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让

  礼让

  雪夜,山道,驾车,是一桩不得不小心翼翼的事情。

  所有的车都保持着一定距离,不紧不慢地走着。

  那天是除夕。开车的是个经验丰富的老司机,车上坐着一位退役交警,多少年风雨路上处理多少起事故,使得他对路况、紧急避险、驾车人心理等等很有研究。

  忽然后面出现了一辆面包车,紧紧咬住尾巴,不时地想超上来。

  交警说:别让!

  于是司机继续不紧不慢地开在中间。可那辆车似乎不肯甘休,在后面忽左忽右地试图突破。

  司机觉得这样挺危险,想找机会避让一下算了。交警很职业地从后视镜里察看面包车的车牌:是外省牌照。

  我的同事也在车上,一时同情心大发:说不定是赶回家过年的车,归心似箭,让吧让吧。

  可此时积雪已深,超车真的很危险,经验丰富的司机减速,慢慢地靠边。

  交警摇下车窗,想对面包车打个招呼,让司机适当减速。谁知那车嗖地一下掠过去,根本没有机会。

  能见度低,一会儿就看不见面包车了。

  司机和我的同事似乎都松了口气,只有交警忧心忡忡,自言自语:不该让啊,不该让,要出问题的。

  同事后来对我说起当时情形:听交警这样念叨,我的心也猛地往下沉了,暗暗祈祷着一路平安一路平安……谁知他真的料事如神,大概又开出10多公里,前面不动了。我提着相机冲进去,有七八辆车撞在了一起,面包车已经横过来了,对,就是那辆面包车。听说有伤亡。

  总以为,行车礼让总是不错的,没想到在特定情况下,让他等于害他。

  但如果不让,自己的车也就一直处于危险之中。行车,有时就像生活一样矛盾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