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事的本事

  混事的本事

  这年头,过年一见面,寒暄起来,三百六十行,无论干什么,都说自己在混事。混事也有混好混不好的,那混好了的,除了运气好,祖坟冒青烟之外,还要看本事。干事的本事跟混事的本事,不是一回事,会干事,不一定会混事。华人圈里,谈吃谈得最明白的唐鲁孙先生说,张伯驹曾经跟他说过,人在世上混,得有四样本事:一笔好字,两口二黄,三斤黄酒,四圈麻将。如果不能四样皆备,至少得会两样,才能混得下去。这里要加一点注,两口二黄是指会唱京剧,在这方面,张伯驹是超级票友,跟余叔岩和马连良搭过戏。三斤黄酒当然指有点酒量,民国的时候北京兴喝绍兴黄酒,筵席上少不了陈年的花雕和女儿红,所以说,四样本事中,三斤黄酒,说的是酒量。

  张伯驹的这段名言,脱胎于清朝官场的清客十字令:一笔好字,二等才情,三斤酒量,四季衣服,五子围棋,六出昆曲,七字歪诗,八张马钓,九品头衔,十分和气。所谓清客,看过《红楼梦》的都知道,就是那些在贾政周围,贾宝玉给大观园题咏,写一句,叫一声好的那些人。虽然张伯驹的父亲官高爵重,号称袁世凯的钱袋,但是到了张伯驹这一代,已经基本上属于吃老本了,在官场、军界,以及商界边上混事了,如果真的进了官场,这样混就不够了。清代乾、嘉、道之际,有位混得还不错的官僚梁章钜(做到两江总督),在他退休之后的笔记《归田琐记》里,提到清代官场上流行的首县十字令,上面是这样讲的:一曰红,二曰圆融,三曰路路通,四曰认识古董,五曰不怕大亏空,六曰围棋马钓中中,七曰梨园子弟殷勤奉,八曰衣服整齐言语从容,九曰主恩宪德满口常称颂,十曰座上客常满樽中酒不空。明清两代,凡是在省府所在地做知县的,被称为首县,辖境机关多,官员多,来往应酬多,麻烦多,机会也多,没两下子,混不下来,这十字令的本事,其实只是略见一斑。不过对于现在的人来说,里面还需要加点注,其中的马钓,又称马吊,是麻将的前身,此令如果稍晚一点出炉,估计就改成八圈麻将和围棋麻将中中了。主是指皇上,宪指巡抚或者总督,主恩宪德满口常称颂,说的是把领导、大领导经常挂在嘴上,马屁呢,要拍在马屁股上,而且,领导在,领导不在,都一个样。

  混事的本事,官场比社会上,显然复杂多了,从四样变成十样,不过有一点是一样的,就是跟正事一点关系都没有,跟官员的公务,至少从字面上看并不相干,如果搞业务考核的话,一样也用不上。但是,什么地方都一样,会干的,不如会混的,商场上吃得开的,是混的本事大的,大的买卖,都在酒桌上谈,官场更是如此,公务和私务,从来都是在浅斟低唱中,在四圈麻将声中,悄然进行,业务考核好的,未必升得上去。况且,官场、商场,从来分不清楚,清末以来,黑道白道,也开始混淆,路路通,不仅加官进爵,而且财运亨通,这里面,离不了混事的本事,一、二、三、四、五、六、七……www.5aigushi.com

  要是看马路和楼房,时代已经比梁章钜、张伯驹那会儿进步多了,但是,混事的依旧在混事,内容在与时俱进,但大体框架也差不多,麻将依然,围棋却未必,要看领导爱好什么,如果人家喜欢网球,那就网球,如果人家喜欢高尔夫,那就高尔夫,如果实在俗,非要斗地主,那也只好斗地主。关键是玩什么像什么,正好够陪领导或者客户的,像那些当年陪段祺瑞下围棋的清客一样,不多不少,就让主子赢上一点点,还看不出是让的。谈吐要风雅,说话要识趣,酒量如果到不了三斤,话要到三斤。现在光顾梨园、两口二黄已经不时尚了,那么歌厅里的本事,是都要明白的,混事的人,唱卡拉OK不能像一般人一样,按自己年龄段唱,必须新歌老歌都会,只有领导会的不会。所以,新时代的十字令应该是这样的:

  一曰红,二曰圆融,三曰路路通,四曰奉上古董,五曰不怕大亏空,六曰玩什么什么精,七曰卡拉OK首首行,八曰西装整齐英语门清,九曰领导美德满口常称颂,十曰五星饭店洋酒不落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