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过寿百姓遭殃

  慈禧过寿百姓遭殃

  光绪二十年,亚洲两强大清与日本狭路相逢,亮剑之后,大清被打回原形。朝鲜陆战,大清势力迅速被驱出朝鲜。黄海大战,北洋水师遭受重创。辽东半岛陆战,旅顺失守,清军全线溃败。

  就在大清哀鸿遍野之际,迎来了慈禧太后的60岁寿庆。生日如何过?慈禧有自己的如意算盘:先在皇宫里接受朝贺,然后銮驾出紫禁城,到颐和园去看大戏,开寿宴。

  国务委员孙毓汶和卫戍司令荣禄等后党把寿庆大典作为压倒一切的头等大事来抓,提前两年就开始抓形象工程了,从西华门至颐和园数十里路,凡有碍圣瞻的破棚烂屋都用临时围墙遮掩起来,并绘以粉饰太平的标语和图案,沿途重要地点还搭建了戏台、彩殿、牌楼等点缀性景观。

  为了修缮颐和园,海军军费不断被挪用,甲午战前连续六年,大清海军未添置一舰、未更新一炮。本来大清财政已捉襟见肘,但为筹办寿庆大典,先是关东铁路筑路专款200万两被商借,甲午战前的关键时刻,这条有着重要军事价值的铁路只得停建。接着,海军军费200万两又被商借,以致舰艇的正常维护都无法保证。为掩人耳目,慈禧以光绪名义发布上谕,称这是皇帝孝心,所花费用都是平时节省下来的,无伤国计。

  大典筹办过程中,帝党不时出来搅局。财政部长翁同多次上奏,坚称难以筹款,并想方设法拖欠工程款。中日开战后,清军不堪一击,一溃千里,朝野无不为之哗然。有大臣联名上疏,坚决要求停办寿庆大典,将这笔庞大的费用用作军费。

  眼看大臣们的万寿贡品已应诏备好,放弃这个搜刮的机会未免太可惜。但国难当头,不做做样子,情理上又挂不住。慈禧为此很纠结!

  为虚应舆论,慈禧发布懿旨,称王公大臣、将军、督抚、都统,副都统、提督、总兵无须上贡。一度让汹涌的舆情有所平缓。后慈禧又突然改变说辞,下令王公大臣和各省大员于九月二十五日前呈上贡品,蒙古王公于九月二十六日呈上。原来先前只是缓兵之计。按照慈禧的逻辑:就算是寻常百姓家老太太的60大寿,也会尽力办得风光热闹,何况是功高盖世的她?再说,办寿哪有不收礼的?如果她的生日办寒碜了,朝廷没面子,洋人就瞧不起,就会欺负你,老百姓也瞧不起,就会不听话!为了皇帝的面子、大清的社稷,办寿收礼是不得已而为之。

  在后党的积极操持下,慈禧收足了寿礼,所得稀罕之物数目不可胜计、价值无法估量,大典也办得豪华铺张、排场非凡。

  大典后不久,又发生了一连串事情:一是旅顺陷落,日军屠城,无数百姓缟衣綦巾,二是威海卫、刘公岛陷落,北洋水师全军覆没,三是赔偿日本军费两亿两,大清只好对外高息举债度日;四是慈禧秋后算账,翁同被开缺回籍。

  甲午战前,日本因国库岁入不足,明治天皇每年从内库中挤出30万帑银补贴军用,皇族甚至带头节衣缩食,后方富家豪族竞相效仿并纷纷捐款,各级公务员还献出了四分之一薪水。对比此间中日不同国情,可以说:甲午战前,中日的胜负就早已注定。

  慈禧自以为是的生日秀深为国人所唾弃。大典后不久,一首《爱民歌》在全国各地广泛传唱:天子万年,百姓花钱。万寿无疆,百姓遭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