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林卖树

  常林卖树

  常林家院子里有棵大桐树,已经有近二十年的树龄了,长的枝繁叶茂,树干足有五米多高,粗的一个人也抱不合。

  由于树冠愈来愈大,一过五月,树叶遮天蔽日,整个院子被罩的严严实实的,见不到一点阳光。加上到了秋天,满院的桐树叶落的遍地都是,一天到晚要人打扫,既不卫生又挺累人的。

  人常说树大不中留,既已成材,还是伐了的好。主意拿定,常林就找了个买主,通过讨价还价,很快就以一千五百元成交。买主缴了一百元的定金,说好过一半天就来伐树,到时拉树结账。

  这天,买主伐树来了。伐树的一男一女,是夫妻俩。他们拿着锯子,斧头,绳子等工具。一到常林家就紧锣密鼓的干开了。只见那男的麻利的把绳子拴在腰间后爬到了树上。随着噼里啪啦一阵响声,小树枝一个个被砍了下来。常林和妻子帮着那女的在树下收拾树枝。在院里伐树不被在旷野地里,得注意周围的建筑物,比较麻烦,得按小枝,大枝,树干的顺序一点点的来。

  没多大功夫,树上的小枝就砍了个精光。轮到大树枝了,这就慢了下来,得一个一个树枝拴住往下放。那男的把绳子拴好树枝,把另一头绳子撇下来,女的拉住绳子拽着,常林担心她一个人拽不住,就和妻子帮着拽。一切准备停当,那男的就用锯子在树上锯开了。

  只听嘎嘣一声,大树枝锯断了。拉绳子的常林和几个人没留神,被树枝拉得朝前扑去,最前面的那女人被拉的倒在地上,还没等她爬起来,上边掉下来的大树枝就重重的砸在了她的头上。顿时,那女人头破血流,一声不吭的趴在地上不动了。

  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太突然了。常林的妻子一声尖叫:妈呀,出人命了。望着眼前的一幕,常林也惊呆了,吓得面如土色,不知如何是好。

  树上的男的见状,失急慌忙的从树上溜下来,冲着常林吼道:还不快点把树枝挪开。常林这才反应过来,赶快和那男的抬开砸在女人头上的树枝。这时,常林才看清那女的头被砸破了,脸部也变了型,脑浆白花花的流了一地。那男的也不说话,一把抱起女人疯狂地朝医院奔去。常林也顾不了许多,跟随其后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医生看了后说,人没救了。没办法,那男的只好雇了辆面的把人拉回去了。

  为卖一棵树,就搭上了一条人命,这是常林万万想不到的。他有点想不通,这倒霉的事为什么偏偏就落到了自己的头上。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常林家伐树把人砸死了的消息很快的传开了。人们街谈巷议,议论纷纷。有的说,这是常林的父母死后没过三年就伐树造成的。有的说这回常林得花一大笔钱了。

  对前一种说法,常林没往心上去,因为在他看来那有点牵强附会。可对后一种说法他却是信以为真,有点担心。就和妻子商量说:这事得慎重考虑考虑。妻子想了想说,给常林建议说:不如把娃他舅叫来,人家在镇政府工作,经得多,见得多,看看他对这事是看法?常林听妻子说的有道理,马上用手机和娃他舅进行了联系。

  小舅子听姐夫家出了事,就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常林见了娃他舅,就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小舅子听罢,沉思了片刻后分析道:照你说的,这事和咱没有多大的责任,咱把树卖给他们,伐树是他们的事,他们是在伐树过程中出的事,而且是把自己的人砸死了。所以,责任是他们的。

  常林见小舅子这么一说,长长的出了口气。心想村里人不懂政策胡说八道的,你看干事人就是不一样么。

  不过,世上的袜子鞋有样子,事情就没样子。小舅子进一步分析道:这事发生在咱家院子,咱也脱不了干系,这就看出事方如何认识了。

  听小舅子这么说,常林刚放下的心又提到了嗓字眼,他瞪大两眼看着小舅子:此话咋讲?

  这时,常林的妻子给他们拿来了茶壶,倒了茶水。小舅子边喝茶边说:好我的哥哩,这你还不明白?如今这人都是粘住毛赖天哩。你没听人说过,老太婆被人撞了,小伙子好心把她送到医院抢救,却被反咬一口,结果官司打到法院还输了。赔了几十万不说,还蹲了监狱。这远的就不说了,前不久,咱邻村的一个妇女到外地摘花椒,得了紧症死了,主人还掏了两万元呢?你说,你得病死了与主人有啥相干的,何况人家还把人及时送到医院进行了抢救。一句话,就因为人是死在他家里了。

  小舅子的话,常林越听越害怕,越听越担心,他忧心忡忡地问小舅子:这么说,这人死在咱院里,咱也得出钱了?

  那还用说。小舅子肯定的说:就看出多出少了。人常说的好,跌倒还能不沾泥?你想想,人家为买你一棵树把命搭上了,不在经济上捞些就善罢甘休,除非这人是个傻子。再说,就是咱有理,如果闹到法院,也得判咱出钱的。

  常林半信半疑地问:那这不是不讲理吗?小舅子笑笑说:这你还不明白,人家死了人,就是从人道角度讲让你拿你能不拿?人心向的弱者嘛。

  这么说这花钱是铁板上钉钉了。唉,该自己倒霉,一颗树钱没到手,现在还要往出掏,实在有点得不偿失。常林心里很不是滋味,但他也无可奈何,心想认命吧,便向小舅子讨主意:你说咱现在咋办?

  小舅子建议道:于其人家找上门来闹火,搞得乌烟瘴气。到时鞭子挨了磨曳了,还不如趁早拿些钱送过去。这样,显得咱通情达理,仁里仁义,说不定还会少花些钱。

  常林见小舅子说的头头是道,句句在理,就同意亲自把钱送过去。

  第二天,常林怀揣钞票去了买主家。见了买主,常林从怀里掏出钱说:兄弟,为了买我的一棵树,你懂下这烂子,哥心里感到不安,请你多保重。给,这是一万元,就算是哥对你的一点补偿吧。

  买主先是一愣,随后摆摆手说:我不要。

  常林以为他嫌少,就说:兄弟,钱是少了点,这是哥的心意。

  买主说:哥,你的心意我领了,这钱你拿回去。说实话,我买树是为挣钱的,出了事只是个意外,和你一点责任也没有,怪只怪我们没注意安全。咋能要你出钱呢?

  望着眼前这个朴实憨厚的青年,听着他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常林两眼潮湿了。他心想:谁说这世事瞎了,人心变得只认钱了,这有良心的实在人不是大有人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