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渐冻”的身体温暖你_成败故事散文精选1

  用“渐冻”的身体温暖你_成败故事

   生命只有一次,实实在在的一次,你不能选择,不能占有,不能重来。所以我要珍惜这仅有一次的生命。如果你还在挥霍生命,浪费青春,你看到我的坚持,请你珍惜;如果你遭遇不幸,深陷困境,希望我可以给你信心和力量。

   ——本文主人公

   曾经飞扬的青春

   2003年,东北师范大学视觉艺术学院篮球场上,一个留着长发,身穿白色上衣的高个子男孩是全场最活跃的人,他不停地跳跃、奔跑,一连几个漂亮的三分球引起了围观女生们的尖叫和男生们的叫好。这个男孩不仅篮球打得好,还擅长书法、设计,学习成绩优异,艺术气质与阳光健康在他身上和谐地统一。他是众多女孩谈论的对象,有人说他像道明寺一样酷,有人说他像刘烨一样帅。

   然而,现在,他全身瘫痪,不能说话,连吞咽都困难,1.80米的他消瘦到90来斤,全身上下能动的只有双眼和右手的一根中指。

   他叫王甲,被一种叫做渐冻人的病夺去了健康。有人说是天妒英才,他太优秀了。

   1983年,王甲出生于吉林白城,从小他就有着超强的记忆力,聪明过人。10岁时,他是中国青少年书法协会会员;15岁,作品入选《跨世纪中国艺坛奇才》;从小学到高中都是班里的体育委员。2002年考入东北师范大学视觉艺术学院平面设计专业。2003年,SARS期间,在一次活动上,王甲用两把拖把蘸了半桶墨汁,在8米长的白布上一气呵成写下一个巨幅的爱字,全场为他鼓掌,更有女生忘情地高呼他的名字,这块白布连同上面师生们的签名以及录像至今保存在长春一家医院里。

   2005年,王甲来到首都北京。他凭着年级第一的专业成绩,只用了3天时间就在一家知名的设计公司找到了工作。他租了一间不足5平方米的地下室,开始了北漂生活。他的想法很简单,在北京找一份工作,然后结婚生子,孝敬父母。

   2006年6月,王甲参加了中国印刷总公司设计部的应聘,只招聘一人,却有2000多人应聘。结果,王甲和另外一名有8年工作经验的人通过面试,三个月实习期结束后再淘汰一个人。

   上班的第一天,公司要设计快印店的门店形象。王甲开始了自己的努力,他花了三天时间,从快印店的图标到整个门店的形象,以及印刷样本的设计,做了一整套设计。结果,他的设计获得了全公司的全票通过,而且无需任何修改!

   北京印刷学院的印刷博物馆,进行设计招标,全公司几乎所有设计人员都拿出了自己的设计方案。最终,王甲的设计方案赢得了印刷学院那些老中青三代专家的一致认可,为公司赢得了这个标的。而他只是一名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还处于实习期!这时的王甲成了全公司的明星级人物。毫无悬念,三个月实习期结束,王甲留下了。

   由于王甲突出的表现,不到半年时间,他就被提拔为设计部门的负责人,并取得了北京市户口。虽然经常熬夜加班,他的身体一如既往好得和牛一样。2007年8月的职工运动会上,王甲身穿白衬衫,戴着白色手套,作为棋手带领队伍在运动场上气宇轩昂地走过。接下来,他参加了百米跑,以12秒 37的百米成绩夺得冠军,并打破了公司的记录。

   就在王甲期待着他的下一个成功时,噩梦开始了。

   永不放弃的灵魂

   2007年9月,王甲跟公司设计部总监岳峰抱怨道:峰哥,我怎么最近老觉得手没力气,连拳头都攥不住,你说这是咋回事啊?岳峰笑着说:你这个百米飞人手没力气,那我们就更不行喽!

   不久,王甲开始说话迟钝,口齿不清。交流时,岳峰就让他讲清楚一些,王甲皱着眉头说:岳哥,不是我不想,是嘴不听使唤了。

   一个月后,他发现握不住杯子、无法K歌;11月初,骑着自行车遭遇第一次车祸;做俯卧撑没有原来力气大,打球时弹跳高度也差了许多,说话也模糊。

   2007年12月23日,王甲被宣判,成为渐冻人。他患的是运动神经元病,又称肌萎缩侧索硬化症,英文简称ALS。

   打个简单的比方,假设每个人的运动神经元细胞有1000个。通常,少年、青年、壮年不会变。到老年后,伴随神经系统的退化,数量才会渐渐减少,但不会锐减。ALS是运动神经元疾病,1000个细胞哗的减到了700,然后是600、500,运动机能大幅度降低。

   可怕的是患病原因不明,除了10%属家族遗传,诸如海鲜中毒、重金属粉中毒等90%原因尚属推测。而最令人绝望的是,当今医学尚无法提供任何有效的治疗方式,换句话说,这种病没有治愈或好转的可能,多数病人在2~5年内去世。

   大多数渐冻人极其聪明,心思细腻,处处要求拔尖。比如英国物理学家霍金、《潜水钟与蝴蝶》的作者尚·多明尼克·鲍比。这也注定他们承受的痛苦无比深重。

   由于ALS患者的感觉神经并未受到损伤,依然保有智力、记忆力、感知能力。他们将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肌肉萎缩、无力,直至瘫痪,身体如同被逐渐冻住,故而俗称渐冻人。

   医生对王甲的父亲王树范说:你们要有心理准备,他没有多长时间了王树范感觉自己如五脏俱焚般疼痛,北京12月的天,他的衣服一下子就被冷汗浸湿了。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儿子,不日就要离开这个世界,这如何承受啊!

   短短的几天之内,父亲王树范的头发就全白了,母亲邓江英迅速地消瘦下去。面对父母的焦虑,王甲表现出了从未有过的冷静,他劝慰父母:我从小就跟别的孩子不一样,这个病虽然不能医治,但我有可能还会跟别人不一样,在我身上就能出现奇迹!

   虽然医生建议在家修养,可王甲仍选择在治疗的同时继续工作,因为他想给剩下的生命留些精彩。可是,病魔如此凶猛,它抽走了王甲的力气,吞噬了王甲青春健美的躯体,肌肉萎缩从身体左边扩展到右边。4个月后,公司经理无奈地告知他父亲:公司将与王甲签署解聘合同。

   得知这个消息,王甲鼓起双眼,喉咙发出:啊啊的怒吼声,这时的他已经失去了说话的能力,无法用语言表达他的愤怒。妈妈端上的菜还没吃上一口,他会无端找茬,大手一挥,把一桌饭菜掀到地上。一连好几天,王甲都处于情绪的愤怒之中。生理疾病、巨大的现实落差、未知的恐惧,就像一堆虫子爬满全身,噬咬、舔动。生不如死,还无法讲出。

   可是,发泄并没有让王甲感到丝毫的快乐,反而让他陷入更深的痛苦之中,因为自己的发泄伤害到了最爱自己的父母。看着早生华发的父母,横亘在他心底的愤怒在一点点消减,为了父母也要好好生活下去!他在博客中写道:有时自己会崩溃,但为了不让妈妈失望,我是强打起精神把日子过好,尽量把妈妈做的好吃的都吃进胃里,一下子把我的孤独填满,被爱占据。

   打开博客,一位学妹在他的博客里留言:学长,请你,请你一定坚持住。我永远记得,我进入大学时,你在军训时唱的那首歌,太阳下的你让我睁不开眼睛。为了你,我进了学生会,加入了记者站。现在我毕业了,长大了,却依然无法忘记你的光芒。所以,请你坚持住,一直一直做我的偶像。泪水模糊了王甲的双眼,还有这么多人在关注着自己,没有理由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