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卑微地生活吧

  请卑微地生活吧

  2000年的时候,笔记本电脑远并未普遍,尤其是在印度这样一个并不算太发达的国家。所以,在维威克·普拉丹打开行李箱,取出笔记本电脑准备挤时间工作的时候,旁边的男人羡慕地盯着他的电脑。

  维威克·普拉丹不是一个快乐的人,甚至火车的空调车厢都不能安抚他急躁的神经。尤其是身边的男人一脸羡慕地靠过来的时候更加有些微微恼火他不想被打扰。他已经升到项目经理的位置,却不能享受坐飞机的待遇。他已经同老板多次交流过,自己并不虚荣,而是为了节省时间。作为项目经理,他有太多事情要处理,去目的地的车程有十几个小时,他不想浪费这段宝贵的旅途时间。

  先生,你从事软件开发行业吗?靠过来的男人终于忍不住发问了。

  维威克瞄了对方一眼,然后以夸张的姿态护住电脑,仿佛他护着的是一辆价值不菲的轿车。

  先生,你们这样的人促进了社会进步。现在都计算机化了,真方便。

  谢谢。维威克冲男人笑了一下。尽管不愉快,但他总是很难拒绝赞美。对面的男人有点年轻,肌肉结实得像运动员。不过,他着装简便,却不合时宜地坐在豪华车厢。或许他是铁路工作人员,正免费享受乘车的便利吧。

  像你这样的人让我感到好奇。你们坐在办公室里,然后在电脑里写些程序,却给外面的世界带来如此大的变化。男人继续说。

  维威克假装笑了一声,天真的言行需要的是解释而不是愤怒。朋友,事情可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这不是写几行程序就能办到的事情。背后的工作任务十分艰巨。话说到这个份儿上,维威克很想把整个软件开发过程向年轻人好好描述一番,不过他克制住自己,只简单地浓缩成一句非常、非常复杂。

  这是当然,要不然你们的薪水也不会那么高。对方回答。

  维威克完全没料到他会这样回答,他原本还算平复的情绪一下子爆发了:你只看到钱,却看不到我们流下的汗水。大家对‘辛苦’的概念理解得太狭窄。我坐在有空调的办公室里并不代表我不会流汗。你锻炼体力,我锻炼脑力。而且我一分税钱也没少交!

  我给你举个例子吧。拿这辆火车来说,全部的火车售票系统都需要电脑控制,所以你可以定制任何两个站点之间的车票。成千上万的交易都要访问同一个数据库。还要考虑数据的完整性、安全性等。你能理解设计这样一个系统的复杂性吗?

  年轻人像一个在天文馆参观的孩子,惊愕地张大嘴巴说: 你设计并调试了这个系统?

  我过去干这个事情。维威克停顿一下,但是现在我当上了项目经理。

  噢。年轻人长舒一口气,仿佛风暴刚刚过去,你现在的生活应该轻松一点了吧。

  难道炉火比饭锅更重要?维威克简直要抓狂了。听着,伙计。你爬得越高,责任越重!设计、编写程序是最容易的部分。虽然我不做这些,但是这些事情由我负责管理!我承受着你难以想象的压力。客户会经常提出新要求,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维威克突然不说话了。他为什么要对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诉苦呢?他为什么对别人的愚昧生气呢?朋友。他炫耀似地说道,你并不理解身在战场的滋味。

  年轻人向后靠着座位,合上眼,仿佛沉思着什么。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他突然打破了沉默。不,先生,我知道身在战场的滋味。他的目光空洞,周围的乘客似乎都消失在他的视野中。

  那天晚上,上级命令我们30个人占领4875高地。敌人在山顶上猛烈地开火,谁也不知道子弹从哪来,朝谁去。黎明的时候,我们把胜利的旗帜插上山峰,但是还剩下4个人……

  你是一位……

  是的,我不久前刚从卡吉尔战争的战场上下来。他们告诉我我已经完成任务,可以换一些更安全的工作。但是请告诉我,先生,一个人能为了更舒适的生活而放弃自己的职责吗?就在那次战斗的黎明时分,我的一个战友倒在雪地里,他完全处于敌人的军火扫射之下。我有义务把他拖到一个更安全的地方。可是上尉拒绝我的请求。他说,作为一个军队领导,祖国的安全高于一切,然后是战士的安危,最后才是他个人的利益,所以挺身而出的应该是他。不幸的是,上尉中弹身亡了。他挡住了许多本来奔向我的子弹。每天清晨,当我站岗时,眼前总会浮现他冲上去的那一幕。先生,我知道身在战场的滋味。

  维威克怀疑地看着他。突然之间,他关闭了电脑。他忽然觉得,在这样一个为职责而奋斗的人面前显摆自己的功绩是多么地羞耻。

  火车慢慢减速。年轻人取下行李,准备下车了。

  遇见你很高兴,先生。

  维威克同年轻人握了握手。这双曾爬过高耸的山峰,让胜利的旗帜高高地飘扬的手是多么有力啊!这时,年轻人立正站定,向维威克郑重地敬了一个礼。至少,这是他认为自己唯一能为国家所作的事情。

  请卑微地生活吧,因为你身边随时都有一个人比你更伟大,更值得你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