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幸福的国家

  最幸福的国家

  拂晓时分,布姆唐河谷的农民上路了。他们身着五颜六色的衣服,三五成群沿着山路而下。今天是不丹一个重要的节日,女人们穿上了她们最漂亮的基拉裙,丝质的长裙闪闪发光;男人们穿着传统服饰果,让人联想到日本和服和苏格兰裙。红、黄、蓝,彩色的剪影四散在稻田的绿色之上,更突显了河谷之美。随着巨大的锣声响起,最后到的人加快了脚步,这锣声标志着一年一度纪念莲花生大士节日的开始,8世纪时,莲花生大士越过喜马拉雅山将佛教传到这里。僧人们排着队从庙里走出来。穿着赭石色初级僧侣长袍的年轻乐师在铙钹声中走来,他们身后是寺院长老和身着橘色长袍、头戴头巾的主要转世喇嘛。僧侣们眼睛微阖,盘腿而坐,诵读着曼特罗祷文,参加节日的人们恭敬地站在僧侣周围。终于,鼓声加快。第一批舞者开始跳祝圣的舞蹈,这支舞要持续整整一天。这些是幸福的预兆,是节日的开场。24岁的女教师泽仁说,她漫不经心地观察着舞者,向在圆圈中跳舞的某个人暗送秋波,因为这一盛大节日也是各个村庄的男女相识的机会。许多婚姻都是从这里开始的,这是幸福婚姻生活的保证。

  泽仁熟悉幸福,她就教这个。如同众多不丹年轻人一样,泽仁刚一毕业就失业了。于是,她接受了一份薪水微薄的教师工作,在一所小学里传播国民幸福总值(BNB)的理念。她解释说:对于孩子,要采用简单的方法来教授幸福。比如在数学课上,孩子们不学‘3只牛+2只牛=5只牛’,而学‘我有5只牛,送给贫穷的邻居两只,还剩几只?’除了文化课,孩子们还有宗教课和生态环保课,精神力量使我们远离物质主义。

  幸福理念应用于不丹行政、经济和社会的各个方面。国民幸福总值委员会办公室坐落在不丹首都延布的大西丘宗寺院,这里也是不丹皇宫和政府所在地。当然,我们不能命令人们必须幸福,委员会领导加玛·切提姆解释说,但我们认为政府的作用在于创造条件不让任何事情阻挡一个人幸福。

  喜马拉雅山最后一个佛教王国不丹坐落在中印之间,这个竺域之国、雷电之国、神龙之国小心翼翼地经营着自己本国的特色。其核心是国民幸福总值。它有四大支柱:公平发展、良好管理、文化和环境。我们可以把一切总结成一句话:不应该为了经济发展牺牲一切。加玛说,他举了森林的例子,砍伐森林很容易,这能带来可观的收入,但这将是生态灾难。如今,从犀牛与象群散步的低海拔丛林,到遍布冷杉和云杉、生活着小熊猫、老虎、雪豹以及十几种世界独一无二鸟类的高地,不丹四分之三的土地都被森林覆盖。

  国民幸福总值理念是一个突发的灵感。那是1972年,参加不结盟国家峰会的不丹国王到达新德里机场,一个印度记者问国王殿下不丹国民生产总值是多少,不丹国王并没有不知所措,他立马回答说:在我们国家重要的不是生产总值而是幸福总值!幸福理论最终在2008年被写入不丹宪法,这一理论也吸引了众多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白宫顾问以及西方知识分子和好莱坞明星慕名而来。全球经济危机之下,人们不断质疑资本主义的原则,而幸福却被列入了联合国千年目标,此外,联合国还把每年的3月20日定为国际幸福日。

  不丹对自己的理念深信不疑,甚至想要科学地测量幸福。结果显示,约四分之三的不丹人认为自己幸福,甚至非常幸福。然而,仍有至少12%的不丹人生活在贫困线之下,他们生活在偏僻的村庄,没电、没电视、没有现代的生活起居设备。这就是不丹面临的两难处境。与世隔绝,几乎仍停留在中古时代的不丹王国开始奋力弥补自己的落后。但是它仍然执著地坚持着自己的传统。

  如今在不丹,没人有权建造除不丹传统样式以外的房子,全是一种斜顶的木屋,墙壁通常绘有壁画,图案为巨大生殖器,在不丹,它被视为吉祥物。广告牌是被禁止的:它很丑,还会引起消费主义。香烟也被禁止,酒却到处都是。虽然在寺院、学校和公共场所,人们必须穿民族服装,但在首都延布,有钱子弟却像日本明星一样染头发。争抢进口牛仔裤。

  不丹也向游客开放,他们通常是被王国的幸福幻想和令人惊叹的风景所吸引。每年,约有5万西方游客慕名而来,总体说来,这些游客经济宽裕,因为来不丹旅游需要提前支付每天250美元的旅游税。即使出了钱,他们也并不能随心所欲:20多座山禁止远足,以免打扰山中的神灵。不丹的最高峰千卡本森峰海拔7570米,是世界上至今未有人攀登的最高峰。

  不丹第一所大学的校长僧人郎坦恩说:不丹的秘诀就是和谐。身为佛教徒,我们认为所有生灵都有内在相互联系,我们应该尊重它们,小到一只动物、一眼泉水,大到一座森林,都同人一样神圣。人类是神圣的,我们都是潜在的佛。郎坦恩在知识分子中很有影响力,他认为尽管国家仍需依靠国际援助,但国民幸福总值的理念应该继续发展下去,它将在世界上得到越来越多的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