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獒迷案现代故事13

  藏獒迷案

  一

  10月7日,国庆长假刚过,滨海市安庆小区派出所所长马小保刚上班,就接到安庆里居民委会韦大妈电话报告说,安庆里覃宅有一头藏獒,一连两天了,日日夜夜咆哮狂吠,吵得邻居不安,因为覃宅是退休的土地局局长覃成伟的住宅,覃太又是一个很不好说话的女人,因此,请派出所出面干涉一下,叫屋主管好那头藏獒,以免扰乱邻居的休息。

  覃局长家是一幢四层的雅致小楼,门前有一个小小庭院,覃局长的儿子在美国,他退休后,与原配夫人离了婚,很快又同原来在局里财务科长沈小雅结了婚。沈小雅40多岁,也病退了,老夫少妻,在此定居,安享天年。

  覃局长爱狗,尤其爱藏獒,他花上一万多元,买了一头幼年的藏獒,取名赛虎,又聘用原局里的保安队长宋阿福兼职保镖和训狗。

  藏獒又称为藏狗、羌狗、蕃狗、大猊,古称苍猊犬。其实幼年藏獒与一般家犬并无二致,也是目光温存,黑毛茸茸,摇头乞尾,憨态可掬。覃局长为了藏獒的特殊用途,叫宋阿福对藏獒实行严酷的训练,才将藏狗训练成忠实的守门藏獒。

  宋阿福是一个训狗专家,他训练藏獒非常独特而残酷,藏狗断奶之后,他在主人的院挖一方形土坑,再在坑壁上用片石砌上。这坑使它使足了劲,刚刚能扒着边沿,探头瞄一眼坑外的世界,瞬间便又落回坑底。而喂它的食物,只是一小块生肉,仅够维持生命而已。幼小的藏狗忍受着饥饿和地狱般的围困,沐浴冰霜雪雨或烈日的暴晒。它唯一能够得到些慰藉的是坑底还比较宽阔,跳不出但可以在坑内打着圈圈,一圈圈的遛达,如此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它渐渐见长,尽管这种生长是缓慢的。而圈养着它的石坑却逐渐在缩小,加深,每一次跳跃都是刚刚探着坑沿,每次扔下的肉都是那么一小块。它遭受着希望与绝望,生与死的折磨、煎熬。在这样严酷的环境下生存,它的性情越发狂躁,目光中的温存在减少,光滑坚硬的石壁被它的双爪刨出一条条深深的石槽。在这人为的残酷的炼狱中,藏狗的兽性逐日增添,阴冷、残暴、好斗、顽毅,被驯养出最为惨烈的征服欲。终于成为一条忠实凶狠无比的守门狗。

  派出所所长马小保和居委会的韦大妈来到覃宅,马所长从门缝向屋里窥视,发现覃宅宅门紧闭,院子里的一棵石榴树用粗铁链拴着那头牛犊般大小的藏獒,这是一头名叫赛虎狮形藏獒,雄性,今年2岁。凶狠威猛,既有狼的凶狠顽强,又有犬的忠诚聪明,这狗身高个大,毛色黑色,全身纯黑,只是前胸部有少许白星。如一头小牛犊一般,足有100多公斤,而且声音洪亮,声震屋宇,吼起来,让人听了浑身就起鸡皮疙瘩,浑身发抖,尤其是在夜里,只要它一见到训导员示意袭击的对象,老远就嘶嚎呼啸扑过来,将人扑倒在地上,真是让人谈狗、獒色变。

  此时正屋的大门却是开着的,马所长高声喊道:覃老!覃老!,屋里没有声息,这藏獒更是暴怒狂吠,声如洪钟,震荡屋宇,它拼命挣铁链企图扑出来。

  韦大妈说:国庆节前两天,覃局长夫妇出去旅游了,听说是去美国看望他那宝贝儿子了。

  马所长说:那他家里没人啦?谁帮他喂狗?

  韦大妈说:大概他留那保镖宋阿福喂狗吧!

  马小保只好提高声音喊道:屋里有人吗?宋阿福!宋阿福!

  仍是没有人回答。马所长知道可能出事了,他果断撬开院门,好不容易绕过这头咆哮的跃跃欲试扑来的大狗,来到覃宅客厅大门,厅堂的门是虚掩的,韦大妈心里发怵,高声喊道:阿福哥!阿福哥!

  仍是没有人应。

  他忐忑不安地伸手推开客厅的大门。

  啊——韦大妈发出惊恐而绝望的尖叫,他看见一个彪形大汉尸体,仰面朝天躺在厅堂地板上。死者正是覃宅的私人保镖宋阿福。

  马小保马上向市局刑警队报案。不一会儿,刑警队长高翱,带着他的搭当刘春丽一行四人,开着红灯闪闪的警车,长鸣警笛,开到覃宅。

  原来是赛虎没人喂养,夜夜发出凄惨的嚎叫,吵得人不能睡睡觉,韦大妈才报告派出所,公安局刑警队来勘查,才发现阿福哥的尸体。

  现场斟查,初步认定宋阿福是服毒死亡。餐桌上碗碟狼籍,说明死前,他正与另一人用餐。

  主人卧室内的保险柜己被打开,里面财物被席卷一空。立案调查,这是一桩谋财害命案。最大的嫌疑人,就是与宋阿福共进晚餐那个人。

  二

  刑警队在现场斟查,发现与死者宋阿福共进晚餐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子,据查,宋阿福是河南省开封人,原是一个武术馆的教练,在本市是个单身汉,说明与他共进晚餐的一定是他的情妇。

  但是,宋阿福行踪鬼秘,平时爱嫖成性,发案那天晚上,与他共进晚餐的那个女人是谁呢?

  正当公安局一筹莫展的时候,安庆小区覃宅隔壁住户张家志,向公安机关提供几张可疑的录像,他用录像机意外摄到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抱着一只狗,爬上覃宅院子的围墙,当然,这个女人,是最大的嫌疑犯。