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在冬天的花朵

  开在冬天的花朵

  看见那朵小花时,我正在车上。我叫司机停车,他说,张楼还早哩。我说,就在这儿停。

  一出车门,雪花便飞扑过来,不一会儿,从头到脚就白花花的了。走到花儿跟前,我蹲下身去,仔细地端详起来。

  是一朵玫红色小花,从一堆干草里探出来,活泼泼的。仿佛知道我来看它,连忙来迎我似的。环顾空旷的原野,再看它时,忽而有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雪越下越大,天也渐渐黑下来,我不舍得离开。走出几步,不禁回头时,心突然颤动了一下,一朵红艳艳的花儿,盛放在苍茫洁白的雪野中,美得让人直想流泪。我连忙掏出手机,把它储存了下来。

  后来,每当看到这朵小花,总是恍若春天,心里也暖暖的了。

  一次,去外地出差,坐地铁时,钱包被盗,钱包里装着银行卡、身份证等一些必需品,没了它们,就得像流浪儿一样露宿街头。我蹲在站牌下,欲哭无泪。

  孩子,是不是遇见什么事儿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我面前站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此时,她正用慈善的目光望着我。我把心里的委屈一古脑儿说给她。老人说,她家就住附近,让我先跟她回家,并安慰我说,再难的事情都会有办法解决。

  回到家,老人束起围裙就进了厨房,不一会儿,把一碗热气腾腾的肉丝面端到我面前,并看着我一口一口地吃,那眼神不由得让我想起母亲。吃完饭,老人把我领进一间整洁的房子,抱来全新的被褥,铺好,又沏了一杯热茶放桌上,说,我去给儿子打个电话,让他帮你找找看。

  原来,老人的儿子在地铁站上班。第二天,他领我看了监控。巧的是,偷我钱包的人此时正在地铁上工作,被抓了个现行。当我接过完好无损的钱包,含泪对老人表示感谢时,老人却轻描淡写地说,谁没个难处,再说,一点小忙而已。

  后来,每次去饭店,我都会点一碗肉丝面,在热气氤氲里感受着母亲般温暖的目光。

  那年,母亲出院后,我把她接到家里来住。望着母亲呆滞的目光和面容,我的心仿佛掉进冰窟里。我一遍遍责问自己,从前为什么不多陪陪母亲?

  为了弥补对母亲的愧疚,更为了将来不再被遗憾和自责折磨得痛不欲生,我把照顾母亲当作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我开始研究母亲爱吃的食谱,一口一口给母亲喂饭,给母亲讲故事,唱花木兰,和母亲一起做游戏。

  一天,我和母亲扔沙包,扔着扔着沙包不见了。我劝母亲说,别急,我去再缝一个新的。这时,母亲突然把沙包举到我眼前,说,我藏起来了。这是一个多月来母亲说的第一句完整的话,说这话时,母亲脸上露出的孩子般的得意和笑容,仿佛一缕灿烂的阳光,温暖着我那颗冰冷的心,也温暖着母亲人生的冬天。

  有时候,一点微不足道的关照和温暖,或许会给那些处于困境甚至绝望中的人的心里陡添一抹春色,从而使其满怀希望和信心,走出生命的萧瑟季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