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瑚有几个夜晚不呼吸

  珊瑚有几个夜晚不呼吸

  少则稀贵,多了就贱了林珊瑚学校后面那条街,夜幕降临之后特别热闹。女生们围在各个地摊前,手机挂饰、糖果袜子、骷髅头围巾、廉价裙子,唧唧喳喳抢购。摆摊做生意的大多是周边学校的学生,林珊瑚也是其中之一,她给人贴手机膜。五到十元一张,一个晚上可以贴几十张,收入很可观。没过多久,林珊瑚就用挣来的钱买了一部手机。手机新买的当晚,林珊瑚摊子十米外的地方,摆出了第二家贴膜摊子,不但贴手机膜,还贴电脑膜,且价格比林珊瑚的便宜很多。所有人一哄而上挤到那个摊子上,林珊瑚当晚只贴出两张膜。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少则稀贵,多了就贱了。第二天晚上,林珊瑚找来一块木板,刷上一排醒目的大字:贴膜一律三元,送可爱手机贴图。效果出奇地好,林珊瑚的摊子马上被围得水泄不通。另一个摊子的男生,生意变得冷清了,持续几天,他干坐在对面愁眉苦眼,早早摊子走人。林珊瑚心里好不痛快,摆了这么多年的摊,揽生意她最拿手。有天另一摊的男生没有来做贴膜生意,林珊瑚心里打了胜仗一般。晚上收摊时,林珊瑚拍拍鼓囊囊的装钱的背包,得意地吹起口哨,没有注意到有几个人朝她走来,一直走到她面前,带头的一个二话没说就把林珊瑚那块板子给砸了,飞出的木屑划伤了林珊瑚的下巴,湿热黏稠的血大颗滴落。林珊瑚冲上去,脸上就挨了一拳。她感觉整个脸都肿起来了,嘴里充斥着血腥味,她紧紧抱着背包,看着他们踢翻她的摊子然后扬长而去。林珊瑚蹲在地上默默拾起那些幸存的膜片,指尖颤抖。没常识还敢出来混林珊瑚第二天才发现,她掉了颗牙,半边脸从嘴角一直肿到眼睛。林珊瑚等到晚上才出门,去商店买了一壶花生油,经过那条喧闹的小街,看到贴手机膜的摊位上围满了人,拨开人群,举起油从那个正在专心贴膜的男生头上浇下去,所有人都尖叫着跳开。男生站起来,油腻腻地就要上去抓林珊瑚。林珊瑚举起打火机,男生当场就吓呆了,人群四处散开。男生一步步往后退,对林珊瑚说:我只是想叫他们警告你,没有想到会变成这样,你骂我打我都好,我把我的摊子给你了行不?他退到路边就撒开腿跑。林珊瑚看他跑远了,站在那冷笑,然后拎起剩下的半壶花生油,无比解恨地走回学校。有个江湖郎中曾经告诉林珊瑚,花生油可以消肿,抹在脸上睡一夜,第二天就会好很多。打火机顺手丢进了垃圾桶里,那是只早已坏掉的打火机,是她在路边捡到的。而且,食用油的燃点那么高,根本点不着,跑那么快,一点常识都没有还出来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