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溺死的金丝鸟现代故事13

  被溺死的金丝鸟

  一

  8月正是台风多发季节,江边的防汛堤旁都有专人值班,以防大潮冲垮堤岸。这天半夜时分,一位轮渡码头的值班人员起来解手,瞥见江面上有个淡红色的物体漂来,他起先以为只是块发泡塑料,可等物体靠近,才看清是具尸体!他顿时吓得毛骨悚然,啊的一声惊叫,转身就跑。他回到屋里半晌才从失魂落魄中回过神,拿起手机拨打110电话。

  随着一阵急促的警笛声,一辆警车风驰电掣般驶向防汛堤,从车上下来几位警察。值班人员从屋里出来,指着已靠岸的尸体:喏就在那里由于紧张,他嘴唇发抖。警察用钩缆绳的竹竿把尸体打捞上来。那是一具穿着淡红色睡衣的女尸,湿漉漉的长发遮住了大半张脸。因被水泡得太久的缘故,脸部已腐烂,面貌难以辨认。尸体手指甲和脚趾甲上都涂着大红的指甲油。经过现场拍照后,警察把尸体运走了。

  县公安局把此案定为8月女尸案,并组成以刑警队长裴扬为首的侦破小组,老法医王少伟也在其中。开会研究时,裴扬说:我们首先要确认死者身份,把拍下的照片四处张贴,以便让其家人或朋友认领。为了弄清情况,必须对尸体进行解剖。老王,你立即抓紧进行。是。王少伟答应一声,便一头扎进了解剖室。

  经过尸体解剖,死者的基本特征出来了:女性,年龄18到20岁,身高1.65米。从死者手指甲、脚趾甲都涂着大红指甲油,穿一身淡红色睡衣的情况看,估计生前是娱乐场所的小姐

  2000张认领尸体的告示很快贴出去了,对此裴扬并不抱太大的希望,因为尸体是被潮水冲来的,沿江上百里地你知她是啥地方的?还有死者十有八九是外乡人,就更难断定是谁了。在案情分析会上,王少伟说:从尸体完整无损,肺部和呼吸道渗进水和泥沙来推断,系溺水身亡,可能是自杀,也可能是他杀。此女子已不是处女,且有子宫被刮宫过的痕迹,显然私生活很混乱,又这么年轻,所以推断是娱乐场所的小姐。

  对你的推断我没有异议。裴扬说,为了尽快确认死者的身份,我认为不能光等人来认领,应该到沿江各处调查有没有失踪的青年女子,着重调查娱乐场所。小吴,小江,这事由你们负责,去各地派出所了解。小吴和小江跟随裴扬办案已多年了,都十分机警。

  时间一天天过去,尸体却一直没人认领,小吴和小江到沿江各地调查也没发现有青年女子失踪的报案,案子陷入了僵局。裴扬又一次召开案情分析会,大家都认为死者可能不是这地方的人,必须扩大侦查范围,是否在网上公布案情,请各地公安机关协助调查。

  散会后,王少伟又一次对解剖的尸体仔细检查,一个小时过去了,却一无所获。当他走到门口,又不死心地回头张望时,猛然心头一亮!他急忙走回去,飞快地拿起手术刀,朝死者的乳房上划了下去。

  二

  切开乳房,一个隐藏的秘密发现了——原来死者生前做过隆胸手术!充填的材料是硅胶。王少伟把硅胶拿起来看,意外地发现底部有英文us的字样,还有编码。他心中一阵喜悦,既然是从美国进口的,那就可以查到进口和销售的企业。随后顺藤摸瓜,找到施行隆胸手术的医院,了解到隆胸者的情况!

  他马上把这重大的发现报告队长,并说:据我所知,这从美国进口的硅胶是高科技产品,价格昂贵,不会是我们县级外贸部门进口的,也不是一般人用得起的,所以应当去市里调查。裴扬听了喜出望外,马上要小吴和小江去市里调查。

  他们很快调查清楚,这种产品由一家医用器材公司进口,由于价格昂贵,只卖出三对,全卖给了一所私营美容院。裴扬和王少伟立即驱车去那家医院,找到做隆胸手术的医生,惊喜地发现有详细记录!接受这类手术者其中有一名女子才18岁,是四川来本市打工的,叫张琴,是思梦歌舞厅的服务员。为她手术单上签字的是个叫俞灿荣的人。因其他两个手术的人都在30岁以上,所以被排除了。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裴扬他们高兴之余,即刻去思梦歌舞厅调查。舞厅经理告诉他们,张琴在那里才干了一年,便被阔佬包养了。问是哪一位阔佬?经理说:因为她长得漂亮,喜欢她的男人多得不得了,也不知是哪一位。再问张琴的同乡,她们也说不清楚。你们认识一个叫俞灿荣的人吗?裴扬问。她们摇摇头,忽然其中有一个说:是有个姓俞的,不过不是老板,是科长。裴扬忙问:长得什么样子?多大年纪?知道是什么单位的吗?好像是卫生局的,长得高高瘦瘦,四十多岁的样子。

  有这些情况足够了!裴扬喜不自禁,一拍同来的王少伟肩膀:走,老王,去卫生局调查!市里没有就去县里找,不怕这个俞灿荣跑了!他们一行马上驱车去市里。事情调查得相当顺利,很快查明俞灿荣是外县卫生局的药械处科长。

  裴扬拿着他的相片去找歌舞厅的张琴同乡,那同乡马上确认:对,正是那个俞科长!跟张琴好上后,张琴便不来上班了。裴扬他们暗地向那县的卫生局调查,局领导对他们说: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俞灿荣是个好同志,工作认真,作风正派,县里正打算把他提为卫生局副局长呢!裴扬当然不会死心,找来俞灿荣的小车司机,这一问,便使俞灿荣露了馅——

  司机告诉裴扬,俞灿荣曾让他开车去乡下的一所小别墅,那里有一个年轻貌美的青年女子,听俞灿荣叫她小琴。裴扬便让他带路去了那里。原来那里是农民老房拆迁后新盖的别墅群,一问房东,的确住着一位青年女子。裴扬把从歌舞厅拿来的张琴照片给他看,房东一眼就认出:是她,就是她!他还补充一句,他们还经常吵架。这可是个重要情况!作为一对年龄悬殊的情人,他们能吵些什么呢?

  裴扬又问:这房子他们还租吗?早就不租了。请说得具体一点,是什么时候退房的?房东想了想说:是前个月的下旬。他们说是去外面旅游。王少伟算了算,和他做尸检时推断的死亡时间刚巧吻合!

  俞灿荣在外面养着一只金丝鸟,那是多少花费?每月少说也要五六千!作为县卫生局的一名科长,显然入不敷出!于是检察院立案对他进行调查。很快查明,俞灿荣利用给医院购买进口医用设备时,收受大量贿赂,多达三百多万元!于是他被检察院批捕!

  三

  检察院对他提审时,他承认了自己严重的经济问题。在旁边陪审的裴扬一声断喝:俞灿荣,你还有比受贿更严重的问题没交代!他一听浑身一哆嗦,脸陡地泛白,结结巴巴说:我、我没、没有其、其他问题。你杀了人——裴扬又一声断喝,吓得他脸如土色:我、我没、没你不是和张琴一起旅游去的吗?她人呢——裴扬把话挑明了,他顿时吓得像个泄气的皮球瘫在了椅子上。老实交代!好,我说,我说。他的心理防线一下垮了,只得断断续续地如实交代。

  原来他虽然包养了张琴,但对自己的家庭却不愿放弃,表面上很忠诚负责,每次和张琴幽会后,再晚也要回家去。这使张琴很恼火,经常跟他大吵大闹,但他都坚决地甩袖而去。他对妻子女儿也很好,在外人看来他们是个和睦恩爱的家庭。他妻子对他一点没怀疑,总以为他有没完没了的应酬。

  俞灿荣狡猾之处在于远离自己的居住地,去市里寻欢作乐,好在他那里离市区不远。把张琴包养后,又到乡下向农民租小别墅居住,而且不用自己的小车。就因为一次张琴闹死闹活,他来不及赶过去,只得请小车司机帮忙,不想却露了馅!

  你为什么要杀害张琴?裴扬问。因为我一直不肯跟妻子离婚,又多次逼她堕胎,她便要把我和她的事情告到纪委去。我怕了,这肯定要妨碍我升迁副局长的事,所以一狠心便于是你把她推到了江里,让她溺死?是、是的,因为她不会游泳。我是在江的入海口把她推下去的,想可是你没想到大潮会把她推回到内江,可见张琴的阴魂不散。裴扬不无讥讽地说。俞灿荣听了浑身又一颤栗,有气无力地说:这是我罪有应得,是老天爷在惩罚我。

  8月女尸案终于告破,俞灿荣受到了法律严厉的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