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辈子体会一个字

  一辈子体会一个字

  老爹,老妈都是粗喉咙大嗓门,生性要强的急脾气。从谈恋爱算起,两人共同生活了整整58年。

  急脾气在一起就好比是干柴烈火一点就着。可奇怪的是:58年中,不管遇到啥事儿,他俩也只脸红,不吵架。按老妈的话说:年轻时,老头子让我百分之五十。现在我让老头子百分之百。

  几十年前,比老妈大十一岁的老爹,就像一个大哥哥对小妹妹一样,对老妈疼爱有加,处处相让,遇到老妈不高兴了,老爹几句话一哄就过去了。几十年后,老妈对老爹处处照顾,百依百顺。有时老爹来了脾气,老妈也总是谦让有加,从不火上浇油。

  去年,老爹旧病复发住进医院。五十多天里,老妈一天不落地从郊区坐公共汽车去医院照顾老爹。有一天下大雨,老妈晚到了一会儿,老爹就急了。

  等老妈拎着保温瓶刚一进门,老爹立马劈头盖脸地数落起来:下这么大雨,你干吗还来?

  老妈放下东西,喘着粗气回了一句:怎么能不来呢?

  老爹又问:打车来的吧?没有,坐公共汽车。没想到,话刚落音,老爹瞬间炸了锅:为什么不打车?你总是把我的话当耳旁风!

  没等老妈解释,老爹的批评又升级了:打车花不了几个钱,你这个人就是把钱看得太重!

  我不禁有些紧张,预感到战争即将来临。可没想到的是:老妈却不气不恼地来了一句:是,我把钱看得太重,明天一定打车行,你放心好了?

  就这样,一场预想中的战争便偃旗息鼓了。

  事后,我问老妈:为什么不反驳老爹?老妈没有解释,只轻描淡写地说:夫妻间相处,遇事应避重就轻、大事化小、退一步海阔天空;如同玩跷跷板,你跷起我落下;你发急我不急、你生气我让着你。

  一个简单的让字,说起来容易,但做到却不易;理解其深刻的含义和境界,也许值得用一生来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