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错苗

  拆错苗

  马义是个热心人。这天,他正在街上闲逛,突然发现前方有一个熟悉的背影——那不是邻居陈哥的老婆小丽吗!只是,和小丽手牵手亲密逛街的那个人,并不是陈哥,而是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子。好你个小丽,居然敢给我陈哥戴绿帽子!等男子离开后,马义当即加快脚步赶上小丽,拍了拍她的肩膀:"嫂子,刚才和你走在一块儿的那个男人,看背影怎么不像是我陈哥?"小丽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说:"哦,刚才那人是我的……哥哥。"马义哪有这么好骗,直言道:"好,既然你不愿意说实话,那我就让陈哥亲自问你好了!""别!马哥,您听我解释!"小丽赶紧拉住马义,一边哭着,一边将事情原委一一道来。原来,刚才和小丽在一起的那个男人叫王伟,是小丽在大学时期的男朋友。本来他们早已分手,可前几天街边偶遇之后,他又再次纠缠起了小丽。小丽一脸委屈地说:"我本来已经拒绝了他。可是……他拿出了几张照片威胁我……那是我年轻的时候不懂事才……"马义立刻听懂了:"你是说,他手上有你的不雅照?"小丽忍不住大哭起来:"我很爱我老公,我不想失去他!可是,你也知道你陈哥的脾气。如果这事被他知道了,他非得和我离婚不可。你说,我该怎么办啊!""这个渣男!"马义义愤填膺道,"嫂子你放心,这事交给我了。"马义立刻打电话给他的一位黑客朋友,让他设法入侵王伟的电脑和手机,将小丽的照片全部删除掉。可是几个小时后,却等来了不好的消息。"马哥,真对不起,你这个忙我可能帮不上了。你让我黑的那小子居然也是个黑客,我刚入侵进他的电脑,就触发了他布下的陷阱,差点被他反向追踪到我。"小丽听了,顿时吓得不轻:"完了!这几天我一直在想方设法地敷衍王伟,现在他知道有人入侵他的电脑,一定会猜到是我……"果然,话音未落,小丽的手机就响起来了。小丽犹豫了一下接通电话,话筒里立即传来王伟猖狂的笑声:"小丽,刚才入侵我电脑的,是你的朋友吧?告诉你,这是没用的!我刚在如居酒店开了一间房,我限你一个小时内赶到,不然的话,后果你能猜到!""嫂子,你不能去!"马义赶紧阻拦。小丽凄然一笑:"罢了,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马义,如果你不希望我和你陈哥家庭破裂,就请你不要再拦我了。"马义呆呆地望着小丽离开的身影,突然狠狠地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如果不是他的插手,说不定小丽还能继续敷衍王伟,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不得不提前摊牌。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决不能让小丽落入渣男的陷阱!马义立刻往如居酒店赶去,好不容易从前台的口中套出王伟所开的房间号码,他大力地敲起门。没多久,王伟打开门,马义用力从他身边挤过去,看见小丽衣着整齐地坐在椅子上,他这才松了口气。"你是谁?"王伟凶狠地问。马义对小丽使了个眼色,微笑着向王伟伸出手:"认识一下,我是小丽的丈夫陈立。"王伟却大笑起来:"原来你就是那个穿了我破鞋的男人!怎么样,现在见到我,是不是很生气呀?"马义泰然自若地微微一笑:"你们的事,小丽都和我说过。既然我还愿意娶她,那就意味着我可以包容她的一切,包括她从前犯下的错。"王伟邪气地舔舔嘴角:"好吧,你肚量大,我佩服你!不过陈先生,你知不知道,我手机里有好几张你老婆的不雅照。如果我把这些照片发到网络上,你还会不会表现得像现在一样大度呢?"马义冷笑道:"如果你真那么做了,我会呆在她身边陪伴她、安慰她、保护她,帮助她走出困境。倒是你,估计就得去吃牢饭了。"王伟的脸色变得越来越狰狞,却又无计可施,没奈何,他只能跺了跺脚:"好吧,你赢了。给我两万块,我就把照片给你。"马义轻描淡写地拿出手机:"我是一分钱都不会给你的,刚才我们的对话,我已经全部录下了。如果我报警,这将是你敲诈勒索的最好证据。如果你不想坐牢的话,最好现在就把照片都交出来。"王伟沮丧地垂下头,乖乖地将自己的手机交出,然后狼狈离去。小丽高兴地挎着马义的胳膊走出了宾馆。谁知刚出门,一个人就突然挡在了他们面前。马义和小丽齐齐一愣,原来挡住他们去路的正是小丽的正牌老公陈立。"好你个马义,亏我还把你当作是好兄弟。你居然跟我的老婆去开房!""不不不,陈哥你误会了……"马义刚想要解释,一个拳头立刻挥了过来。马义眼前一黑,当场晕了过去……这事之后,马义好几天都不敢再出门。这天马义烟瘾发作,没奈何戴上墨镜,像贼一样地溜出家,到街口的便利店买了一条香烟。刚走到小区大门口,马义忽然看见小丽和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手牵着手走进小区里。马义一惊,刚要跟上前去问个究竟,无意中往旁边一瞧,不由吓了一跳。只见陈立沉着脸,从另一个方向低着头匆匆走来。马义心中暗暗叫苦。很显然,那王伟不知怎么又缠上了小丽,而陈立不知从哪里听到了消息,此刻正赶来捉奸。唉,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啊!现在看来,只有先稳住陈立,再去找王伟算账。马义只好硬着头皮和陈立打了个招呼:"陈哥,今天下班这么早?"出乎马义意料的是,陈立见了他并没有一跳三丈高,反而对着马义就是一鞠躬:"小马,那天的事小丽都和我说了,是我误会了你。你要打要骂,我都接着。"误会解除了?这可就好办了!马义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陈哥,误会说开了就算了。倒是我想请你帮一个忙,最近玩手机斗地主一直输,你牌打得好,能不能帮我赢点分?"陈立迟疑片刻,还是答应了。他接过马义的手机,坐在小区门口就玩了起来。陈立也是个牌迷,一来二去竟打上了瘾,玩得兴高采烈大呼小叫。转眼一个小时过去了,马义看见小丽从楼道里走出来,正想使个眼色提醒她,哪知小丽一个箭步冲过来,指着陈立的鼻子就骂:"陈立呀陈立,我早告诉你了,我哥今天要来家里吃饭,让你早点回家。可你倒好,让我们等了你这么久,连饭菜都凉了,你居然还在这里打游戏!"意外引起别人家庭纠纷的马义缩缩脖子,悄悄地溜了。他抹了抹冷汗心想:唉,下回再做好事,可得多个心眼喽。别一不小心,又拆错了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