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深海里的鱼,寂寞且高傲着

  我们都是深海里的鱼,寂寞且高傲着

  我一直喜欢低着头独自行走,看脚下三三两两破败的花。被白色的帆布鞋踩踏的不成样子。天空永远是灰色的,一排排的鸟儿向远处飞过去,像是隔离了世界,时间从此停滞,只愿意在这一刻驻足不前,不想看到前方衰微或者颓废的情景。然后自己一个人趴在窗台,看楼下来来往往的车辆川流不息,寂寞就像是一帆白色的船,深深浅浅的在海底游弋。

  我不记得很多事情。一个人,一座城,一颗心,一场梦。那些记忆里的时光,被岁月渐渐搁浅,直至再也想不起来。别人怎样的眼光,都影响不了我。我微笑着背负那些或是褒扬或是贬斥的言语,慢慢的向前走去。无论是什么样的自己,我总是可以义无反顾的走自己的路,忘记很多该忘或者不该忘的人或事。因为我想要丢弃,所以选择忘记。

  常常一个人在深夜里对着电脑静坐,看那些虚拟世界里上演的温暖亦或是冷漠,缩在宽大的椅子里,安静的,仿佛没有呼吸。有时候也会在键盘上飞快地码字,写一些不知所云的文字,虚构自己的一切,不让别人了解自己,也拒绝别人的靠近。曾有人说,文字是一种排解寂寞的方式。是啊,每个人都好寂寞,如深海里的星星鱼,让人落寞的心疼。只是,很多人不愿意承认,他们也不愿让别人知道其实自己一直寂寞着。

  我沉寂在自己一个人的世界里,享受文字带给我的欢愉。那种纠结又痛苦的缠绵,或许会至死方休。习惯了冰冷的夜,习惯了一个人失眠,习惯了让黑暗将身体渐渐吞没。我不可抑制的爱上这种痛苦,连着心脏的,突突跳动着,鲜血淋漓的神经,连血液也是苦涩的。我有时候会讨厌极了这个世界,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虚伪的人,为什么总是要带着面具谨言慎行?为什么说过的话在一转身之后就可以忘掉?真是肮脏的时代!

  我每天晚上都会做着不同的梦,那些水草一样的梦靥,包围着身体,像恐怖的食人花,伸展到每个角落,肮脏又让人恐惧。黑夜总让人不由自主的想到孤独,阳光遥远的好似梦幻,像是伸手可及的幻象,却又在接近的那一刻清晰的破碎,我终于还是无法握住其中的一束,突然发现我游离了现实的岸。我活在那一场场甜美的幻境里,不愿醒来。

  我的灵魂,抽离除了自己的身体,像是一层隔离现实绑捆我内心的透明轻纱,薄如蝉翼,却又坚若磐石。无数的忧伤开始蔓延,从手指蔓延到心脏,烙上时光流过的痕迹。或虚幻,或真实,或曲折,或通畅,或深或浅,那些不同的纹路,兜兜转转,最终划成一个圆,经历了庞大的哀伤过后,还是回到原点。

  网络究竟是何种诱惑人心的东西,总让人在歇斯底里的痛苦里徘徊,却又让人在无边的温暖里心安,它控制了我的心,我的情绪和我的全部。黑白反复颠倒,荒废掉一生换有颜色的梦。在屏幕上打下一长串或喜或悲,或长或短的文字,让自己的心开始流离,漂泊到不知名的远方,它说它不想回来。

  似乎这个世界都将我遗忘,什么语言都不再重要。我已经学会面无表情去接受这一切,我的话越来越少,表情越来越淡漠,甚至连问候也不想再多说一句。我像是沙滩上被海风刮干的鱼,没有人理会我无助的跳动,离开了水的温暖,我会活不下去的。我的海水,他曾浇灌过我的身体,对我温暖相待,却在最后丢下我一个人离开。才发现,那些所谓的天长地久的承诺,不过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瞬间便可以被推翻,多么可笑的奢望。

  这场闹剧,收场,剧终。

  他是毒药,唯一能做的,便是驻扎在人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