骂出来的学者

  骂出来的学者

  上个世纪40年代,有一个国民党的陆军少将叫徐复观,听到友人对熊十力的推崇和介绍,又在上司那里看到熊十力的著作《新唯识论》,大为佩服,就写了一封信,表示自己有志于做学问,希望得到指教。熊十力回信,讲了一番治学做人的道理。

  有一次,徐复观穿着陆军少将的军服到重庆北碚金刚碑勉仁书院拜见熊十力,请教应该读什么书。熊十力叫他回去读王船山的《读通鉴论》。

  徐复观说早年已经读过了。

  熊十力很不高兴,说:你并没有读懂,应该再读。

  过了一些日子,徐复观再去,告诉说《读通鉴论》读完了。

  熊十力问:有点什么心得?

  徐复观觉得自己读得很认真很仔细。不免有些得意,说,书里有很多他不同意的地方,接着就一条一条地说起来。

  还没等他说完,熊十力就怒声斥骂起来: 你这个东西,怎么会读得进书!像你这样读书,就是读了百部千部,你会得到书的什么益处?读书是要先看它的好处,再批评它的坏处,这像吃东西一样,经过消化而摄取了营养。譬如《读通鉴论》,这一段该是多么有意义;又如那一段,理解得多么深刻。这些你记得吗?你这样读书,真太没有出息!

  这一顿骂,骂得陆军少将目瞪口呆。

  原来读书是先要读出书的好处!

  这对于我是起死回生的一骂。徐复观明白了这个道理,恐怕对于一切聪明自负,但并没有走进学问之门的青年人、中年人、老年人,都是起死回生的一骂。

  经过这起死回生的一骂。徐复观改变了读书的方法,后来成为有名的学者,著作等身,为重新检讨和弘扬中国文化做出了出色的贡献,特别在台湾、香港等地产生了极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