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机密

  厨房机密

  一品楼酒家在城里名气很响,据说它烹饪用的配料都是根据当年皇宫里传下来的秘方制作的,风味非常独特,在同行业中堪称一绝。 最近,因为市政动迁,一品楼移了新址,门面也扩大了一倍,眼见生意越做越大,一品楼老板王福林整天笑得合不拢嘴。不过他不知道,就在他笑掉牙的时候,有个人正恨不得要拿把刀来跟他拼命。谁?他新店对面醉满楼酒家的胡老板胡海。 胡海的生意本来做得好好的,就是因为来了一品楼,从此门庭冷落。看着一品楼门口整天进进出出川流不息的客人,胡海把满肚子怨气全发在王老板身上。有什么办法能把他手里的秘方挖过来呢?退一步讲,就是挖不到秘方,能拿到用秘方制作的配料也不错啊,说不定能从中找到什么呢!胡海开始动起了脑筋。 这天晚上,胡海无意中看到一个工作人员从里面出来,觉得挺眼熟,突然想起来,这人是自己的小学同学二胖。胡海心里一愣:这小子读书时就是个死脑子,怎么也能在这么有名的酒楼里找到事做?不过他立刻又眉开眼笑起来:这不是老天爷给自己送机会来了吗?秘方的事就问问他嘛!于是胡海赶紧冲出酒楼,三步两步追上去给二胖打招呼,硬把他拉到自己酒楼里一起喝酒。 可让胡海感到扫兴的是,三杯酒喝下来,二胖的嘴巴出乎意料的紧,只要胡海一提及秘方的事,他就支支吾吾起来,而且喝了没多会儿酒,就急着要走。当然,胡海也不是一点收获没有,从二胖的片言只语中,他硬是打听到一品楼用的配料都是王老板用秘方配好后直接送进配料房的,为了防盗,王老板还特地在配料房里养了两条狼犬,而二胖就是王老板专门雇来喂狼犬的。 王老板如此防范,别说秘方根本拿不到,就是要想得到配料,也难啊! 胡海觉得没了指望,二胖一走,就垂头丧气地回了家。 胡海的老婆不知内情,扑上来问寒问暖,胡海一把推开她:"去去去,别烦我!""出什么事了?"老婆疑惑地看着他。胡海脚一跺:"你们女人懂什么?"老婆生气了,屁股一扭,转身就走。 看着老婆的背影,胡海突然想到了二胖,刚才二胖急着要走的时候,胡海顺口和他开玩笑说:"大概怕回去晚挨老婆骂吧?"谁知二胖脸色就阴了,叹口气说:"我这个穷样子,哪个女人肯跟我啊?"胡海猛拍自己的脑壳:嘿嘿,怎么就不用这个女人来做鱼饵,想办法通过二胖把配料搞到手呢?胡海立刻跑过去一把抱住老婆,狠狠亲了一口,求她一定要帮自己这个忙。 胡海的老婆叫小美,她还没等胡海把话说完,就狠狠甩了胡海一个耳光。 胡海不死心,捂着火辣辣的腮帮,死皮赖脸地硬缠着小美说:"嘻嘻,好老婆,我的心肝宝贝,就求求你帮我这一次忙吧,酒楼生意做大了,这赚来的钱还不是你的?戒指项链铂金珠宝任你挑,怎么样?就是要周游世界也没问题!" "这话可是你说的?"小美瞥了胡海一眼。 胡海咬着牙唾沫四溅:"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了?"他心里对自己说:哼,这回豁出去了,舍不得老婆套不来秘方赚不得钱哪! 胡海为自己能想出这个计谋而洋洋得意,而且很快,他就对小美刮目相看了,因为小美没用了多少时候,就把二胖迷得个团团转了。不过让他挺失望的是,小美说,无论她再怎么和二胖亲热,二胖都没让她进过一回配料房。胡海心想:看来,非得自己亲自出马不可了。 这天傍晚,按着胡海的意思,小美跟着胡海悄悄溜进一品楼后院,胡海自己躲在僻静处,小美则去配料房找二胖。就在小美缠缠绵绵地挽着二胖的胳膊走出配料房的时候,趁二胖不注意,胡海带着两个掺过蒙药的肉包子,悄悄溜了进去。 出乎胡海意外的是,他原以为配料房里那两只狼犬很厉害,但实际上却是两只草包,他把那两只肉包一扔过去,就把它们给治住了。 胡海的心定了下来,反正外面有小美挡着,他就在配料房里仔仔细细看了起来。走了一圈,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装置,只有一排排大大小小的坛子整齐地排列在那里,坛子里浸泡的都是一些普通的菜蔬肉食。那些配料放在哪里呢?突然,胡海看到墙边靠着一把长勺,他心里不由一动:王老板会不会把配料浸在坛子里?他拿过长勺,小心翼翼地插进靠近身边的一个坛子里,轻轻搅动起来,果然,一个黑糊糊的东西被他从坛底搅了上来。 胡海心中一喜:哈哈,你再有办法也逃不过我的眼睛!可没想借着配料房里昏黄的灯光一看,他竟恶心得差点要吐出来:这黑糊糊的东西竟然是一只死蛤蟆。胡海不甘心,把长勺插进隔壁坛子里一搅,又是一只死蛤蟆,一口气连看了十只坛子,只只坛里都一样。 胡海心里琢磨开了:为什么王老板要把死蛤蟆浸泡在坛子里?难道一品楼鼓吹的所谓宫廷秘方和配料,就是这么个东西? 从配料房回来以后,胡海一直在想这个事情,突然心里一亮:对呀,只有做常人不敢想之事,才称其为奇妙啊!难怪一品楼的风味与众不同,谁会想得到用死蛤蟆浸泡过的汁水来做菜?好啊,既然你一品楼想得出用这种办法,还会有这么多人喜欢吃,那我醉满楼为什么不用? 胡海说干就干,真就悄悄让伙计们把这办法用上了。可奇怪的是尽管他用了这一着,可生意却没有什么大的起色,而且有一次为客人上菜时,不知怎么搞的,那只被浸泡过的死蛤蟆,居然被堂而皇之地端上了桌。这一来,不亚于在酒楼里放了一颗原子弹,检疫人员闻讯赶了来,一调查,把酒楼都给封了。 胡海气得一跳八丈高,一怒之下,把一品楼给举报了。检疫人员乘胜追击,马上对一品楼进行突击检查,果然在配料房发现了问题。但是一品楼的王老板不买账,他指着被检疫人员从坛子里捞上来的死蛤蟆,说:"你们别看这东西看上去很恶心,其实它肚子里装着我们特制的配料,我们一品楼的菜所以受欢迎,就是因为这个的缘故。"王老板一面说,一面将那只死蛤蟆的头部轻轻一拉,蛤蟆竟然打开了,里面果然有一个装着配料的药包。 也就在这个时候,大家才发现,所谓的死蛤蟆其实是假蛤蟆。王老板解释说:"这是我们用特殊的皮质材料制成的蟾蜍,它的肚子里专门用来放配料,之所以要用皮制作,是考虑尽可能让配料保持长久的香味。另外,因着配料品种的不同,我们还请人特制了兔子、牛等各种皮囊,专门盛放香料。" 王老板说着转过身去,走到另一排坛子前,用长勺从其中一个坛里捞出一个黑糊糊的东西,大家伸过头去一看,是一只形象逼真的皮制兔子;又换了一排坛子,捞出来的是一只皮制的牛。 胡海连连跺脚,这才发现自己其实那天晚上是看走了眼。可为什么后来小美也这么对他说,而且还说是她亲眼看见二胖将死蛤蟆放进坛子里的呢? 这时,小美挽着二胖走了进来,递给了胡海一张离婚申请书,说自己要和二胖在一起,再也不会回到原来那个家了。小美还告诉胡海她和二胖是故意做戏给他看的,二胖早就把前前后后的事情告诉王老板了。 胡海万万没有想到等待自己的会是这样的结果,看着小美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他酸溜溜地说:"你……你不会是看上那个二胖了吧?你也不想想,他算什么东西?不过是替老板喂狗的伙计而已!你……你还是跟我回去吧?"胡海的声音这时候竟然变得有点可怜巴巴起来。 王老板在一边听不下去了,对胡海说:"胡老板,你家里的事我不想管,不过要说二胖这个人,我还真要感谢老天爷,给了我一个这么忠诚的伙计。" 说到这里,他话头一转,"你胡老板的酒楼现在已经被查封了吧?不用说赔偿顾客的精神损失,就是那些罚款,你怕也交不齐。如果你不介意,我们一品楼倒是可以帮帮你这个忙,你们醉满楼好好整顿后,可以作为我们一品楼的一个分店继续经营,不过分店老板就不是你胡某人了……" 胡海听了王老板的这番话,两腿一软,险些瘫坐在地:唉,秘方没拿到,饭店被查封,老婆又跟了别人,我这可真是自作自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