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床有爱有奇迹!上苍奖励这个孝媳1000万现代故事12

  病床有爱有奇迹!上苍奖励这个孝媳1000万

   植物人婆婆被医院诊断只能活两年,身为医生的儿媳决定辞职在家照顾婆婆。为了消灭婆婆身上的尿泡,她想了很多点子:在床上挖洞,设计大小便警报系统,把马桶上的自动冲洗功能搬到床上,在床上装电子按摩器……捣鼓来捣鼓去,最后,她竟捣鼓出一千多万飞来横财,而她的婆婆,18年后还健健康康地活着!

   请看下面这个孝心创造的财富奇迹

   她牵起丈夫的手

   不在乎前方有多大险阻

   1993年,21岁的蔡玉霞在河南新乡市卫辉电机厂医务室当医生。一天,她告诉父母,她准备跟男友王建敏结婚。此话一出,便遭到母亲的强烈反对。母亲反对这桩婚事不是因为小伙子工作不好,也不是因为他比女儿大整整8岁,而是因为他有一个刚刚变成植物人的母亲。

   王建敏是新乡市一家国企的技术工程师。他的母亲在两个月前突发大面积脑萎缩,失去生活自理能力,丧失意识,医生宣布她最多只能活两年。

   蔡玉霞第一次去男友家时,王建敏的母亲已经在家里躺了一个月,空气中散发出浓烈的异味。客厅异常狭窄,王建敏的父亲坐在椅子上,椅子已经有些年头,靠背和座板已经被磨得泛黄。他边抽着烟袋边咳嗽,吸完一锅烟叶,侧过身将烟斗在椅子边磕了磕,烟灰落在略有些潮湿的水泥地上。王建敏在厨房张罗着饭菜,厨房挤不下另一个人。蔡玉霞想,这个家需要一个女人。

   回到家,蔡玉霞试探着跟父母商量:他家里缺一个女人。母亲态度坚决:他母亲是植物人啊!你怎么能伺候得了?从小到大你都没有伺候过人啊!没关系,我不就是医生吗?照顾病人有什么难的?父亲也在一旁帮腔:孩子认准了,你就依她吧。你懂什么!母亲狠狠地白了丈夫一眼,苦口婆心劝女儿:你现在还年轻,觉得两个人感情好就什么都好,但过日子和谈恋爱不是一回事,等你真嫁过去,再后悔就晚了。蔡玉霞眼神坚定地告诉母亲:不嫁他我才会后悔。

   一个月后,没有婚礼,没有戒指,甚至连婚宴也没有,蔡玉霞静悄悄地进了王家的门,成了这个家里的第一个媳妇。当晚,王建敏的父亲破例下厨,为儿子媳妇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饭菜。席间,他喝得满脸通红,抬手指着儿子王建敏说:你呀,往后要是对玉霞不好,我第一个饶不了你!

   蔡玉霞的加入,使这个家发生了变化:房子里变得明亮起来;衣服被单变得干净整洁了;一家人终于能吃上热腾腾的饭菜。愁云笼罩的这个家开始有了笑声。

   蔡玉霞每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给婆婆翻身,上班前翻一次、中午下班后翻一次、下午上班前再翻一次、傍晚下班后翻一次、睡觉前翻一次、夜里起来翻两次。

   因为要上班,要采购,要打扫,要洗衣做饭,实在忙不过来,蔡玉霞也请过几个保姆,可是因为嫌工作太脏太累,最终,每个保姆都主动请辞走了。

   虽然很尽心,但是因为清理不及时,蔡玉霞发现婆婆身上开始出现尿泡,这使蔡玉霞很着急。一天晚饭过后,王建敏小心翼翼地对父亲说:爸,我们都要上班,来不及照顾妈。您看,把妈送到养老院怎么样呢?蔡玉霞还来不及说话,只见公公将正含在嘴里还冒着火星的烟斗狠劲地往饭桌上一摔,猛地站起身:你要是想让你妈早点死,就把她送去养老院!要是还想看见她,就把她留在家里!说完趿着鞋子怒气冲冲地走回自己的房间。

   那晚,蔡玉霞想了许多。作为医生,她很清楚,临床说如果出现尿泡,很可能会溃烂,溃烂会往身体里窜,造成整个身体机能损坏……她翻来覆去一夜没有睡好觉,夜里又起床替婆婆翻了两次身,把了一次尿。

   第二天一大早,蔡玉霞胡乱吃了几口饭,急匆匆赶往单位。她今天不是去上班的,而是去辞职的。

   领导很为她惋惜,你考虑清楚啊,这份工作好多人盯着呢!蔡玉霞笑笑说:我确实舍不得这份工作,但是婆婆必须有专人照看,而且照顾病人我更有经验。希望以后我能再回来。蔡玉霞的鼻子有点发酸。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用一个纸箱把自己东西装起来。她摩挲着自己坐过的桌椅,站在窗前,看着单位大门处人来人往的同事,蔡玉霞久久不舍得离开。

   蔡玉霞辞职的消息终于传到了父母那里,这次,连父亲也沉不住气了:看看你调教的好闺女!以后有她哭的时候!母亲想要反驳丈夫,然而张了张口,终究没说出一句话来。

   中秋节前一天傍晚,公公提着大包小包回到家,对蔡玉霞说:你很久没回娘家了,明天我跟建敏陪你去一趟。蔡玉霞有点不知所措:不用了,爸,我们俩去吧,您留在家就好。公公坚持说:你嫁过来这么久,亲家我还没见过,这一趟是一定要去的!

   在自己父母家,看平日不苟言笑的公公对父母一脸讨好地笑着,蔡玉霞心里涌起阵阵感动,湿了眼眶。

   为了消灭婆婆的尿泡

   她造出了护理床

   1995年夏日的一天,蔡玉霞因为重感冒连续发了3天烧,身子轻飘飘的。

   这天下午,婆婆要解大便,蔡玉霞强撑着架起婆婆的身子,用膝盖顶住她的腰部,将盆子放在她身下,接着扯过两块布垫在盆沿以免硌破了皮肤。接完大便,蔡玉霞将便盆放到一边,扯了几张纸准备帮婆婆擦拭,谁知婆婆接着又拉出一些来,喷在蔡玉霞的脸上,蔡玉霞一慌,又将身后的便盆碰翻在地板上。蔡玉霞忍着胃里的不适擦干净婆婆,再也忍不住,冲进厕所里吐起来……

   收拾好屋子,蔡玉霞坐在婆婆的床头前想,要是有一张床,当婆婆有便意时可以自动报警,自动接纳婆婆的粪便,自动替她冲洗,甚至自动替病人翻身、按摩,那该多好啊!当然,蔡玉霞知道,这只是自己的想象,现实中根本没有这种床。这是蔡玉霞第一次在头脑中构思护理床的样子,当时的她做梦也不会想到,有一天,这种床会诞生在她的手里。

   把蔡玉霞逼上绝路的,是婆婆身上的尿泡。

   天暖的时候还好,一到冬天,洗澡就不方便了,清洗的被褥床单都来不及晒干。两个星期下来,婆婆身上就起了尿泡。因为干爽的床褥长期不够供应,婆婆身上的尿泡不但没有消失的迹象,甚至还有向褥疮转化的倾向。蔡玉霞心里焦急:怎样才能使婆婆身上的尿泡消失呢?

   办法只有一个:不让婆婆把大小便弄到身上、被子上。这件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婆婆完全不能靠意识控制大小便,加上植物人进食以流食为主,随时都有可能大小便。蔡玉霞能做的就是勤把尿。有一天,蔡玉霞替婆婆把尿时,想把婆婆移到床边上,以免尿液溅到床上,不想因为力气不够滑了一下,两个人都摔倒在地,蔡玉霞气得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晚上睡觉之前,蔡玉霞跟丈夫王建敏说:今天我把妈摔到地上了。正靠在床头看书的王建敏紧张地坐直了身体:怎么样?蔡玉霞低头说:不要紧……王建敏搂过蔡玉霞的肩膀:下次小心就是了,不要自责。蔡玉霞温柔地说:要是妈的大小便不撒在床上就更好了,妈也不会遭那么多罪,你替我想想法子。王建敏没把妻子的话当回事,心想,要是能想出法子,人家不早就想了。

   一天,婆婆娘家有个老人来看婆婆,谈到他瘫痪在床的老伴,很是伤感:久病床前无孝子啊!要说我也有好几个儿子,可没一个心甘情愿照顾他母亲的,老大推给老二,老二推给老三,个个避之唯恐不及。蔡玉霞听在耳里,警戒在心:想要在婆婆床前尽孝到底,这样下去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呀。

   蔡玉霞积在心里的想法让她开始不停地动脑子:要想婆婆的大小便不弄脏床,能否在床上挖个洞?

   第二天饭桌上,蔡玉霞说:你们说如果把床在妈的屁股正下方挖个洞可不可以?王建敏一听就说:你照顾妈觉得烦了吧?话音刚落,就听公公一拍桌子冲儿子骂道:混账!怎么说话!看着丈夫有些不悦的表情,蔡玉霞也严肃起来:说真的,现在我还没有烦,你也知道照顾像妈这样的病人需要耐心,一年两年、五年十年我会有耐心,但是二十年三十年谁能保证呢?我也不敢说我就不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