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灵魂的盒子

  打开灵魂的盒子

  只有内心足够强大人,才能正视自己,才能保持灵魂的清澈。

  在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会经历共同的过程:沿着一条路一直走到终点,然后突然停下或华丽转身,或凋零萎谢,开始另一种生活。

  2006年7月1日,对美国网球明星阿加西来说,是一个值得终生铭记的时刻。在那一天,这个有着21年网球生涯的美国男子,在温网男单第3轮比赛的焦点战中,同西班牙新人纳达尔狭路相逢,展开了一场生死较量。阿加西最终不敌纳达尔,在出局的同时,也永远告别了温布尔登。不老传奇在掌声中离开了网球圣地,告别了他在14年前拿到大满贯冠军的地方,留给球迷们的是永恒的辉煌记忆。

  战拍高挂之后的阿加西,与家人共享天伦之乐。爱妻格拉芙在阿加西退役后,又为他产下爱女杰姬。阿加西大部分时间交给了儿子杰登和女儿杰姬,同时,他开始投身慈善事业,在家乡拉斯维加斯开办了一所实验特许学校。到2009年,阿加西实验特许学校的第一个高中班毕业,34名学生全部顺利毕业。

  回顾世界网坛,鲜有人能取得阿加西的成就。从1986年入职业赛场到2006年,阿加西共斩获60个冠军头衔,8次夺得大满贯赛单打冠军,是网球历史上五位四大满贯赛均问鼎过的男子单打选手之一。

  亦是因为这样的战绩,即便退役沉寂3年,阿加西这个名字还是被越来越多的人当成一个神来崇拜。那些深爱着他的球迷,甚至还在无数华丽的梦中再次邂逅这个金牛座男人的温柔眼神和飘逸金发。优美的传奇华丽转身,不老的传说白璧无瑕,阿加西这个名字,在网坛史册中几乎修成了金刚不坏之身。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2009年11月,阿加西却公然为自己摘下了神圣的光环,他自费出版自传《OPEN》,不仅将自己过去的秘密公之于世,还异常坦率地表达了对不少圈内人士的看法,其中不乏批评讽刺之语。

  那些秘密包括1997年他曾吸食冰毒,为躲避竞赛向组委会撒谎。不仅如此,阿加西还爆料说自己曾在与张德培的澳网比赛中打过假球。就在所有球迷都被雷倒的同时,阿加西自我解剖的刀子再次锋利地刺下去,这位天王级的网球明星自曝,自己一点都不喜欢网球事业,之所以取得今天的成绩,是因为曾任拳击手的父亲一直对自己暴力逼迫。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阿加西还透露,那头令无数球迷挚爱不已的金色长发,竟然是假发。阿加西自称和家族中的其他兄弟一样,从17岁就开始秃顶。为了维持长发飘飘的假象,他在球场上甚至不敢发力奔跑,因为总担心那个浓密的金发套会随风而落。

  面对敞开心扉的阿加西,全世界的网球迷都傻了。传统习惯思维中,当我们把一个人尊奉到神的高度时,这尊神就不应该再有任何的污点和瑕疵。可是疯狂的阿加西却在功成名就的华丽转身之后,忽然恶作剧般打开了另外一个真实的世界。这样的事实,着实令那些有着精神洁癖的球迷难以接受。

  已经功成名就的英雄,何必自讨苦吃?

  阿加西的解释再简单不过。他说:回首往事,事业的成功固然令人欣慰,可是我觉得,直面真实的自己,才是真正值得骄傲的事情。如果说网球明星的桂冠是一丛艳丽的花,那么澄澈的灵魂就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溪流。我不愿意为了一朵花的芳美放弃溪流的明净,正如我不愿意为了成全网球小子的神话而放弃做一个勇敢的人。他坦然面对大众,说出了自己内心真正的独白:这本书只是呈现一个真实的我而不是讲述一个榜样。我曾经历过很痛苦的日子,犯过很多错误,但对我的生活、对我的生活方式感到自豪。

  《OPEN》的发行商指出,愤世嫉俗的人或许会认为公开这些秘密简直愚蠢至极,而事实上,阿加西所追求的不过是一次自我升华罢了。因为他的内心深处始终渴望能够做一些自己所爱的事情,这才是他的信仰。

  在《OPEN》的签售仪式上,阿加西再次热泪盈眶,那些挚爱他的球迷,并没有因为秘密的公开而对他有任何的反感。相反,他们一致认为,诚实的阿加西不仅球技精湛,同时,他还是一个可以勇敢面对自己内心的真正男子汉。他们选择继续爱这个也许并不那么完美的男人,因为,在这样不完美的偶像身上,他们看到了一个鲜活生命的纯真魅力。

  现在,阿加西的头发已经彻底掉光,可是他的眼睛却更加清澈,他用自曝的方式告诉那些迷途中的人:黑暗、错误,以及屈服,其实是所有人都会经历的沼泽,只要我们始终坚持正确的方向,光明和希望,就会在不远的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