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世间除了生死都是闲事

  林夕:世间除了生死都是闲事

  读苏东坡的生平及诗词,是减压的良方。

  苏轼仕途一生不得意,但豁达依然,常与和尚往来,以禅诗过招,快活煞。中三的时候,已最爱他的两句词: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那时当然未能体会也无风雨也无晴,只觉文字的魔力无边,到真正被大雨淋湿过头后,才发觉头总会干的,要回首,一般说法是我们要想着开心的部分,老记住不快的回忆是我们自找的劣根性。

  但苏东坡更高,不但没有了雨这个概念,也无所谓天晴。风雨晴朗都没有分别,所以说也无风雨也无晴。司徒华先生每年都会写挥春,今年他就选上这七个字,表达了他一路崎岖走来依然无碍于际遇的澄明心境。

  东坡居士另一绝句是:但愿生儿愚且鲁。主流思想单一化的社会价值观,家长望子成龙的多,否则楼盘广告不必加上校网作为招徕。只偶尔听过有家长祝愿下一代能快乐成长,绝到希望生下一个又蠢又钝的儿子却闻所未闻。

  可是,一想起渡边淳一在《反常识讲座》所提出的钝感力,有时是对抗逆境的良方,不禁又觉得蠢钝不一定输给聪敏。

  要那么聪明敏锐干嘛?精于看透别人的眉头眼额,自不然也学会了应付之道,擅长胡思乱想,谈起情来更不幸,爱人一秒钟的沉默,换来自作聪明分子几千念头电转。

  天生对一切感觉敏感锐利,除了有助于成为一个创作人之外,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优惠,敏锐,最大的福利是伤痕难以消散,无端端下场雨,又联想起撑过雨伞的场面之类,谁没有与爱人分享过雨伞?

  一下雨就新愁旧爱如潮涌,想深一层,真的不如生来顿感过人,翻风落雨,最好打场麻将,而且是章低兴高那种,因为愚,不必费煞思量钉下家,不必怕打这只可能出冲,听这个有几成机会,随意顺性而为,享受盲拳吃糊的乐趣。

  如果七分运气三分章这说法成立,苦苦练就那越来越深的城府,原来就为贪那三分的优势,这条数,划不来。玩游戏如是,做事其实也一样。

  从前的从前,常为愚且鲁的人动气,这个看不起,那个又为他可惜,且经常拿一个天枰,恨员工蠢多些还是憎他懒多些。直到现在,才相信个人自有个人福。不够聪明的人,损失可能只是不能像天才儿童沈思钧一样九岁读大学,不能从一粒沙中看世界,于其快乐与生命意义丝毫无损。

  至于懒,相对于蠢的可惜是有能力而没有尽力发挥,与所谓大成就擦身而过,但那是顺其性而为的选择,只要能懒得起,甘心承受懒带来的后果,且乐在其中,又何妨懒一点。

  看我们所谓玩,玩大老二时算着如何可以炒人,去旅行滴水不漏的行程买尽一切吃尽一切,连玩都勤奋到这个地步,教人如何不羡慕懒的福气。

  摘自《原来你非不快乐》,原题《车会驶进月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