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骗子更可怕的……

  比骗子更可怕的……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母亲被骗了。

  早晨10点时,她急急忙忙地回来拿钱包。直到午饭时,她还没有回来。我们边吃边等。终于,母亲神情恍惚地回来了。进门的第一句话是:总算到家了。

  原来,母亲早上锻炼时,遇到了一位中年妇女,主动与她拉家常。两人相谈甚欢的时候,来了另外一个中年妇女,自称会看相,说我家最近有血光之灾。母亲吓坏了,请她指点。她便说自己道行不够,要找师傅。母亲就回家拿钱,同时被她们叮嘱千万不要告诉家里人,否则就不灵。结果,她们用车把母亲拉到附近的一个小区,一人拿走她的钱与戒指,去跟师傅商量,一人陪她在楼下等。不久,陪她的人也借故走了。母亲又等了半个多小时,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受骗了。

  异常拙劣的骗局。在我的眼里,母亲一直是个谨小慎微的人。从困难年代走过来,她勤劳节俭,轻易不会把钱交到别人手中。父亲埋怨母亲又傻又天真,母亲眼泪汪汪地坐在那儿。我只好打圆场,说一定是骗子用了迷药。母亲拾眼看我,想了想,便附和道:骗子肯定给我下药了。

  父亲报了警。

  下午,我去上班,父亲赌气要去医院看病,母亲只好一个人去派出所做笔录。

  让胆小怕事的母亲一个人回顾那场梦魇般的骗局,我很不放心。勉强坚持到下午4点钟,我再也坐不住,请假回去看母亲。

  下了大巴,我急匆匆地往家赶,却看到前面是母亲熟悉的身影,身边同行的是一个陌生人。我好奇,便悄悄地跟在她们后面。

  您一看就是好福气,有儿有女……

  我大儿子在山东,二儿子在四川……

  母亲语速很慢,带着一点儿山东口音,谈起自己的儿女,总是自豪不已。

  到了家门口,母亲与陌生人道别。我走上去,叫了一声妈,本想问她做笔录的情况,一出口却是刚才那人是谁?母亲说:半路碰上的,不认识。我听了便有一些生气,责怪她不吸取教训,早晨刚被骗,下午又跟不知底细的人说家里的事。

  听口音,是北方人,人挺好的。母亲小声说。

  北方人就没骗子?以后不要跟陌生人说话,有话回家说。或许我的语气过于严厉,母亲的脸一下红了。

  越老越不经事

  大学毕业后,我留在武汉,父母退休后便双双过来。母亲是山东人,父亲是湖北人。在武汉生活,对于父亲来说,是叶落归根;对于母亲来说,则是嫁鸡随鸡。在北方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她,听不懂武汉话,也受不了武汉的气候以及老太太们的彪悍。她在小区里认识的有限的几个朋友,与她一样都是外地人,老实、木讷。

  被骗这件事,让母亲几个星期都没睡好觉。我一再告诉她,骗子的同伙一定早就摸清了我们家的情况,所以才会神机妙算,让她深信不疑。母亲很不喜欢我的说法,在她看来,每一个主动与她说话的都是好人。

  那个小张,不笑不说话;那个做安利的,从没逼我买东西,倒是总教我保健知识;还有水果店的小王,是我们老乡……母亲说得委屈,父亲却不耐烦地打断她:你怎么就有那么多话要说?

  与母亲相比,父亲的性格开朗得多,并且爱好广泛,在小区里有棋友,麻将友,钓鱼友。我曾经建议母亲去跟小区的老太太一起跳舞,母亲不愿意。母亲一生操持家务,除了看看农村题材的电视剧,几乎没有什么爱好。

  两个月后,公安局打来电话,说在附近端了一窝骗子,让母亲去认人。

  被抓住的正是骗母亲的那伙人。可从公安局回来,母亲却一点儿也不高兴。她默默地去厨房准备晚饭,轻手轻脚地洗菜炒菜,仿佛犯了大错似的躲着我们。父亲悄悄告诉我,诈骗团伙里有一个人是常与母亲一起锻炼身体的老朋友。

  在我们看来,这是一件小事,母亲却因此一下子变得苍老起来。父亲说,她是心里有火,一直没咽下这口气。我却觉得母亲似乎不是这么小心眼的人,难不成人年纪越大越经不起事?

  孤独比骗子更可怕

  转眼秋天到了,武汉最好的季节。母亲却极少出门,连早锻炼都放弃了。

  早晨,她忙完一家人的早餐,便坐在桌前,边看我吃早点,边与我说话,母亲喜欢说过去的事。而那些事情,身为女儿的我,已经听过太多次。偏偏早餐时间又短,我宁愿安静吃点东西,想想当天要处理的事情。所以,对于母亲的唠叨,有时我是不耐烦的。母亲一旦看出来,便会噤声。如此几番下来,她便也对我说得少了。

  一天,我的一份文件落在家里。回家取时,家里静悄悄的,我以为没人,却听到母亲在阳台上说话。声音不似平时,倒有几分像梦呓。我便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只见母亲站在阳台上,手里拿着几张照片,照片上是她在家乡的几个老姐妹,有些已经故去,有些也跟着儿女去了外地。我大儿子现在在山东,二儿子在四川,你们家小安子还在上海吗?上海话难懂吧,武汉话我都听不太懂……母亲絮絮叨叨地说着。窗外,偶尔飞过一两只灰喜鹊,叽叽喳喳地凑热闹。下午三四点钟,正是小区里最安静的时刻。在没有她的朋友的城市里,在安静的都市一角,母亲的背影显得那么孤单。

  我终于明白一生慎重的母亲为什么会上当受骗了。孤独的人总是格外贪恋那一点关怀与温暖,哪怕只是简单的一句搭讪,总好过一个人孤零零地走在没有回忆的街道上。

  我悄悄锁门离开,眼里有泪。

  晚上,我对母亲说:今天下班回来,有个人问我‘你妈是不是回老家了’。她说很久没看到你,想跟你聊天。母亲的眼睛里有光,急急地询问我那个人的长相,然后眯起眼睛,认真地听我描述。

  是老赵吧,我们山东老乡,不过,也可能是老陈。母亲说。

  妈,你看你,整天不出门,小区里的朋友都想你了。我说。

  母亲腼腆地笑笑,不好意思地说:我也没有什么朋友。

  第二早晨起床,没看到母亲的身影。父亲说她去健身器材那儿了。

  上班时,我特意绕到健身器材处,远远地看到母亲一个人在转腰器上百无聊赖地转动着身体,花白的头发在晨风中似江边秋日的芦花。旁边的跑步机上,一个中年妇女在跑步。过了一会儿,中年妇女上了另外一个转腰器。在我母亲的对面,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开始聊天。

  深秋的日光忽然变得温暖。在心里,我默默地说:妈妈,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即使那是一个女骗子也没关系。

  世界上最可怕的,并不是骗子而是孤独。

  当我与父亲将母亲从她生活了一辈子的小城连根拔起,移植到武汉这个大城市,她就成了一株没有养分的树苗。她隐忍,认命,努力地不留恋过去,然而,每个人都属于社会,都需要一个尽可能大的世界。在与这个世界中的各色人等的交流中,让她感到自己被需要被重视,也活得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