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结局现代故事13

  不一样的结局

  李智大学毕业没几年,就把自己的公司搞得有声有色。这次他别出心裁,策划主办猜情节获大奖活动,在《新江晚报》的醒目位置,刊登了一个故事头子,只要应征者续写的情节结局,能与他封存在公证处的故事结局不谋而合,就可获得由他公司赞助的十万元大奖。

   他在故事开头中写道:

   这年初秋的一天晚上,有个20岁的小伙子决定铤而走险,抢劫出租车司机。他想好了,只抢钱和车,绝不伤人,于是一口气灌下去半瓶多二锅头,兜里揣把水果刀,在市区阴暗的小巷里摇晃了一会儿,伸手拦住一辆夏利车,夏利车的司机是位年轻的姑娘。

   小伙子钻进车后座,发现运气还不错。车是新车,的姐二十几岁,看上去年龄比自己大点,长得小巧温顺,制服她应该不太难。小伙子有酒壮胆,不动声色地说:嗨,小姐,我去石涧。

   的姐回过头,露出一张笑脸,高兴地说:真是巧,我正要去石涧有事。不过,得先说好价,去石涧100多里,要穿过两座大山,费油,磨损又大,少300块我可不跑!

   300就300,你开车吧!小伙子知道这价开得高了,可到时候连车都是自己的,哪还要付什么车钱!

   车子缓缓开动了。的姐蒙在鼓里,哪知道危险正朝自己逼近

   故事头子到这里打住了,这个猜情节活动刊登后一下子抓住了读者眼球,应征稿件雪花似的飘进了报社!截稿后,公证处对来稿逐一做完鉴证处理后,当众拆开了李智构思的情节和结局,评委也开始了紧张的评选。

   应征来稿超人的想像力和千奇百怪的构思,让评委们都觉得意外。有的描写打劫者的残忍凶暴,让人心惊肉跳;有的刻画的姐神勇无畏,令人拍案叫绝;更有幻想的姐与凶手的浪漫爱情,催人泪下遗憾的是,时间一天天过去了,这些让评委啧啧称奇的构思,竟没有一个能与李智事先写好的故事吻合!评委们不禁摇头叹息,李智更是异常失望。

   就在评选临近尾声的时候,奇迹终于出现了!一位署名叫金薇的女作者,续写的故事尽管比李智写的多了不少更生动的细节,但故事的发展,非常相似!

   金薇的笔迹有些颤抖,她的故事是这样的:

   那的姐挺活泼,百灵鸟似的叽叽喳喳,边开车边同小伙子聊天。小伙子佯装酒喝多了,微闭着眼睛靠在后座上,偶尔应付几句,不敢多搭话。

   约半小时,车子拐进了小龙山密林。小伙子搭在大腿上的手,慢慢移进裤兜里,攥紧刀柄。毕竟第一次干这事,小伙子手心汗津津的,身子也紧张得有些僵硬。看看前后,黑沉沉的夜色中,只有这车的两条光柱,在盘山公路上孤单单地绕来绕去,他决定动手了!

   小伙子正要拔出尖刀,车子突然嘎地停住了,的姐回头说道:啊呀,瞧我只顾聊天,差点忘了跟你商量个正事儿!

   哦?小伙子一激灵,忙把抽出半截的尖刀又塞回兜里,催促道,快说,快说,我还要赶路呢!

   的姐扭头甜甜地一笑:对不起,对不起!事情是这样的,我有个糊涂表弟,他在石涧砍了人,我表姐急着去跟人家私了,不然人家报了案,我表弟可要坐牢的!唉,我表姐真可怜,自己不要命地挣钱供表弟读书,表弟还净给她添乱,良心都叫狗吃了!的姐唠叨着,指指前面山下的一片灯火,说:我表姐就在前面的温泉镇,能不能顺道捎上她?

   对付两个人自然会麻烦些,小伙子立刻回绝道:我要赶时间,让你表姐另外打车吧。

   不行的,不行的!的姐头摇得像拨浪鼓,你不知道,这条路常有打劫的事儿,她身上带着赔偿人家的三万块钱呢,打别人车她怎么放心哦!再说我要不是为这事,也不会这么晚了还出车到这里来。

   三万块?小伙子心里一动,这可是笔意外收获!他盘算着,等进了温泉镇那边的大龙山再动手也不迟,就故意不耐烦地说:真烦人!好吧,好吧,你打电话给她,让她快到路边等着,别磨蹭时间啊!

   谢谢你啦。的姐说罢高兴地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是杜鹃吧,我这车现在有客人包着去石涧,20分钟左右就能到温泉镇,你赶紧到镇政府门前那根电线杆下面等着,我车一到,你就过来,千万别误事啊!打完电话,的姐不住地夸小伙子心肠好。

   车子在山路上又慢腾腾地爬行起来,没跑多远,那的姐忽然又来个急刹车,哎哟哎哟直叫唤,难受地扭着腰身说:小、小兄弟,我、我的皮肤又过敏了,痒死我啦!快、快替大姐挠挠这儿,还有这儿

   真够麻烦的!小伙子见她一本正经的样子,又怕耽搁时间,就犹豫着凑过去,很别扭地把手伸过去,隔着的姐后背的红绒衣,忙乱地挠起来。

   大概是第一次接触女孩的身体,小伙子的手指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着,呼吸也渐渐粗重起来他猛地抽回了手,结结巴巴地说:大姐,你还是自个儿挠吧

   不痒啦,不痒啦!的姐很舒服地伸伸腰,哎--小兄弟,你还挺会挠痒的嘛,不轻又不重,大姐要是有你这么个弟弟,常给我挠挠痒,那就美死啦!小伙子脸火辣辣的,没应声,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的姐开着车,又漫不经心地问道:对了,小兄弟,你有姐姐吗?有一个。她一定很漂亮吧?是的,小伙语调忽然有些低沉,喃喃地说,她的头发像大姐一样长,长的也像大姐一样好看,对我特别关心

   那你多幸福啊!

   不!我我并不幸福!也许的姐的话戳到小伙子什么痛处,他耷拉脑袋哽咽起来。

   怎么啦?的姐关切地问,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能跟大姐聊聊吗?讲出来心里就好受啦。

   小伙子突然双手揪住头发,呜呜哭诉道:我姐挣钱供我读书,让我一定要考上大学,可是有一天,我去找她,发现她在出租房做那种见不得人的生意!我不要她的肮脏钱,那丢人的钱!小伙子的痛苦也许憋得太久了,这会儿遇到陌生人,没什么顾忌,一下子像火山样迸发出来。

   的姐听完小伙子的倾诉,叹了口气说:小兄弟,你是好小伙子!你说的不错,不干净的钱用了良心不安啊!只要有志气,天无绝人之路的!不过,你也要替你姐姐想想,她这么做全是为了你的前途。

   小伙子猛然抬起头来,刹那间改变了主意,泪汪汪地掩饰说:大姐,本来我是准备去石涧,到姐姐那儿取钱,参加高考复读班,现在我决定不去了!我就在温泉下车吧。

   的姐愣了愣,没吭声,好像在想着什么。这时,车子已经嘎地一声停在了镇政府门前,等候在电线杆下那个穿红秋裙的杜鹃,快步跑到车边,闪电般拉开车后门,一把乌黑的枪口已经顶在小伙子的脑门上。

   不许动!我是警察!杜鹃厉声喝道,同时,四下里呼啦钻出了六七个警察。

   小伙子吓得像截木头,额上冷汗刷地下来了,这才明白自己早就钻进了的姐的圈套!

   没等小伙子说什么,的姐飞快地跳下车,抢着解释说:杜鹃,对不起,那个可疑的乘客,已经在路上下车走了,他是我的表弟。都怪我乱猜疑,让你们虚惊一场!

   杜鹃松了口气,收起枪说:没关系,老同学,你的警惕性蛮高!

   警察离开以后,的姐掉过车头,说:小兄弟,我送你回家吧。说完,默默地往回开车。

   大、大姐,你是怎么发现我的?为什么报警后,又救我?小伙子瞪着惊恐的双眼,在后座的角落里抖成一团。

   的姐轻声说道:其实,你一上车,我就怀疑上你啦。你不像有钱的主,怎么车费贵了一倍也不还价?这不正常呀!你动作迟疑,眼睛躲躲闪闪的,一定是初次。我让你挠痒,一来给警察多争取时间,二来试试你人品。还好,你人不坏,又能悬崖勒马,我才在关键时刻改变了主意,一念之间呀

   金薇的故事写到这里结束了。当报社将评选情况通知李智时,他激动得声音都变了调:快,快,告诉我金薇的地址,我要见她!

   李智怎么能不激动呢?因为这是个真实的故事,故事里的小伙子就是他自己。金薇在续写的故事里给男主角多编了一个姐姐,还多编了一个挠痒的插曲,其他情节和他几年的经历几乎一模一样。这个叫金薇的作者,应该就是那个的姐,是他苦苦寻找多年的恩人!

   金薇的家就在市郊,李智敲开破平房的木门,开门的是一位面容憔悴的妇女,李智急切地问道:请问,这是金薇大姐的家吗?那妇女点点头说:是,我就是金薇,有什么事吗?

   李智愣住了,很显然,眼前的金薇不是当年的的姐!可她怎么会写出如此巧合的故事呢?他疑惑地问道:金大姐,我是来问问,你续写的那个故事是怎么编出来的?

   这故事不完全是编的,王玫以前给我讲过一件类似的事情,我把我和弟弟都编到了故事里,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李智一惊:这么说,您认识故事中的那位‘的姐’?她叫王玫?

   金薇嗯了一声,目光突然黯淡下来:王玫是我弟弟的女朋友,她活着的时候常常到我家来,有一次就给我们讲了这么个故事

   李智听了这话,吃惊地说:什么,王枚她死了?

   金薇神情悲凉地接着说道:王枚是个好姑娘,他和我弟弟谈恋爱以后,发现我弟弟和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还染上了毒瘾,她又担心又绝望,却始终不忍心抛下他不管,哪知道有一天,我弟弟在她的车上向她要买毒品的钱,她不给,结果两人争了起来,拉扯之中,车子撞向了路边的栏杆

   李智不甘心地问:那个王玫长啥样?

   我有照片。金薇边说边从抽屉里拿出王玫和她弟弟的生活照:王玟坐在驾驶室里,仰着笑脸,一双大眼睛正深情地看着倚在车旁的男孩。李智心里一颤,他认得这眼睛,不错,照片上的王玟正是那位的姐!

   李智眼睛红了,对金薇说:我有点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把故事里的‘小伙子’换成你弟弟的身份呢?

   金薇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我喜欢这个结局,我多希望弟弟能和故事里的小伙子一样迷途知返。

   这一刻,李智已经决定要把这个叫金薇的苦命女人当作自己的姐姐,因为他觉得王枚肯定希望他这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