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多年,恰逢花开

  等待多年,恰逢花开

  有时候,我们会有这样的感觉,猛然间发现一盆花开了。于是惊异,咋就开了呢,前几天看的时候花骨朵还在紧闭着,今天就盛放了。

  是的,我们总是太喜欢人为地缩短一朵花盛开的过程,认为是几天或一晃的工夫,却忽略了上几个月乃至半年的积聚养分和含苞待放。我们也总是把一个人的成功看成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而忽略了其事前的准备和积渐。

  我们总说,一个人,一转眼就老了,我们却忽视了他身后的岁月;我们总说,一段路走着走着就完了,我们却忽视了每一次举步;我们总说,一部分积蓄,没怎么花就没了,我们却忽视了每一笔支出;我们总说,眨眼之间一年就完结了,我们却总是忽视了每一个今天。

  范进中举时的欣喜若狂与得意忘形,一时间的天渊之别,人人只看其风光无限,中举前的落魄,吴敬梓不说,谁能知晓?

  故乡有句话用来形容别人家的孩子长得快,说是小孩子不在谁身边长得就是快。长得快是说其结果,可别忘记了孩子显得长得快的原因,那就是不在你身边。若是孩子日日在你身边打转,恐怕感觉就不一样了。

  还有一句话说得好:非常努力,才能看起来毫不费力。若想人前显轻松,就得背后多用功。看昆曲《牡丹亭》,杜丽娘的一颦一笑煞是婀娜,然而,若想演好杜丽娘这样一个角色需要多少回夙兴夜寐,许多多少次练功摸索,需要多少次批评指正。

  想成角儿,多崴脚。没有哪个角儿不崴脚就能如愿的。

  然而,现代社会,太多的人,心思焦灼鼎沸,哪有一份悠然等待的心情呢?

  生活是一道功夫茶,太多的人只关注茶香,却忽视了其中的功夫。

  李清照在《减字木兰花》里写道:卖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这是何等美妙的生活情趣,一枝花,买回来,插在花瓶里,不几天就灿然对你笑开了。而现在的许多人不是愿意买得一枝春欲放,而是嗜好买得一枝春在放!

  焦灼的心境如刀,把这样一个美妙的等待过程给阉割了。如武夫摧花,哪懂得怜香惜玉的矜持?

  有人感叹别人真是好运气:等待多年,恰逢花开,这样一个恰逢,哪是恰逢,而是一粒种子播撒在悠然心壤里的生根发芽呀。

  真是熬得过等待,才能盼得来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