘滕训指数’是这样的:身高168.5公分,体重44.5公斤,三围……还是你自己看吧……据我们目测,你应该是除了体重超标,别的都没有达标。滕训是谁?Oh!MyGod!女生们的OhmyGod并不是朝向汤米,而是朝教室门口说的。只见一个据目测应该是体重没达标,别的都超标的女生在五米外用目光扫射着汤米。就在大家凝神屏气间,滕妤刚好从门口拐进来,并用肩膀碰开那个用眼神放枪的女生:谁啊这是,大早上的就立门口……那女生见滕妤后竟然偃旗息鼓下去,一声不吭便回去了。滕训是不是就是那天你叫来送我的人?语文课全班叽里哇啦背书的时候,汤米问滕妤。滕妤两眼直视前方麻木地背着戴望舒的《雨巷》: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可能让他女朋友误会了,人家好像已经来……我不喜欢他现在这个女朋友,另外,他交什么样的女朋友,我可以决定!她义正词严地看着汤米,吓了汤米一大跳。下课后坐后面的夏小正给汤米传过来一张纸条:她是滕训的妹妹。过‘滕训指标’关难,过‘滕妤’关难于上青天!啊,该死的高中,对热门人物的追逐永远是青春期的图腾,到哪儿都是这样……汤米用劲儿地在草稿纸上写和画着,对了,换底公式是什么来着,她小声嘀咕了一句。但学习委员夏小正的生活好像过得很惬意。当汤米为匀变速直线运动发晕时,夏小正早就玩转牛顿三大定律了。戴着副小眼镜,永远眯着眼微笑的夏小正其实一直暗暗喜欢滕妤,这是汤米后来才知道的事。刚开始她只知道滕妤威胁夏小正说这次月考你敢再考过我试试于是夏小正愣是30分的物理客观题看都没看全涂了A,结果他还是比考了90分的滕妤多考了2分。我是无辜的……夏小正在挥舞着扫帚的滕妤前面抱头鼠窜。这天滕妤老是频繁跑厕所,汤米关切地问她怎么回事要不要紧,她翻汤米一个白眼:不知道拉肚子减肥啊?下午放学后,滕妤还要再去一趟,她一进厕所就遇见早上立门口向汤米寻仇的那位美女。我说滕妤,美女拉住她,求你别再掺和你哥和我的事了好吗?滕妤嫌恶地用指尖拨开她胳膊上美女的手:干吗啊这是,洗手了没有啊?滕训上个礼拜五送的那个女生到底是谁?怎么,你又想给他介绍新女朋友了吗?你觉得她配得上滕训吗?我有哪点不好你可以提啊……滕妤被美女拉住不放并被她的连续问句砸得头昏眼花,快憋不住的她只好捂着肚子蹲在地上,正想龇牙咧嘴说一句你有完没完啊姑奶奶我快憋不住了,只见汤米冲进厕所,大喝了一声:你想干吗?!汤米见滕妤久不出来,心想滕妤不会是虚脱在厕所里了吧,于是跑进厕所正好看见刚才那一幕。看来她以为美女对滕妤动了粗,于是义愤填膺地把美女推搡开,护住脸色惨白的滕妤:你干什么!有事冲着我来!美女心里说这二人实在是太dramatic(富有戏剧感)了,于是哭笑不得地出了女厕所。滕妤,滕妤,你没事吧?快,快,扶我进厕所间里……坐在马桶上的滕妤不打算告诉汤米这场厕所暴力的真相,但在蹲了十分钟后,她觉得身体和心灵都一下变得很舒畅。滕妤出来后,俩人颇为惺惺相惜地挽着手回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