夸人只夸一厘米

  夸人只夸一厘米

  缩小称赞的范围

  从事主播是一份需要口才的职业,但我一直觉得自己口拙。尤其刚工作时,与不熟的人闲聊,我就不知道如何接应。直到后来,一次无意地随口一言,让我受益匪浅。

  有次去餐厅,我和阮生在电梯里碰到,瞧见他西装上衣口袋里露出手帕一角,在灯光下熠熠生辉。我脱口而出:阮生,你的口袋巾怎么会发光?

  阮生掏出口袋巾,我细看才发现,这条口袋巾犹如工艺品,不仅边缘镶了金箔,角上还包着水钻,非常打眼。

  原来阮太是个收藏口袋巾的高手,据说阮生每天出门前,阮太都会将与前日折法不同的口袋巾轻轻放进他的西装口袋。

  不久,阮生六十寿诞,宴请同事。我带去的礼物是一条Prada的纯蚕丝口袋巾。奉上礼物时,我对阮太说自己班门弄斧,希望以后能跟她多学一点儿知识,再以后,我就成了凤凰卫视去阮生家做客最多的人。因为阮太有找到知音的感觉,经常会请我去她家里欣赏。

  随着与阮生阮太的交情加深,我似乎找到了拉近同事关系的秘诀:一个人的体表面积大约两平方米。夸人家看起来精神,夸的是全身;夸人家脸色好,范围就缩小到脸部了;夸唇膏颜色美,更集中;再缩小范围到耳钉,更有力度同样分量的赞美之词,是摊到两平方米有力度,还是落到1厘米更有劲儿?

  夸一个人之前,先做功课

  凤凰卫视当家小生姜声扬,他是个语言天才,可我连粤语都说得磕磕巴巴。以前我没话找话,问他这么多语言怎么学的,他答慢慢学的。我非常尴尬。

  后来赶上急性角膜炎流行,为防止被传染,姜声扬戴了一副平光眼镜来上班,,我觉得机会来了,以惊艳的表情说:没想到你这样阳光型的帅哥戴上眼镜竟有几分儒雅的味道。

  他笑了,我又穷追不舍,从他的脸型适合什么镜框,到他的肤色适合什么材质,再到什么颜色的镜片最能展示他的特色……一通闲聊后,姜声扬美滋滋地走了。据说他回台湾探亲时,随身带了4副不同的太阳镜。再以后,我的粤语就过关了,当然是在姜声扬的悉心教导下。

  不过,这种脱口而出便能妙手偶得的情况只是少数。夸人要想一箭中的,是需要提前做功课的,多观察、多分析,才能发现对方需要怎样的赞誉。

  夸人也需要有创意

  有的人可以直抒胸臆地夸,有的人必须拐弯抹角地赞。好比吴小莉,或许因为被太多陈词滥调赞美过,她对顺耳的好话产生了免疫力,清一色是模式化地回一声:谢谢。

  我不信她没痒处。听她闲聊,张口闭口就是我家女儿如何,我假装无意跟她提起:都说你的面相是福相,可我看你女儿更有福相。

  听了我的话,吴小莉喜上眉梢:真的吗?唉,有人说我女儿脸大,不漂亮,漂亮有什么用,有福气才最重要嘛。别出心裁的先抑后扬,勾得小莉母性大发,也对我好感倍增。

  其实,夸人时,先摸底再观察,再筛选,再集中,最后确定,找到攻克点后,还要在脑子里组织语言,琢磨该用怎样的神情和语气,就像做菜,花了心思做的菜人家吃得出来,花了心思的夸奖人家也能听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